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紧急会议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19本章字数:2573字

    艺校大部分的女生食物中毒,已经引起了市领导和媒体的关注,现在学生的家长可是又哭又闹的,谁家的孩子不是宝贝啊?要是在这个期间,那孩子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医院和学院那可是绝对担待不起的啊。

    了解了事情的原因,段飞与何雪冰跟随着大家到了会议室内。

    “毫无疑问,这是西州市最严重的食品中毒事件!”会议上身穿白色医生职业套装的漂亮的女主持人对着现场几十多位紧急召集来的各路中医医师高声的说道。

    “监护室里五六十个学生集体中毒,病情危机,脆弱的脆弱生命正危在旦夕。”

    说着女主持手指着投影仪上面显出出来的那些学生食物中毒的状况,有些已经昏迷不醒,有些还在痛苦嚎啕,有点呕吐不止……

    “病情是刚刚发现进一步恶化,完全无法预制,六十个学生同时出现了高烧不退、间接性呕吐,浑身麻木等现象,检测结果显示,六十个学生全部都不同程度的患上了肺部病毒感染。

    “如今病情危机,大量的转移病人已经不现实,我们无法确定这是什么病毒,也就无法对症下药,据说是一种新型病毒的入侵,我们需要寻找到一种新的药材或者得到新的治疗方法,对这些中毒的学生进行治疗!”

    女主持人那漂亮的脸蛋上也是充满了忧虑和无奈,然后退到了一边,因为登台讲话的是医院的院长大人!

    “我们希望,我们医院本身能够挽救大局,妙手回春,拯救病危的六十个娇嫩却饱经磨难的青春生命,如今时间非常的紧迫。”

    院长一脸的铁青看着众位专家,他们就是医院的精英,是医院的全部,也是医院的希望,“对于病情的分析情况已经发给各位了,对此大家有无自己的见解和看法,大家都是有经验的。”

    说完院长大人咽了一口气,看着眼中复杂的各位专家,院长何远再次的严肃的说道:“我们现在面临的严重挑战大家也都知道了,如果在治疗过程中如果发生不幸的话,那么,这可能会给我们的信誉带来不便,甚至会发生医疗事故丑闻。”

    “所以在座的各位都是这个领域的专家、高才,你们当中行医几十年,是朝阳医术界的精英,你们身上肩负着政府和病人家属的期望,必须要战胜毒魔,救回六十个花样般学生的生命。”

    “现在大家都讲讲吧,对于这种新型的病毒都有些什么办法,我们需要能够救回这五十个学生的生命,大家仔细想想,都有哪些方法!”

    院长白雄远的声音几乎是带着一丝的祈求和要求了,其中的难度他也是知道的啊。在没有任何分析结果面前,几乎是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可以对付新型病毒的。

    可是当院长的话声落下之时,全场不由得陷入了沉思当中,大家眼睛盯着自己面前的那份病情报告,陷入了沉思和宁静,安静得可怕,只有段飞在一个角落誊写的声音。

    “从图像看,主要是肺部感染了。所以必须从肺部入手,可是所有我觉得抗病毒的药都用过了,目前没有作用,我们要研制出新的药物的话需要得到更加强大的技术支持,很明显这病情报告还不能做出论断。”刘锐第一个站了出来出声说道。

    这名天河制药的天才说完后,众人纷纷点头,会议室里没有人出言质疑,只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场中依然是一阵死寂一般的沉默。

    再说了,大家心里就有建议,也不敢讲出来啊!当然要是能够救回这些学生的生命还好,嘉奖表彰自然不会少,起码升职调任都有可能。

    可要是治疗无效丢了,又强行的出头,自己不就成了罪愧祸首了吗?谁愿意背这个黑锅?

    没人说话了,在角落沉思的段飞思维变得异常的清晰和活跃了起来,不知为何,他思考很快就有了自己的想法,祝由术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中毒事件顿时让他豁然开朗,忍不住微微一笑。

    而院长盯着段飞他微微的笑道:“那位小青年你为何微微一笑?难道你有什么方法了吗?!”

    闻言,所有人都愣住了!眼睛循着院长的目光齐刷刷的朝段飞看了过来。众人看到何雪冰这一个大美女身边坐的是一个愣头青,都忍不住皱了皱眉!

    “没事,你说说看你的想法!”院长笑眯眯的说道,那是一种鼓励的语气。

    段飞一点都不紧张,他微笑着打量在场的专家和教授们,最后注意力集中在了院长的身上,嘴角微微扬起,脸上的生涩和坚定成熟的中性声音完全不相符。

    人不可貌相,但才必须张扬!

    段飞根本就不会考虑那些专家们的目光,高手的朗声道:“我觉得,这是一种急性胃肠炎。”

    轰!!

    全场哗然!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场合太过于严肃的话,只怕是会有朝段飞扔鞋了。

    “医武门就是荒唐,你师父有没有教你医术?怎么可能是胃肠炎?胃肠炎是胃肠粘膜和深层组织的出血性或坏死性炎症。”刘锐站出来第一个讥笑道。

    “就是,要知道其临床表现以严重的中毒为特征,怎么可能是肠胃炎那么简单?”

    “我师父有没有教我医术不用像你汇报,这个病怎么不可能是急性肠胃炎?没有发生过不代表没有,而且胃肠炎可分为慢性胃肠炎和急性胃肠炎两种,表现症状有严重呕吐和腹泻,常连带有腹部痛性痉挛及绞痛、发烧、出汗等。而那些学生完全符合这种症状!”段飞对着刘锐振振有词的反驳道。

    “你学识太浅薄了吧,不能因此症状就判断为肠胃炎!”

    不断的有专家出来质疑段飞这个幼稚的言论了!

    “而眼下他们主要是中毒!这是一种新型的病毒,怎么可能是肠胃炎?!”

    “开什么玩笑,毛都没长齐的家伙,你知道一个学院同时出现六十个学生发生胃肠炎代表着什么吗?”

    “而且如果我们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肯定会引起社会的恐慌,我们全国第一中医院也会名声不保的,因为我们对这个胃肠炎无能为力,这个说出去可想而知!”

    “看他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我也是醉了。”

    “院长怎么会信任他呢?”有人质疑的问道。

    “而且看他一幅桀骜不驯的样子,也就是乡村痞子一个,还真是让人没办法信任他会医术啊。”

    不知不觉,这时候由于段飞的言论而引起的争论越来越激烈,在质问段飞的同时,院长大人也是受到了质疑,有种成为众矢之的的感觉!

    “你们既然不知道什么病不说话就不要说话,我还没有说完呢,打断别人的说话是不礼貌的。”段飞扯高了嗓子喊道。

    一边的何雪冰也是紧张了,她也是用着怀疑的目光看着段飞,当他看到他眼睛里面坚定而自信的目光时,她也站了起来,对着质疑的众人朗声说道:“我们医武门认定的就是急性肠胃炎,你们没有看出结果就不要随便否定别人,大家都是医师,没人是随随便便就混过来的!”

    何雪冰的一席话,也是让一些理智的老中医陷入了沉思,可是他们依旧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个完全就不通,就好像是没有水沟的地方怎么能通水一样的道理。

    “根本不知道病因,而且学生食物中毒还没有解开,现在我们医院的专家们根本没有办法……所以不妨试试看医武门的意见?”会议室上头发花白的院长对着紧急召集来的中医公会的会员们提出了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