• 第十二章 被赐婚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4本章字数:2312字

    “我家公子年纪小,冒犯了。”秦星拱手说道。

    “秦洛我会记着你,今天的事你会付出代价,慢慢的你就明白了,你不是要跟我找事么,那我就陪你玩。”蓝青烟起身离开了,她也没回万花楼。

    “少爷,这个是高手,我是打不赢的。”秦星看着秦若说道。

    “我知道是高手,只是没想到这家伙说爆发就爆发,走了回家。”秦洛点点头大步流星的朝着镇国公府邸走了,他觉得自己今天赚大了。

    “少爷,那周闯修炼有段时间了,你就不怕吃亏?”秦星心中有些不解,这小少爷的胆子也太大了一些。

    “我知道,如果他有准备或者正规战斗,我不会跟他打的,但是出其不意,用自己强项,用力量制约他,他没什么可蹦跶的。”秦洛开口说道。

    “少爷,刚才那个不是公子,是个小姐。”秦星还是想提醒一下秦洛。

    “我知道那是一只母兔子,也知道她是什么身份。”秦洛笑着说道。

    “少爷你知道?”秦星有点纳闷了。

    “前几天我被打晕了,这个笑话你知道吧?被谁打晕的,不就是帝国的共青烟公主么,那我告诉你,刚才那个公子就是蓝青烟那只母兔子。”秦洛没管目瞪口呆的秦星径直朝家走了,他兴奋的很想高歌一曲,今儿个高兴啊!

    吃了晚饭,秦洛就去修炼了,秦星这边来到了秦老爷子的后院,将万花楼发生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还是真是一个惹祸精,你看清那周闯真的浑身骨折多处?”秦镇南看着秦星问道。

    “是的,骨折多处不说,肯定残疾了,被少爷提着的那只胳膊是彻底废了。”秦星点点头说道。

    “周元璐那老匹夫估计要发疯,不过没关系就由着他发疯,他还能咬我一口怎么着,倒是不该招惹那个青烟公主,现在蓝鼎阳都哄着那青烟公主,毕竟她和极道山有关系。”秦镇南揉着额头说道。

    他也头大啊,秦洛这惹祸的本事见长了,擦屁股的事却要他来做。

    “这件事,拿不到桌面上来吧?即便是青烟公主再生气,这件事也不能拿到大庭广众之下来说。”秦星开口说道。

    “是拿不到桌面上来说,但是那蓝家人都是一肚子坏水,谁知道弄互什么阴险路数,毕竟蓝家占着皇家名分,是神武帝国的正统,嘴大!”秦镇南对蓝鼎阳一家是很了解的,一家人就不知道什么是卑鄙、什么是无耻。

    秦镇南不会主动去解决这个事的,谁出招接着就是。

    庆阳公府邸灯火通明,周闯被包扎的跟木乃伊一样,只露出了脸和两个耳朵,“父亲,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秦洛这个小杂碎一定要死。”

    “我周元璐两个儿子,一个现在在大牢内,腿被打断,另外一个全身二十几处骨折,右臂废掉,这仇不报誓不为人。”周元璐大吼了一声,就朝着皇宫走了,他要找皇后,要找皇上要个说法。

    蓝鼎阳坐在书房内看着离着自己不远静坐着的蓝青烟和蓝鼎峰。

    蓝鼎峰是知道发生什么事,来询问怎么解决。

    蓝青烟来了,只是要办一件事,这一件事说出来给蓝鼎阳和蓝鼎峰兄弟震得是目瞪口呆。

    “皇妹,你确定要皇兄赐婚?”蓝鼎阳不确定的再次问了一遍。

    “对。”蓝青烟点点头。

    “好吧!说说是谁家的公子。”蓝鼎阳吐出一口气说动。

    “镇国公府邸的秦洛。”蓝青烟开口说道。

    “皇妹你说什么?”不等蓝鼎阳有反应,蓝鼎峰跳起来了。

    “镇国公府的秦洛,我记着皇家礼法里记载,圣上赐婚,在大婚之前男方是不得娶妾对吧?”蓝青烟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蓝鼎阳点点头。

    “那小子算计我,那我就要算计算计他,就这么定了,如果他敢胡来,那不仅仅是不把蓝家放在眼里,也是不把极道山放在眼里。”蓝青烟说完起身就离开了。

    “皇兄,这不行啊,最后吃亏的肯定我们蓝家,皇妹没有成婚的打算这个我们知道,可那小子即便是按礼法去做,不娶小妾,难道就不能找女人么?他们秦家就没有按路数出牌的时候。”蓝鼎阳开口说道。

    “我先想想。”蓝鼎阳也被这突发事件弄的有些手忙脚乱了。

    思考了一阵子蓝鼎阳决定还是赐婚,这样不管怎么说都会维持住蓝家和秦家的关系,给自己一些时间,如果朝着好的方面想,有这个婚姻关系在,自己的态度好一点,那么秦家可能就会放弃对蓝家的抵触。

    对于蓝鼎阳的决定,蓝鼎峰有点不情愿,秦洛在他眼里就是一败类一蛀虫。

    “皇兄,那庆阳公家吃了这么大的亏,应该不会算完的,两个子嗣都毁在秦洛这小子手里了。”蓝鼎峰开口说道。

    “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和稀泥吧!咱们出去走走,要不然皇后一会该过来了。”蓝鼎阳站起身说道。

    周皇后和周元璐两人到了御书房,没有见到皇上这气得周元璐胡子颤抖着。

    “兄长不要着急,明天不是大朝会么,你在朝上奏秦家一本,看看皇上到底处理不处理。”周皇后很清楚,这蓝鼎阳是躲起来了。

    “打铁还要自身硬,我们周家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周元璐叹了一口气离开了皇宫。

    修炼了一夜,天亮后,秦洛用冷水洗漱一下,让自己精神了些之后,到后院的荷花池里挥动着大砍刀了。

    “昨天的事做得不错,不过应该再狠点。”秦镇南坐在荷花池旁边躺椅上说道。

    “那下回就狠点。”秦洛一边挥刀一边说道。

    就在一老一少,一个荷花池子里,一个在躺椅上聊天的时候宫里来人了。

    韩语带着太监为首的一队人马,来到了秦老叶子的后院。

    “这是秦家,你当时你们家后院呢?都滚出去。”秦老爷子是一点也不客气。

    “老公爷息怒,老公爷息怒!咱家是给传旨的,恭喜老公爷、恭喜小公爷。”老太监被秦镇南吓了一跳,赶紧说了来意。

    “行,宣读吧!”秦镇南在躺椅上都没起来。

    老太监回身看了一眼身后,见没人敢说话,敢让老公爷插香按礼节接旨,自己就开始宣读了。

    “什么玩意?赐婚!没定日子不说,还给我定个什么要尊重礼法,不能娶妾!”一听圣旨内容秦洛不干了,他知道自己中招了。

    “小公爷息怒,那万花楼您不是一样去么?”一看秦洛爆发,一身泥水提着大刀上岸了,老太监着急了。

    “好了,圣旨我们秦家接了,小语给公公们一些喝茶的辛苦钱。”秦镇南对着太监们挥挥手。

    “老爷子,他们这是坑我呢?”秦洛擦了一把脸说道。

    “谁坑谁还不知道呢?慢慢来,你这脾气也不好,来,我跟你说。”秦镇南对着秦若招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