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特么逗比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1:40:25本章字数:2124字

    “是了,秦洛那家伙狡猾的很,蓝禹想算计他很难得逞,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上次他不就被蓝青烟打晕了,成了帝都的笑话。”海韵开口说道。

    “我感觉很怪,以前这家伙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可就凭着我们在万花楼见到他几次的表现,他就不是那种下半身一冲动,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人!那次的事我们不清楚,但我觉得这次他不会吃亏,再说了这次即便是惹到秦家,那也是蓝家的事,不过你注意着点,那家伙现在不能出事,挨顿打什么的就不用管了。”周千羽开口安排着,

    秦洛这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算计了,每天不出门,就是努力的修炼着。

    褚大壮也很努力,每天早早的到老爷子那里去受虐,然后和秦洛一起吃午饭。心情不好的时候褚大壮吃完饭就走,心情好就跟秦洛一起逗逗小白狗,由于秦洛吃什么,就给小白狗吃什么,小白狗身体稍微大了一圈,那力量大得也离谱。

    秦洛院子里有练力气的石锁,当然了那对秦洛来说是摆设。

    秦洛将绳子穿过石锁中间后绑在小白狗身上,那两百多斤的石锁被小白狗拖着的满院子跑,后边是尘土飞扬。

    “洛哥儿,咱们什么时候带着小白去坑人啊,全给他们咬翻了,我就没见过比咱们家小白还霸道的狗。”褚大壮双手掐着腰看着奔跑的小白说道。

    “其实吧!其实告诉你也无妨,这特么的就不是狗,是狼,是狼你懂?”秦洛喝了一口茶水说道。

    “我艹,是狼啊,那咱们什么时候去坑蓝越?那家伙太有钱了,神武帝都公子哥中他玩的最潇洒,我们不坑他坑谁啊,直接下大注,一把就给他放血。”褚大壮开口说道。

    “那明天吧!你回家多准备点钱,今天我也跟家里弄点钱做本。”秦洛想了一下说道。

    “那我走了。”褚大壮对着秦若挥挥肥胖的猪手离开了。

    看着褚大壮走了,秦洛开始打坐修炼了。

    这段时间安心的修炼,让他将修为提升到了武兵二级的巅峰,丹田内的两个气旋都不能吸纳能量了。

    修炼到傍晚吃完饭,秦洛对小兰和青竹交代了一声,就回到房间闭关了。

    有成功晋级到武兵二级的经验,这一次的冲级倒是没难住秦洛,只是有些辛苦。

    天亮的时候一身汗渍的秦洛从房间内出来了。

    出了房间秦洛先是洗了一个澡,然后才吃早点。

    练了两遍龙爪手,秦洛牵着小白狗来到了老爷子的后院。

    “你小子怎么有心情过来了,咦!武兵三、级的修为了,不错啊。”老爷子看到秦洛的修为心里很震惊,他被秦洛的修炼速度震住了。

    “不是有心情过来,是想跟老爷子要点银子。”秦洛搓搓手指说道。

    “我不是交代了你零花钱翻倍么?”老爷有些纳闷了,他觉得这个孙子这段时间不败家啊,就是去万花楼喝喝酒而已,没嫖没赌的银子怎么可能不够花。

    “我是打算借点钱,您说一声让账房给拿几万两。”秦洛开口说道。

    “几万两对别人家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对咱家来说不算什么,但你总要有个理由吧?”老爷子喝了一口茶说道。

    “我要去斗狗,褚大壮说蓝越很有钱,我打算带着小白狗去耍两场,您知道的这种机会不多,赢小钱没意思,赢几场就没人跟咱赌了,所以直接开大注。”秦洛说了自己要借钱的理由。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借你五万两,两天后你还家里七万两,行,你就去账房拿,不行就算了,褚大壮你给我利索点。”秦老爷子说完了借钱的代价,对着乱泥塘里的褚大壮吼了一声。

    “老爷子你这也太狠了吧?”秦洛有些无语了,秦镇南看着是多威严多正经的一个人啊,怎么办事就这么狠。

    “借不借,不借拉倒。”老爷子瞟了秦洛一眼说道。

    “借,秦洛赶紧借啊,五万是可以变十万的。”在乱泥塘里挥刀的褚大壮着急了。

    “好吧!我给家里赚点钱也是应该的。”秦洛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

    “那就这么说定了。”秦镇南点点头继续喝茶了。

    “老爷子您跟账房交代一句话啊,要不然账房能给我钱?”见老爷子没有起身的意思,秦洛着急了。

    “我给你的腰牌是摆设?那令牌不仅仅可以进入皇宫畅通无阻,在咱家里想提钱,还是调兵都没问题。”秦镇南开口说道。

    这一刻秦若觉得自己真特么逗比,明明可以直接拿钱的,可偏偏跑来给老爷子送两万两。

    “秦洛别多想了,两万两没什么,我们下午就去多捞点。”乱泥塘里的褚大壮开口说道。

    “一两银子能买多少馒头?”秦洛对着乱泥塘里的褚大壮问道。

    “怎么也能买三四十个吧?”褚大壮也不确定。

    “一两银子几十个馒头,两万两银子,你这样的猪,我能活埋个几百遍。”秦洛对着褚大壮吼了一声离开了。

    褚大壮一边挥刀一边大笑,他觉得最近秦洛嚣张的厉害,吃瘪太难得了。

    回到前院秦洛到了账房,韩语也在账房呢!

    秦家有不少生意,韩语今天就是查最近生意的情况。

    “刘叔叔,给我支取五万两。”秦洛将老爷子的令牌朝着桌子上一拍说道。

    秦洛的话和令牌砸桌子的声音,吓了韩语和账房刘先生一跳。

    “你想干什么?五万两,你当是五十两还是五百两?”韩语对着秦洛喊了一声。

    “母亲啊,这五万两是老爷子让我来拿来急用的,后天就送回来了。”秦洛开口说道。

    “不行,你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韩语去检查秦洛丢下的令牌了,那是家主令牌。

    “母亲,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老爷子的令牌哪里鸡毛能相比的,快点吧!我要是胡来的话老爷子能同意?”秦洛抢回令牌插在腰间,提提裤子说道。

    韩语思考了一下对着账房的刘先生点点头。

    刘先生拿了一沓银票递给了秦洛。

    “今天,我就要大开杀戒,通杀。”拿着银票的秦洛走到门口,开口嘀咕了一声。

    听了秦洛的话,韩语差点一头栽倒,通杀?这是要拿着五万去赌?不行!韩语一手提着裙子,就快步朝着老爷子的后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