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面见秦老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19本章字数:2982字

    下来的几天里面,段飞和何雪冰一直在忙着那个喝酒解醉的药方,一直没有什么好的结果。

    所谓解酒不能说是全部解除,顶多能缓解,但是为了达到预期,段飞还是不敢马虎,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转眼两天就过去了,第三天早上,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段飞想着与杨七九的三日之约已到,是该换上一件得体的衣服去面见他老人家了,不能耽搁,杨七九是千武的堂主,千武堂是教授武艺之低,在西州这个中医盛行的地方算是和独树一帜了。

    千武堂位于西州东郊,这里不同于酒店娱乐会所之类的,里面的建筑格局全是模仿古城客栈的模式建设而成的,极具古色古香的味道。

    段飞打车到了门口,标明了来意之后,便进去了,东张西望的穿过那花园式的风景小径,不久就看到了前方一排排吊脚楼一样的客栈在山脚下林立着,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一些优美动听的声音,这琴声比起梦境当中的香儿还是差了不少,但是能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已是很难得。

    刚到客栈路口,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旗袍的年轻女士来,她微笑的问道:“你是来找谁?”

    “找人,我是杨七九的好朋友!”段飞淡淡的说道。

    “呃呃,你是谁,我去帮你回报吧!”旗袍女士眼神一愣,微笑问道。

    “段飞,就说我是三日前那个被他救了的小青年!”段飞微笑道。

    “呃呃,好的,你先去那个客房等他,那里是秦大师的住所,秦大师现在不在那里,我先去通报一下!”旗袍女指着那这一排客栈的最后一间三成楼阁笑道。

    “那好,多谢了!”段飞想不到这千武堂一个迎客的都那么漂亮和气,真不愧是千武堂啊!

    然后段飞来到最后的一个庭院,那里中间放着一张八仙桌,和几张竹椅,周围的角落里面摆设着不少花花草草,还有几株枝繁叶茂的小矮树。段飞注意的不是这些,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墙角下那一排十八变兵器。

    段飞看到这样的东西,不得不惊呆了,三步并作两步就上去观赏了起来。看完还用手摸着,都是真金铁器不锈钢啊,不知道拿起来手感如何!

    段飞抽出了那把短刀,忍不住出声赞叹:“霸气啊,拿起来不重不轻,道面绘有字符和花纹,段飞不学无术无暇眼睛,拿起来挥舞着。

    “酷比!”呐喊一声,使出劲力,他就对着院子里那颗矮树削了起来。

    “原来削铁如泥就是这般啊,看我独孤九刀花样修剪!”

    段飞围着那颗矮树转着哗啦啦的扫射了起来。

    杂耍了一番之后,段飞蹲下身体仔细欣赏,然后又轻轻摇头:“火候不够。”

    也许这就是艺术,大开大阖,手段狠辣,段飞已经得意忘形了。

    哐当!

    屋内室门被推开,一道倩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正矮着身子挥舞着长剑破坏自己最心爱的普洱茶树,地上已经断枝碎叶一片狼藉。

    女子有种热血上涌昏撅晕倒的感觉,鹅蛋脸上脸色苍白,大眼睛圆睁着,急声喝道:“你在干什么?”

    段飞正入神挥舞着,全身心的都投入到手里剑中,听到这声娇喝,随口应声答道:“没啥。”

    可是说完,他就后悔了,扭头看去!

    小女孩,嫩,十七八岁的花季,亭亭玉立,银白色的休闲装难以遮掩那丰腴曼妙的曲线,上面那惊险高耸的酥峰因过于气愤而正在激烈的颤抖,披肩黑发,斜分垂下,小脸蛋秀气逼人,五官清新脱俗,大眼睛精光外射,闪着一种震惊的光泽,浑身气质脱俗,宛若仙子下凡。

    “仙女?”段飞在心中愣喊着。

    清秀女孩正是这屋子的小主人,这院长的花花草草也都是她的杰作,特别是那高原才能种植的茶花树更是是她失败了很多次后才灵感爆发创造出来的伟大作品,那是她对其倾注了无数的感情和心血的东西。

    如此,她最喜爱也是她最骄傲的艺术品竟然被人如此摧残破坏,女孩几乎崩溃!

    “你该死!”

    女孩在吼出声后,她便疾步朝着段飞身边的茶花树冲过去。看着已经没有办法挽救了,女孩怒了,双手抓着段飞的胸前的的衣服发疯似的喊道:“你还我茶花树!”

    好汉不吃眼前亏,段飞推开了她的手就要往外面跑!

    咚咚咚!

    刚走几步路,脖子上就有什么东西贴着自己冷冰冰的!

    段飞回头一看,女孩子已将长剑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段飞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长剑抽出还架到了逃跑中的他的脖子上。

    “小心,有话好说!”

    “你什么人,竟敢到这里破坏我的茶花树!”女孩声音急促,俨然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

    “我是在帮你修剪叶子啊。”段飞尴尬的笑着,指着那盆被她修剪过的茶花树,一幅做了好事不留名的高尚模样,接着说道:“反正我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

    闻言女孩子都快要气哭了。

    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几乎要把段飞的脑袋砍下。

    “别,要断了!”段飞歪着脖子喊道。

    “住手,怎么这样对待客人的?”

    门外响起了一道浑厚的声音,接着就塔进来了一个短发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身灰白色的衣服,脸上挂着些许怒容,来者正是杨七九,这让得段飞心中的紧张和顾虑减少了不少。

    “九哥,不知道哪里跑来的小贼,弄坏了我的茶花树!”女孩愤怒的说道,依旧没有放过段飞的意思。

    “倩清,放下剑吧,他不是小贼,他是我请来的!”杨七九微微笑道。

    “九哥!”段飞尴尬的笑道。

    “倩清,他就是黄师傅的第五弟子段飞!”杨七九微笑的看着段飞和秦倩清。

    “听说过,没见过,不过今天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还有别以为就这么算了,你还我茶花树,不然我跟你没完!”秦倩倩骂道。

    四年前的她还没有到西州,而且那时候还小,自然是不知道段飞的。

    段飞看着秦倩清笑了笑,不说话,心中暗自惊叹我怎么不知道秦老有你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孙女?

    三人后穿过一个内阁走到了一片院子,然后沿着石板小路穿过一片小树林,到了一处景区一样的地方,一处紧挨小山而建的小别院映入眼帘。此处芳草萋萋,紫藤缠绕,古树林立,院落两层,一百多平米,完全的古风建筑,朱漆木门,木墙红瓦,非常的别致精美。

    此刻,门口的竹椅上正躺着一个晒太阳的老头子,他摇着扇子,用一本颜色泛黄的书本盖住了脸面,来人的脚步声似乎没有把他惊醒。

    秦倩清转过身看了段飞一眼,说道:“你不许乱说话。”

    “我没说啊!”段飞大胆的反驳道。

    “还说,我等下要拔掉你的皮,挖出你的心!”

    咳咳!杨七九咳嗽了一声,示意二人不要说话了。

    段飞抱着手臂,这什么女人啊?如此甜美的外表下竟然有这么暴躁的脾气,看你以后怎么嫁人!

    秦倩清这才收敛了怒气,小心翼翼的向着老人走去,可是他刚迈出一步,耳朵边突然间传来一声苍老的怒喝声音:“七九不是说许带医生过来看我的么,你怎么不听话?”

    “师父,他是医武门黄师傅的第五弟子,现在祝由术的传人!”杨七九表情严肃的看着段飞又看看那个晒太阳的老人正色道。

    “医武门?祝由术?即便是老黄在世又如何?”老人声音当中带着几分叹息:“老黄去世之后,他的五个弟子无一例外的全都废了,怎么还有传人啊?”

    “师父,为何不让段飞试试看!”杨七九继续问道。

    “让他走吧。我不想见任何人。”

    “爷爷,你都不能考虑一下孙女和九哥的想法么?”秦倩清站出来很委屈的说道。

    看着这个女孩那委屈到要掉眼泪的表情,段飞差点儿一屁股软倒在地上,看似仙女一样的女孩子,要哭起来更是叫人怜惜万分了。

    “我秦纵横明当如此,不怪别人,让他走吧!”老人家继续闭目睡着。

    “师父,你让段飞试试吧,你这个也只有祝由术才可以破除了。”杨七九和秦倩清还在做着倔强老顽固的思想工作。

    “祝由术内劲强悍,倩清你试试看着小子!”秦纵横冷笑道。

    闻言段飞也是一愣,这是求人看病的吗?而且适才这叫啥秦倩清的家伙就想揍自己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要试试看你这女孩的伸手了,这个与倒在美女的只是你们这是千武堂,个个是高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啊!我段飞今天要是败给你这小女孩那也是当年的武术都白练了!

    “敢不敢?”秦倩清怒问道。

    “有何不敢?”

    段飞果断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