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谁不检点?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4本章字数:1965字

    “嗯,他是皇妹的未婚夫,皇妹出面很合理。”蓝鼎峰点点头,他也担心秦家和北玄海扯上关系,那将是蓝家的灾难,现在的秦家就是蓝家不能轻易触碰的庞然大物,如果跟北玄海再搭上关系,那神武帝国就变天了。

    “那我就去找皇妹了,这家伙不好好的收拾不行了。”蓝鼎阳起身朝着皇宫后边走了。

    蓝青烟居住的宫殿是凌烟阁,这个名字还是蓝鼎阳起的。

    在凌烟阁内蓝鼎阳见到了蓝青烟。

    “皇兄有事情么?”在凌烟阁内,站在荷花池前的蓝青烟开口说道。

    “皇妹,皇兄遇到了点麻烦,来请皇妹帮忙了。”蓝鼎阳将秦洛去万花楼的事说了,也说了其中的厉害关系。

    “皇兄不想秦家和万花楼也就是北玄海扯上关系,那我就去一次,他太嚣张了,有与皇家的婚姻在身,还敢去那青楼之地。”蓝青烟很生气,生气秦洛的张狂,明显的这就没拿自己当回事。

    “蓝家现在的局面不是很好,北玄海如果对神武帝国有想法,蓝家顶不住,这也是皇兄写信让你回来的意思,你是极道山的弟子,希望北玄海那边会有忌讳。”蓝鼎阳开口说道。

    “这个先缓缓再说,我今天解决这秦家小子,杜绝秦家和万花楼产生什么联系。”蓝青烟对着蓝鼎阳点点头。

    秦洛两天没出门,他在府邸内努力的修炼着,他已经感觉到了神武帝都风雨欲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出来冲突,没实力小命很容易就报销了。

    秦星每天都跟老爷子汇报着秦洛的情况。

    知道秦洛靠音律成为了万花楼蒙面艺姬飞羽的入幕之宾,秦老爷子很震惊,让秦星注意秦洛的安全,哪怕是进入万花楼也要跟着。

    可接下来秦洛两天没出小院让秦镇南很意外,这不像秦洛的前几天的风格。

    “快点,你没吃饭啊?”秦老爷子对着荷花池子里磨洋工的褚大壮喊了一句。

    褚大壮没敢还口,因为还口后果就是老爷子将茶杯,凳子朝着乱泥塘里飞。

    “那天到底是什么情况?”秦镇南对着乱泥塘里的褚大壮问道。

    “洛哥儿抱着吉他边弹奏、边演唱了两首神曲,就将那个用曲子拿捏客人的蒙面艺姬征服了,现在帝都流传着小公爷是咱们神武帝国开创了新流派的音律大师。”褚大壮开口说道。

    “还有这一手?”秦镇南有些好奇了。

    “那天定江王也在,也被秦洛的两首曲子征服了,另外现在定江王还承着洛哥儿的人情,他喜欢的那个艺姬洛哥儿没下手。”褚大壮一脸的敬仰神情。

    “不错,有时间我也要去看看,算了,影响不好。”秦镇南放弃了去万花楼的想法。

    不只是秦镇南好奇,现在蓝青烟也好奇了,她女扮男装来万花楼两天了,可是没堵住秦洛。

    这让蓝青烟想不明白了,她的印象中秦洛就是一个色鬼,要不然也不会抓着自己的裙子要强来。

    色鬼成为了歌姬的入幕之宾却不来,这不符合规常理。

    修炼到了中午,秦洛和洗完澡的褚大壮一起吃了午饭,吃完午饭秦洛训练着小白狗。

    “不去万花楼了?现在万花楼天天满座啊,都等着听你的神曲呢?”褚大壮扣扣牙说道。

    “这两天一直忙着修炼了,万花楼生意好那我倒要去看看了,晚一点我们去。”秦洛将手里的木头球丢出去让小白狗去叼回来。

    秦洛修炼了一下午龙爪手,夕阳西下秦洛和过来的褚大壮汇合,到账房拿了点银子,就朝着万花楼走了,他和褚大壮每人都背着一个吉他。当然了褚大壮背着吉他是摆设。

    万花楼现在很火啊,秦洛和褚大壮来的时候,已经宾客满座。

    “李贺,我们两个的座位你也敢坐?滚!”褚大壮对着李贺吼道。

    褚大壮本身就想收拾李贺呢,现在抓住机会了,不骂两句心里能爽?

    “褚大壮你别嚣张,这里是万花楼。”李贺的脸色变了变,如果是没人的场面被褚大壮骂就骂了,可万花楼这么多人呢!如果他退却了,那脸面就丢没了。

    “你胆子长毛了啊!现在敢跟我叫板了是么?”一听李贺不服,褚大壮的火上来了 。

    “叫板怎么了?”在别的地方李贺不敢蹦跶,褚大壮真会收拾他,但这里是万花楼,那门口的护卫都是高手。

    “滚!再墨迹,我现在就到门口等着你,一定将你的双腿打断你信不信?”秦洛开口了。

    李贺看了看秦洛,起身离开了,他可以不鸟褚大壮,但不敢惹秦洛。

    “好威风啊!”在秦洛和褚大壮坐下的瞬间,邻座传来了声音。

    秦洛扭头看去,看到说话之人脸上的肌肉跳了一下,因为说话的是女扮男装的蓝青烟。

    “还行吧!跟你有关系么?管好自己的事,母兔子来这里不要紧,但是你要低调。”秦洛开口说道。

    “你不知道,惹祸了么?”蓝青烟喝了一口酒说道。

    “不知道,你知道?”秦洛笑了,他知道蓝青烟指得是什么,不就是皇上赐婚的事么,他不相信蓝青烟敢挑明身份。

    “那我就跟你说说,你好像得到圣上的赐婚了,有皇家公主下嫁你还敢来这里,你的脖子比钢刀硬?”蓝青烟看着秦洛说道。

    “赐婚了怎么了,你以为我稀罕,那个什么青烟公主真当自己是盘菜了,再说了,这跟我来这里有关系么?”秦洛笑着说道,就指着和尚骂秃驴了,他真不怕蓝青烟翻脸。

    “你这是行为不检点。”蓝青烟拍着桌子吼道。

    “你说我不检点就不检点了?想想自己的人品,难道你检点?难道没被人抓了捏了?”秦洛喝了一口茶说道,他说得是有根据的,蓝青烟就是被他捏了还就在这里,他不信蓝青烟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