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医死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18本章字数:2492字

    天河制药办公大厦。

    在三楼一处落地大窗前,一名身材高大的西装青年,赫然高立着,其圆脸较瘦,狮鼻浓眉,衣着一身黑西装,而青年男子的身旁,还躬身站着一个穿着普通服饰的黄毛小子。

    “小强,你确定那小子是我五师弟?”西装青年疑惑的问道。

    白面小青年嬉笑道:“荣哥,我看得清清楚楚,绝对是真的,就连何雪冰也喊他师弟?”

    “荣哥”自然就是黄玉才的第三弟子黄荣成了,现在是天河药业的总经理。

    黄荣成侧头看看刘强那猥琐的小白脸,蹙眉冷冷道:“他真的回来了,而且还那么厉害?”

    “确定啊!我们全部被他一招干翻了!”

    “不会是你门轻敌的原因吧?”刘荣成继续问道。

    “不会的,这小子拳脚有力,分明就是练过的!”

    “那好,你们通知地产商那边,暂时停止强拆,我这个师弟可不好对付了!”

    “明白,那下去怎么办?”铁云不敢多言,赶紧机智的切入正题。

    “既然他回来了,那么你们想办法从他的脖子上拿回那块白色的玉佩,我师父生前就只有三块玉佩,其中一块就在他身上。 他们是我师弟和师妹,不宜杀死,既然用武不成,那么我们就用文。特别是在医术上的,最好能让他们完蛋,彻底离开医武门!”

    “好的,小弟明白!”刘强不敢多言,转身便退下去了

    ……

    翌日。

    段飞才从梦中醒来,他不知道自己竟然能睡那么久?!

    早上起床吃饭的时候,何雪冰煲了鸡汤,弄了好些补血的东西,其中一瓶酒吸引了段飞,看着如此丰盛的早餐,段飞也是醉了。

    “我不怎么喝酒的……”段飞疑惑的说道。

    “是吗?”何雪冰高冷的看向段飞解释道:“这是龙阳酒,珍贵的东西,能补血壮力,滋阴壮阳,可是好东西呢!”

    “呃,谢谢师姐!”段飞微微笑道。

    “客气,你我谁跟谁呢,你吃吧,我去看堂前店了!”何雪冰淡淡的说着,转身离去。

    小半个时辰的早餐之后,段飞进了医武门的大堂前,看到何雪冰正坐在收银台上,低头看着一本泛黄的线装黑皮书。看到段飞过来她也是不抬头很认真的样子。

    段飞将书拿了起来,翻看着封面,上面宋体写着《黄氏医典》。

    “你干嘛,拿来,这个可是师父的东西别弄坏了?”何雪冰蹙眉看着段飞哼道。

    “师姐,这书是师父撰写的?”

    “不错,亲笔写的?是师父临死前给我的,说叫我好好看,日后能在医学界有所作为!”何雪冰叹息的说道:“可惜我前前后后都看了三次了,还是觉得这里面十分的普通,学到的本事也没有能用上!”

    “唉,既然是师父的东西,肯定有值钱的,给我看几天?”

    “就你四年前的医术,我看你给我当学徒都不够,你能看懂吗?”何雪冰低声哼道。

    段飞翻起了医书,惊奇的发现,里面的东西自己竟然都深深记得,仿佛那是一种记忆一样,根深蒂固,他不得不想起昨晚的一切,不出意外的话自己真的获得了祝由术的传承!

    “师姐,我怎么全都知道上面的东西呢,你有啥不懂得?”段飞试探性的问道。

    “是吗?你全都会吗?”何雪冰歪着螓首,一副惊讶的表情。

    “是啊……这好像是昨天刚看完的一样,记忆犹新!”段飞依旧嬉笑着,他自然不会告诉师姐自己得到了祝由术传承,这个似乎太离谱了。

    “你就吹牛吧!”何雪冰低声喝着。

    “师姐,医武门生意是不是很不好?”段飞把书拿给了何雪冰,看着外面说道。

    “唉,师父死后已经一个月没有病人进来看病了……”何雪冰忍不住叹息了起来。

    段飞也是点了点头,师父去世,师兄们都跑了,如今就师姐何雪冰一个人当然无法吸引病人来看病了。

    哒哒的声音响起,医武门就有人闯了进来了,他们前后二人扛着一个昏昏欲睡的病人。

    “说病人来病人就来了!”段飞惊讶的笑了起来。

    “里面请!”何雪冰赶紧迎了上去,一边的阿飞也过来帮忙着。

    可是这二人不说话,进了前堂就把病人放下,其中一个怒指着何雪冰骂道:“你这个庸医,还我伯父!”

    “对,杀人偿命!血债血偿!今天不给个说法我们就不走了!”

    “我爹那会儿还好好的,怎么在你这里治疗之后就死了,去法医说吃错了药物,这个药就是你们医武门开的!”

    这两个病人家属愤情激奋,似乎把整个医武门拆了都不解恨。

    “不可能吧?”

    何雪冰震惊了,瞪大了眼睛擦了一把眼泪,委屈的说道。

    “看你们医武门黄师傅在的时候医德多好,想不到你师父死后你一个女孩子掌管医武门之后心人不大,心挺黑的,人命关天的事情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

    段飞皱着眉头走上前去,直接来到何雪冰的身边,低着头看着病人,他观察着病人的时候发现此人确实已经停止了呼吸。

    但是没有呼吸意味着已经死亡吗?

    “你们不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这里是治病的地方,不是菜市场。”段飞注视着二人喊道。

    “什么治病的地方,你们医武门就是一个杀人的地方!今天你们说吧是要公了还是私了?!”

    花衣男子说道。

    “什么公了私了?”段飞冷笑道:“你还没完没了啊!”

    段飞说着,另外一个白衣的男子已经开始动粗了,转身过去医药箱那边抽出药材就往地上砸着!

    砰砰的响着,一时候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观看!

    “你干什么?你这是破坏私人物品,违法犯罪!”何雪冰俏脸一寒,忍不住斥责道。

    “相比你们医武门我们这是祛除邪恶,砍掉你们这些黑心的医生,我砸!”

    “你……”何雪冰心疼的过去捧着那些药材,心痛不已。

    “给我停下!”

    简直被人重视,段飞暴喝,震得整个医武门都要抖了一样,白衣青年手上的动作也是意识停了下来。

    “你麻痹的,你吓唬谁啊!”花衣青年冷笑道。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下,一只大手已经掌掴到了他的脸面上,伴随着一声闷喝的惨叫有几颗血牙也是随之蹦出,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差点栽倒在地。

    仅仅一招,对方便再无还手之力!

    “打架揍人这事我段飞不会客气的!”段飞冷声的说道。

    这一幕,让何雪冰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怎么她感觉段飞身上的戾气有点重了,当年文静的小少年那里去了?

    也许这他骨子里的血性吧,你不仁我不义,那些所谓的坏人就是敌人,既然是敌人为何要仁慈?

    “行啊,杀了人现在又打人了!活该你们的师父被害!”

    花衣服青年嗷嗷的大叫了起来,而之前摔东西的那个白衣男子的神色却有些慌张了起来。

    段飞忍着怒气,先不给予理会,弯腰直接来到了病床旁的老人边上,检查着老人的身体。

    “你在干什么?”

    “闭嘴!这个老家伙未必死了。”

    段飞一番话直接震惊了堂内堂外观看的所有人。

    没死?这个不是 被鉴定死亡的吗?

    段飞不理会这些,他快速的检查起病床上的人。

    脉搏没有了,呼吸他停止了,血压没有了,心跳……好像也没有了!

    任何鉴定的结果都是死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