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一首神曲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4本章字数:2072字

    秦若背着吉他和褚大壮来到了二楼的老位置,丢下一个银元宝等着上酒菜。

    坐下之后褚大壮就在桌子下边踢秦洛。

    “别踢了,我看见了,王爷今天也来了啊。”瞪了褚大壮一眼,秦秦洛对着相邻很近卡座内喝酒的蓝鼎峰举举酒杯。

    原本秦洛是打算装看不见的,可架不住褚大壮在下边一直踢。

    “你是不是要本王承你的人情啊?”蓝鼎峰看了秦洛一眼说道。

    “小子不敢,小子再不明白事理也不敢夺王爷所爱。”秦洛开口说道。

    蓝鼎峰和了一口酒,没再理秦洛了,因为不管怎么说他都吃亏,那对子他没对上来,秦洛对上来了是事实。蓝鼎峰心里很郁闷,自己来看看这万花楼的深浅,随意的找一个女子当遮掩,没想到却栽了面。

    这时候三楼出现了一女子,秦洛认识,是周千羽身边的一个女子。

    “昨天我们飞羽小姐应邀要见识一下秦小公爷乐律,不过为了防止别人说我们这里不讲道理,飞羽小姐打算先弹奏一曲,然后再请秦小公爷献曲,这样大家很容易分出曲子的优劣。”这个带着粉色面纱的女子说道。

    “这很公平,你们万花楼带着面纱的女子多才多艺,想要当你们的入幕之宾很难,那今天我的曲子如果侥幸胜出,飞羽小姐就不要找其他的借口好么?”秦若手里的酒杯对着三楼那边举举说道。

    “当然。”带着粉色面纱的女子说完就回身将身后的门打开了,不过还有着一道门帘。

    门打开的瞬间,一个琴音就从帘子后边传出来。

    “等一下,我们怎么知道帘子后边的是不是飞羽小姐?不会是有替身吧?”这时候褚大壮不干了,他可不想兄弟被人坑了。

    “无妨,我相信飞羽小姐不会将自己的事压在别人的身上。”秦洛制止了褚大壮。

    他很清楚今天周千羽是不会在人前楼前露面的,不为了的,因为今天蓝鼎峰在,蓝鼎峰看到周千羽,凭身材、身姿会发现端倪的。

    “那就开始了。”带着粉色面纱的女子瞪了褚大壮一眼,就站到了三楼的走廊边上。

    这时候琴音从三楼的房间里传了出来,琴音袅袅,让人心顿时沉静了下来。

    秦若不得不承认,这首钢琴曲确实很高,在前世绝对是演奏级的。

    周千羽的曲子弹奏完了,万花楼内响起了掌声。

    “那该我了?”秦洛背着吉他出了卡座。

    “我们家飞羽小姐的曲子是云台月,不知道小公爷的曲子是什么?”带着粉色面纱的女子用瞧不起的眼神看了秦洛一眼。

    “嗯,一会告诉你,云台月是前人谱写的曲子,今天我来一首大家都没有听过的,我一边弹奏一边演唱,一会大家给个公平的评判就可以了。”秦若站在二楼的卡台外的走廊前,开始了表演。

    我想做一个梦给你,添满你心中所有空虚,让流过泪后的苦涩转成甜蜜。

    我想摘两颗星给你,放在你眺望我的眼里,于是黑夜里你可以整夜看我如何地想你。

    我想留一张纸给你,告诉你我一生的际遇,让受过伤后的刺痛随风而去。

    我想沏一壶酒给你 放在你思念我的心里,日后再相聚你听我最后言语说的都是你。

    翻遍日记将千言万语找一个字代替,却发现爱是最深的痕迹,想你就乱乱乱头绪 不想就伤伤伤自己,情深就不必问,是合不合逻辑

    想你就乱乱乱头绪,不想就伤伤伤自己,刻一个爱给你 在今生今世里。

    略带沙哑的声音,唱着剽窃来的歌曲,秦洛将前世邰大师的找一个字代替,做了完美的演绎。

    “谢谢大家。”演唱完之后,秦洛对着万花楼的客人来了一个很绅士的单手欠身礼。

    他很有信心,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自己的弹奏不见得比周千羽高明,可绝对煽情,绝对能让听众叫好。

    “好!”

    “神曲啊!”

    “不错,曲子很震动人心弦,能引起别人心底的震撼。”蓝鼎峰也不得不对秦洛的这首曲子发出赞美。

    “多谢王爷了,这位姐姐,你可以去问问你家飞羽小姐,这场到底是谁输谁赢了。”秦若对着站在三楼眼睛还有些发直,带着粉色面纱的女子说道。

    “秦洛,不是让客人说评论么,怎么让他们说?”看着戴着粉面纱的女子进如三楼的房间,褚大壮有些着急了。

    “公道自在人心,今天如果我输了,那万花楼只能说是徒有其表了。”秦洛就不怕周皇后玩赖皮,除非是万花楼不想继续开了。

    “小公爷,我家小姐的意思是,如果你还能演唱一曲,那你就赢了,你也不想这么多人扫兴吧?”戴着粉色面纱的女子从房间里出来说道。

    “很高明啊,以为我就这一板斧,就一首曲子?我接下来不能继续表演的话,你们就可以说我输了对么?”秦洛笑看这个带着粉色面纱的女子说道。

    “你们还能再无耻点吗?一首曲子不够,是不是秦洛再弹奏一首你们还说不够?”褚大壮火了,直接将身边的椅子踢翻了。

    这时候客人也不干了,都替秦洛说话,因为秦洛这样都没机会的话,他们以后更没机会了。

    “秦小公爷不会就是一板斧吧?还是怕了。”戴着粉色面纱的女子带着讥笑的眼神看着秦洛。

    “可以啊,不过我有些话要说,如果你们大大方方认输,那会得到我和大家们的尊重,入幕之宾我还真不在意,我就是想多交一些朋友吗,一起讨论讨论音律什么的,现在你们玩无耻的呢我也认,可你们在我心里彻底的沦为了女表子。”有机会不打击,那不是秦洛的性格,周千羽现在不是皇后,那秦洛也不会客气。

    秦洛的这句话很毒啊,说得很多人脸色都变了,甚至很多带着面纱的女子都生气了。

    她们不只是生气秦洛,也生气周皇后,她们不是万花楼的核心,不知道周千羽的身份,以为都跟自己一样,所以很气愤,要赌就赌得起,现在倒好,被人家用话侮辱了却不能还口。

    【第二更晚一些,出门办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