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谁也别好过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4本章字数:2091字

    “小公爷您这话就不对了,小公爷的乐曲是不错,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大家伙儿。”万花楼的老鸨子站出来了。

    “你们事都做出来了,还不让我说?难道我说错了么?”秦洛笑了一声说道。

    “不错,万花楼的牌子很响亮,但事儿做得不怎么样。”蓝鼎峰开口说道。

    “多谢仗义直言,你们不是自觉得对音律了解么,今天我就来狠狠的抽你们的脸,大壮你喜欢什么歌曲,是柔情的还是深情的?”秦洛看着褚大壮开口说道。

    “我们是男人,就来一首火爆点的。”褚大壮开口说道。

    “好,那我就来一首热血点的。”秦洛摇了一下脖子,想起了华夏韩大师的歌曲。

    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放马爱的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面对冰刀雪剑风雨多情的陪伴,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

    吉他的重音,配合秦洛深沉的声线,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唱了出来。

    唱完之后秦洛对着鼓掌的客人挥挥双手。

    “大壮,走了!”秦洛对着褚大壮招招手,从二楼朝着一楼走了。

    秦洛右手高高的举着,但手势很刺激人,一个小手指高高的竖起来。

    “万花楼不过如此是啊,这脸抽的是啪啪的啊。”蓝鼎峰喝了一口酒说道。

    “小公爷,等等!”戴着粉色面纱的女子对着秦洛喊了一声。

    这是周千羽指示的,她不能让秦洛就这么走出万花楼。

    如果秦洛今天就这么走出去,那万花楼的牌子就砸了。

    “不立牌坊了,既然呆在万花楼,那就守着这一行的规矩,有什么话请说?”秦洛转过头问道。

    “小公爷,我们飞羽小姐请您进去喝一杯。”带着粉色面纱的女子对着秦洛喊道。

    “认输了,那我就给个面子吧!砸了你们万花楼的牌子对我也没什么好处,记着你们要承我的人情。”秦洛想了一下,朝着三楼走去。

    到了三楼门口秦洛停下了脚步,“大家都多呆一会儿,我有什么待遇会告诉大家的。”

    听了秦洛的话,带着粉色面纱的女子手臂抖了一下,她恨不得一巴掌将秦洛从三楼抽到一楼去。

    秦洛这话很说的很有水平,这他进入房间后,周千羽对他不客气,那他会出来说情况的。

    说完这一句话,秦洛进入了周千羽的房间,戴着粉色面纱的女子就站在门外了。

    三楼的房间内,周千羽坐在一架古琴前。

    秦洛进来后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了,然后给自己倒了一一杯茶。

    “你这两首曲子很有风格,你师承哪位大师?”周千羽开口问道。

    “这个用师承谁么?就是随意唱出来玩的,也不指望着当饭吃。”秦洛开口说道。

    “我希望你能掌握一下尺度,这对你有好处。”周千羽看了秦洛一眼说道,她怕秦洛胡来,她现在身份是见不得光的。

    “你吓唬我呢?也不是,你不是吓唬我,就好比我要是提出你摘下面纱之类的,可能小命就没了。”秦洛笑着说道。

    “你知道就好。”周千羽冷哼一声说道。

    “呵呵,你这么说话,我特么的真不舒服,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别说你现在就是女表子,就是把你的身份抬出来,我怕?你要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秦洛原本打算忍一忍,但周千羽趾高气昂的样子让他受不了了。

    啪!周千羽一巴掌将身前的古琴拍碎了,秦洛今天说了好几次女表子,这对她是极大的侮辱,这就是在万花楼,如果在没人的地方她能将秦洛的皮扒了。

    “飞羽小姐,这名字没千羽好听,你最好对我客气点,把你的优越感收一收,你真当我怕你是不是?”在皇宫内秦若或许怕周皇后,在万花楼他一点也不怕,更何况此时蓝鼎峰还在呢。

    “你怎么可能知道?”当秦洛说出千羽两个字,周千羽就明白秦洛知道自己身份了。

    “知道什么?”秦洛喝了一口茶傻傻的问道。

    周千羽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着秦洛,她明白秦洛现在看着傻傻的,但一点也不傻。

    “是啊,跟明白人说话就是有意思,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周千羽开口问道。

    “确实,和明白人说话就是有意思,其实我刚才放弃了进入这间屋子,因为进来了就要面对一些问题,既然你让我进来了那有些事我必须要面对了,你把腰间的那个丝带拉一下,插在腰间的玉佩给我。”秦洛开口说道。

    “不给你呢?”周千羽站起身在房间内走了两步,她有些纳闷了,自己怕别人看见玉佩,特意将玉佩插在腰带内了,秦洛怎么就知道。

    “今天由不得你了,其实也与不得我,既然你都清楚我知道一些事,我不趁着蓝鼎峰在万花楼的时候,拿到点有意义的东西,我什么时候拿?很意外我知道你带着玉佩是吗?那个丝带我认识。”秦洛吐出一口气说道。

    “看来神武帝都的人都小瞧你了,你才是真正的聪明人,玉佩我给你,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要不然鱼死网未破,一个玉佩说明不了太多的问题。”周千羽拿出了腰间的玉佩,丢给了秦洛。

    “其实有些时候,网破鱼未必会死,不要小瞧了任何人,五年前你不也小瞧了别人,记着你别让我不舒服,那样你也会不舒服。”秦洛走到了周千羽身前,伸头跟周千羽对视着,最后还吸吸鼻子。

    “那家伙还真是好艳福。”擦擦鼻子秦洛嘀咕了一句,他说的是蓝鼎阳。

    “滚吧!”周千羽牙恨得痒痒的,恨不得直接将秦洛灭了。

    “嗯,明天来跟你喝酒,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入幕之宾,哈哈!”秦洛笑着说道。

    “你想死?”周千羽抓起一个茶杯朝着秦洛的脑袋飞去。

    “我说错了么?”秦洛身子一闪抓住了茶杯说道。

    “你别得寸进尺,你是什么东西?”周千羽冷声说道。

    “还是那句话,你别太当自己是回事,这是青楼你有多高贵?你敢不给我好脸色,那大家都别好过,想杀我?在万花楼你别有这想法,除非你不在乎我家老爷子的怒火。”秦洛走到周皇后身前,脸对着脸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