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谁虐谁呢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4本章字数:2037字

    “下去?”褚大壮看着没有荷花的乱泥塘,有些诧异的说道。

    看着还有犹豫墨迹的褚大壮,褚元礼直接给了一脚。

    看了一眼站在乱泥塘内的褚大壮,秦镇南老爷子去一边的兵器架上随便的找了一把斩马刀丢进了乱泥塘。

    “一步一刀,不许停下,两个时辰后上来。”秦镇南开口说道。

    褚大壮挥舞着斩马刀开始挥刀了。“我说老爷子,这刀怎么也有三百斤了啊。”

    “你的意思刀轻了?”秦镇南开口说道。

    “不是啊,我这都顶不住了。”走了几步,砍了几刀褚大壮的腿肚子就开始颤抖了。

    “顶不住了,就跟你老子滚回去,金刚混元功没有力气你练什么练?”秦老爷子吼了一声说道。

    “顶不住也要顶,那秦洛呢?老爷子你把他喊来跟我一起练吧?”褚大壮眼珠一转,打算把秦洛拉下水。、

    “这原来是荷花池,荷花呢?已经被秦洛糟蹋没了,这一关他已经过了,你就别指望他来陪你了。”秦镇南有些纳闷的看着褚大壮,这憨货看不出来,还一肚子坏水呢。

    “他那身体能拿着这三百斤的大刀在这里乱砍?”褚大壮有些不信了。

    “他拿的跟你拿的刀不一样,喏!就是那边插在假山边上的那把!”老爷子指着秦洛使用过的黑色玄铁大砍刀说道。

    “我用那个行不行?”褚大壮看着老爷子,脸上满是讨好的笑。

    “行啊,你拿着那个战刀,不用砍两个时辰,每天一个时辰就可以了,去吧!”老爷子看了一眼不知死活的褚大壮无奈的摇摇头。

    褚元礼的脸上很精彩,老爷子的玄铁刀他是知道的,儿子这是自己没事找刺激啊。

    褚大壮爬出荷花池,跑到了黑色大战刀前边,双手住着刀柄一提。

    一提没动!

    再一提没动!

    苦着脸褚大壮自己下了荷花池,拿着斩马刀继续迈步出刀了。

    “不拿那个了?”老爷子笑了。

    “不拿了,这把斩马刀很趁手。”褚大壮一边迈步,一边快速的砍着,他很怕老爷子让他去拿那黑色战刀。

    “那是北海玄铁打造,重千斤,你还敢去拿?快点砍!老爷子这混小子就放您这里,我就先回去了。”褚元礼欠身说道。

    “回去吧!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该参合的事不参合,谁不让你过好日子,你就别让他过好日子就行了。”老爷子随意的交代了一句。

    下人来送来午饭,老爷子将荷花池子里跟死狗一样的褚大壮喊上来了,“想修炼呢!以后每天上午取消你的溜街斗狗行为到我这里来,一天没来,那以后就不用来了。”老爷子对着瘫坐在地上的褚大壮说道,虽然褚大壮表现很不堪,但毕竟是坚持下来了。

    “我知道了。”褚大壮说完就要上饭桌。

    “滚!洗了澡去跟秦洛一起吃。”老爷子对着一身烂泥的褚大壮屁股就是一脚。

    褚大壮撇撇嘴离开了老爷子的院子,跑到了秦洛的院子,“赶紧安排人打水洗澡。”

    “我勒个去,你这是干什么了啊?”秦洛对着小兰挥挥手,安排洗澡水去了。

    “被你家老爷子赶到乱泥塘里了。”褚大壮擦了一下脸上的泥水说道。

    “哈哈!你这是自己送上门找虐啊,我刚解放你就进去了。”秦洛笑了,那乱泥塘里出刀是什么感觉,没人比他更了解了。

    “我先洗澡,你让褚雄回去给我拿衣服来,你的衣服我是穿不了的。”褚大壮一边去洗澡间一边对秦洛吼了一声。

    两刻钟之后穿上干净衣服的褚大壮和秦洛一起吃饭了。

    秦洛很无语,自己刚吃完一碗饭,褚大壮将桌子上的饭菜就差不多都收拾了。

    “以后看见他来,饭菜就多准备些。”秦洛有些无奈的说道。

    “以后每天的午饭都在你这里吃,我先回去了,傍晚万花楼集合。”拍拍肚子的褚大壮走了,他要去看看万花楼那边留下的人马发现问题没有。

    吃完午饭,秦洛开始训练小白狗,然后又打坐修炼了两个时辰。

    看看夕阳落山,秦洛背着吉他带着小白狗出门,朝着万花楼前进了。

    恶少、恶犬,成了夕阳下的风景线。

    在万花楼前边不远,秦洛看见了褚大壮。

    “休息了一会儿,这腰酸背疼的。”褚大壮揉着肩膀说道。

    “没什么情况吧?”秦洛开口问道。

    “一切如常,她们没有联系客人玩什么套路,可能是觉得有把握,应该说是没把你放在眼里。”褚大壮紧紧裤腰带说道。

    “咱俩先到一个地方试试,看看什么曲子能赢得满堂彩。”秦洛不了解这什么样的曲子比较好。

    “那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褚大壮带着几个小弟和秦洛来到了没人的地方,但有猪。

    是一个菜市场后边屠宰猪羊的的地方。

    秦洛很想打人,但还是忍住了。

    秦洛先是弹奏了一首两只老虎。

    弹奏完了之后,褚大壮和几个小子都拍手叫好。

    这让秦洛有点蒙,“我试试找找感觉,这也好?”

    “是啊,那你再来有感觉的。”褚大壮开口说道。

    秦洛抱着吉他,弹奏了一首自己很喜欢轻音乐,一边弹奏一边清唱。

    一首曲子下来,原本乱叫的猪都不叫了。

    “靠,这曲子不拿下那个女人,那就没天理了,走了。”这一刻褚大壮比秦洛的信心还足。

    万花楼里人很多,因为今天这里镇国公府的小公爷挑战万花楼轻易不出面,没跟客人有过任何接触的飞羽小姐。

    飞羽?这是那女人的化名啊!秦洛知道这飞羽就是周皇后,周千羽。

    “嗨!喊你们的飞羽小姐出来,我们小公爷来挑战了。”进入万花楼的褚大壮大声吆喝着。

    “呵呵,小公爷还真要献曲啊,飞羽小姐说她一会弹奏一曲,如果公子觉得能赢,那么再献曲子不迟,不过还是不要找虐的好。”老鸨子就没瞧得秦洛,她觉得飞羽小姐弹一首曲子,秦洛就没献曲的勇气了。

    “可以啊。”秦洛笑笑说道,一会谁虐谁还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