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非法行医

    更新时间:2018-08-07 21:25:19本章字数:2371字

    还好是在医院里面,段飞一下子就被带到了诊室里面。

    而另一边女生们还在不断的观察当中。

    随后,一众领导以及院领导等人,便离开了病房,继续开会去了。

    “这家伙这样真的能救好这些学生吗?”

    领导离开后,负责医护段飞的老医师走到何雪冰身旁,悄然出声问道。

    何雪冰没有说话,看着床上昏迷的段飞,示意他赶紧的,不一会儿,段飞终于醒了过来,第一眼就看到师姐那着急的目光,闻着四处的药味,他明白了过来。

    “师姐,没事的!”段飞抬起手捧着师姐的脸蛋笑道。

    “就知道逞强,你好好休息一下吧!”何雪冰没有拍开他的手,而是关切的笑着。

    一时四目相对,彼此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段飞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答案他已经说了无数遍了,就算再说无数遍,也依然有人会保持怀疑的态度,既然这样,那还不如不说。

    等治疗结果出来,一切也就显而易见了。

    这边,何雪冰陪着段飞,温情的聊着。

    那边,见到俩人亲昵的刘锐却是阴着脸,森然的冷笑转身就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老赵吗?”

    “西州中医院,这里学生中毒了,有人非法行医,我怀疑这是蓄意谋害……”

    当下一种阴恻恻的声音,从刘锐的口中传了出来。

    而在另一边,专家会议室里面,还吵得不可开交!

    院长白雄远坚定的对着大家说道,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段飞,先观察观察,而院方的其他领导则持反对意见,希望把这些病人调转去别的西医院,也许这不是中医能够解决的病情,不能耽误了!

    这些反对意见,无一不是在从医院与他们的利益出发,这事情与名誉息息相关,完全没有必要冒那么大的风险让一个无名小卒去做!

    而段飞已经试过了,可是这些女生还是没有转好的迹象,种种让得大家十分的不安心。

    “大家都别吵,再等等,再观察一下,这样把病人转出去,对病人十分的不利!”白雄远坚持己见!

    然而,这时候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响亮的脚步声。

    “警察,麻烦让一下!”

    这时候两个身着警服的青年走了进来!

    见状,院长和几位领导急忙迎了上去,疑惑的看着这两个警察。

    “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举报,这里有人非法行医,蓄意杀人!”

    院长顿时懵了,警察很快找到了段飞,看着病床上的段飞,警察表情严肃开口说道:“有人举报你非法行医,请你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下!”

    “非法行医?这不是院长允许的吗?”何雪冰疑惑的看着一边的院长和几位领导。

    “何小姐,我和段飞一样要去派出所接受调查!”白雄远叹声说道。

    “为什么?难道大家都不信任你这个院长吗?!”何雪冰冷冷的说着,毫不客气的把话点了出来。说白了你院长可以下令让段飞试验,但是我们也可以举报你滥用职权!

    段飞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点了点头,很冷静的补充道:“麻烦让院长留下,现在是医院的危机时刻,不能群龙无首!”

    “这……”

    警察一时间也是犹豫了,不知道这小子要干嘛。

    “放心吧,院长跑不掉的,我只想一个人承担而已!”

    段飞对着头发花白的白雄远微微一笑,补充道:“院长,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段飞的话顿时让白雄远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要是也争着去派出所,不是明摆的认错了吗?

    两警察相继的点了点头,毕竟这个事情他们也不是很有把握,院长白雄远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能随便抓,而段飞这个毛头小子就不一样了,抓去大不了关他48小时,没人说闲话!

    隐藏在人群中暗自高兴的刘锐见到何雪冰一副愤懑不已的样子,他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这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学生们还是没有什么好转啊?”何雪冰一边看着段飞被带走了,一边看着监护室里面的学生,着急的直跺脚。

    “这家伙肯定是骗人的吧,是实在熬不过警察,所以他自己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在段飞被警察带出去的时候,一边的议论声渐渐响起,整个病房,包括楼道里,都是瞬间喧闹了起来。

    而在外面的喧闹声中,一直堂躺在病床上第一个被段飞治疗的女生,忽然身子微微的抖了下,然后猛地直起身来,疑惑的看着外面。

    顿时所有人都震惊了!

    因为中毒而陷入迷糊的女生,居然醒了!

    而且,气色明显的也要比之前好上了许多,那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那里还像是生病的人?

    而且其他的病人好像也开始迷迷糊糊的要醒过来了,看到这种情形,负责的医护人员全都上去查看着!

    结果,所有的中毒学生已经脱离了危险!

    怎么可能?!

    段飞真的做到了!

    当众人回过头寻找的被警察带走的段飞时,长鸣警笛的声恰好从远方传来……

    听到孩子们脱离生命危险,另一边,医院领导一脸笑容的跟病人的家属微笑的谈论着,还有一些正在接受媒体采访,似乎忘记了这份荣誉是属于段飞的功劳。

    看着人来人往的人流,唯有院长和何雪冰紧紧的皱着眉头,他们在担忧着段飞。

    “院长,该去保出段飞了吧?”何雪冰出声问道。

    “这次我也没办法!”

    白雄远深深的叹声说道:“段飞没有我们医院的医师资格证就行医,就算我拉下老脸去请求派出所的人,估计也改变不了他非法行医的事实!”

    “难道把孩子们治好了都没有办法吗?”

    何雪冰真的生气了,冷声骂着,她的心中有着无限的愤懑,段飞还不是为了那些孩子的生命才出手救人的,如今人倒是救回来了,医院竟然对段飞的生死毫无办法?这让何雪冰如何看得下去?

    首先,段飞是医生,可是没有中医院的资格证,这个在规定上是不可以的,也就是说院长也负有一定的责任,所以白雄远出面也是没有办法的!

    院长皱了皱眉,摇摇头说道:“不过你放心吧,这事我会想办法的,他是祝由术的传承者,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保他。”

    何雪冰懒得理会他的承诺,转过身,望着那些正满脸笑容接受媒体采访的院方领导,他的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一抹深深的怒色。这些老中医太爱面子了,已经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

    ……

    段飞第一次坐警车啊,感觉真霸气,一路行人都看过了,人见人让,车见车开,仿佛皇帝老子来了一样,还没有享受够,就到了警局,关在审讯室里面。

    短短的车上几分钟的休息,让得段飞的体能恢复得已经差不多了,淬体之后的他体质强悍异常,入劲更是在修炼入劲,一般的疲劳都不算啥,只是他心中还是很憋屈啊!

    这到底是谁干的,这么缺德,让我知道是谁,看我不把这红针刺进你大腿,让你尝尝麻痹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