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南方!南方!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5:13本章字数:3439字

    龙浩天最近很忙!

    不仅忙着为自己的小势力挑选人才,他实在是有些怵杨鼎的眼光了!那厮对大盗和江湖中人有着独特的癖好,只要他觉得有点骨气,犯的事又不丧尽天良的,都一股脑的收入囊中。而他一直强调的特殊型,智谋型人才,那厮直接视若无睹!让龙浩天恨的猛踢他屁股!

    杨鼎很委屈!他为龙标卫收罗了大把的人才,那是多大的功劳啊!看看,看看,这些人哪个不是一脸彪悍,哪个不是以一敌十的人物!那些手不能挑,肩不能抗的文弱之人,要之何用!

    “标卫,那些吃白食的要了有什么用!看看,我这些货色……”

    “滚……别再让老子看见你!丫就是半兽人!”

    “什么人?”杨鼎喜滋滋的问道,自己可是标卫的第一心腹,可不是那些段克啊,孙天霸啊,丁浩啊可比,没看到老大都和人家亲密接触嘛,虽然方式粗鲁了点……

    “你大爷!”

    ……

    杨鼎默。

    刚进门的孙天霸也被惊了一跳,然后,小心翼翼的说:“标卫,杨大!”

    他们立即恢复正常,杨鼎点点头,出言问道:“天霸,怎么样,段克有什么新情报?”

    龙浩天觉得这次大洪灾是个挑战也是机遇,南方几省人杰地灵,是人才的聚集地,他在收服段克后就让他以贩卖药材为名,前去招揽人才,尤其是那些有着特殊工艺的,比如铁匠,比如木工。段克可不是杨鼎的身份,敢在龙浩天面前反驳,他虽有疑惑,但也不折不扣的执行着龙浩天的命令。而这个从小队长提拔到都尉的孙天霸就是负责和段氏药房接头之人。

    “段二哥的情报中说,人才招揽很顺利,已经有五百多人投入门下。不过……他还说,有一个江湖中人投靠之时,提供了一个情报,说有人要在博野对救灾队伍动手!段克以为滋事重大,再传回来的同时也向当地的监察厅示警了!”

    “嗯,段克做的不错,去了一趟南方倒是长进了不少!”杨鼎也欣赏的点点头。

    “哼,恐怕,也没人会注意这个消息吧!毕竟,押送物资的可是中央军的一个镇,七千人马!在大家的滋事里,谁有异心就是鸡蛋碰石头,说不定还真让那帮人有机可乘!”龙浩天冷笑道,他这几日看过南部大堤的设计图,以后来人的身份他知道,这样的大堤虽然称不上完美,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漰溃!他想着各种原因,唯一的解释就是人为破坏!这个想法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龙浩天并没有把这个想法说给任何人,自己人微言轻,虽然身份尊贵,但是没权没势的说了也只是徒增笑耳。但是如果这种可能一旦成立,那么这帮丧尽天良的家伙绝对还有更大的阴谋!他们当然不希望物资送抵灾区,为了发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不怕再来一次惊天行动!

    “啊?不会吧……毕竟这事情……呵”,孙天霸苦笑,“现在想来也确实是有些可笑,毕竟那可是中央军啊,第一强军啊……”

    “不管是真是假,我们都不必再管了,这些事情不是我们所能过问的。天霸,有情况随时上报,我不在直接报告杨鼎!”

    “遵命!标卫,杨大,属下告退!”

    “标卫,您在想什么?”看到龙浩天紧皱眉头,杨鼎脱口而出,然后就后悔不已,自己再受重用也不过是个下属,怎么能窥探上司的想法!

    他忐忑的等着龙浩天的怒火,但是片刻之后仍然没有听到骂声,他抬眼看去,只见龙浩天紧盯着桌上的地图,那是监察厅绘制的华夏地图。他一边拿着手指画着路线,一边自言自语。

    “博野,博野,博野……博野有什么?”

    “博野有水啊!”

    “有水?对了!我知道了!”龙浩天眼含笑意的说道,“杨鼎,你还真是聪明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是嘛,我也这么觉得……”杨鼎也陪着龙浩天傻笑。但是他始终不明白,有水,有水怎么了?

    博野是个小地方,但是却是个有名的小地方!他们不产粮,也没有足够的矿产,可是它就是繁华了起来!不为别的,只因为它得地理位置太特殊了!它位于清河县与南方七郡的中间地带,从南到北,由北向南,博野是必经之路!

    这里人来人往,龙蛇混杂,要不是郡府的士兵把手,恐怕那些马贼和大盗早就光临了。他们最多的就是客栈,青楼,酒楼和各类交易行。那些不愿走远路的商贩们就在这里盘出货物,各大交易行或自行组织马队运往各地贩卖,或直接再盘给需要货物的商人。

    今天博野城人声鼎沸,各大交易行的负责人早早的来到门口,遇到相熟的就碰到一起,低低的相互交换起信息来。虽然监察厅已经宣布不准许抬高物价,但是南方缺口太大,不趁机捞一把,他们晚上觉都睡不着。

    “县府大人来了!”

    众人连忙前去问好,寒暄。县府刘大授也连忙回礼,这帮人可是博野的财神爷,而且哪个背后没有一两个强硬的靠山,得罪他们自己这个县大人也就当到头了。

    这时,黄氏商行的当家人黄山说道:“刘大人,您老给我们交个实底,这次朝廷能带走多少货物?咱们博野各家可都卯足了劲的打算支援灾区呢!”

    “是啊,是啊……”

    “刘大人,您行行好,您的恩情,博野各家都记着呢!”

    ……

    刘大授满含笑意的压了压,众人都知道他有话要说,纷纷闭上了嘴,他说道:“各位,我知道大家都有一颗爱国的心,朝廷也不会视而不见的。今早,中央军的前哨已经传来消息了,这次有多少,他们带多少!”看到大家都面带喜色,他又说道:“但是他们也说了,中央军只负责朝廷的物资,而各位的就只能派自己的伙计押运!不过一路上的安全,他们会负责的。呵呵,中央军可是第一强军,哪个蝥贼敢不长眼!”

    “就是,就是,谁敢打中央军的主意!”

    “我们自己出伙计,只要中央军负责安全我们就拜长生天了!”

    “哈哈,朝廷果然是急民之所急啊!”

    ……

    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一队一百多人的骑兵娴熟的控着马,待离人群两百米的时候,猛拉马缰,马儿吃痛,仰头常啸,那领头的队长随着马身起伏,身姿威武而雄壮!其他骑士也统一停住马匹,整齐划一,一丝不苟!

    真不愧是第一强军!

    大家都一阵赞叹,对这一趟也更加充满信心!那骑兵队长翻身下马,拍拍身子,对着众人拱手道:“哪位是刘大人?我是中央军一镇斥候营第三小队队长张峰前来听候差遣!”

    “哪里哪里!张队长客气了,这一路,还得你们中央军照料,不知你们朱毅朱将军在哪?我等前去问候!”刘大授走出说道。

    “哈哈,刘大人严重了!这些事是中央军得分内之事,来之前,朱将军让我带话给您,说是国难期间,就不打扰地方了,让卑职尽快组织货物与大队汇合!”

    “朱将军真仁义也!”

    “朱将军体恤民情啊!”

    大家又是一阵吹捧,刘大授知道他们心急如焚,就让他们前去组织马队,装运物资。他们也都不再客套,纷纷道了声罪,就返回驻地,开始忙碌起来。博野顿时一阵人仰马翻,各家都竭尽所能,更多的装运囤积得粮食,药材和许多生活必需品。

    一阵忙碌,自不必说,待到天黑之时,各家也基本都打理停当。那张峰心里着急,可还装得一本正经,待听到各家物资都已装车之时,一下站了起来,吓了刘大授一跳,张峰抱拳说道:“刘大人,军命难为,标下这就要走了!”

    “哎呀,张队长,你看这天已经黑了,而且舍下备好了酒席,要不明天再出发吧?”

    “刘大人的好意,标下心领了!可是灾情如火,如果不趁早赶路,又不知要死多少人!刘大人,标下这就告退了!”

    “那我送送张队长!”

    “大人留步留步!”

    到了前门口,张峰看到火把林立,各家的车辆,马队,已经严正以待,他满意的看了看,然后大声说道:“各位!南方灾情紧急!我们在这里耽误一刻就会有上百人而丧命!我们必须日夜兼程,只要走进了中央军的队列,就得遵守中央军的军规!谁要是拖老子后腿!别怪到时候老子的刀不讲情面!开拔!”

    看着一队队的物资运离城邦,刘大授松了口气,对着身边的各家当家说道:“这才是第一强军的模样!”

    第二天中午,这帮急行军的马队追上了大部队的队尾,张峰嘱咐了几句,就前去复命。朱毅一脸憔悴的对着孙峰说道:“辛苦弟兄们了,办完这趟差事,我给你们放假,给你们请功。”他的眼睛闪着寒光,“但是,在没办成之前,谁要是丢了中央军的脸!老子活剥了他!”

    几个对行军过快而颇有微辞的将领顿时感到一阵寒意,一些抱怨也被咽到了肚子里。这朱大将看来是动真格了!

    ……

    孙英终于松了口气!

    这么多天的重压终于要得到释放,朝廷的物资已经到达博野,连带着博野的各大交易行也起运了大批物资,只要物资到来,一切的困难都迎刃而解。前哨预计两天后就可抵达平原郡,他不由的赞叹一声,中央军果然是好样的!一路急行军,缩短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两天后,一身正装的孙英带领着一众官员在平原郡等候,引来了大批的灾民围观,他们满怀期待的看着这些官员们,期待他们能给出个信息。也许是这段时间被他们整惨了,孙英一言不发,但是眼角的笑意,怎么掩也掩不住。大家都兴高采烈,平原郡的监察统领沈之徒也在其中。他刚想出言道贺,就见一个队长一脸惊恐的跑过来。

    那宪兵在他耳边一阵话语,他努力的控制住情绪,但还是颤抖的问:“确定吗?”

    那宪兵沉默了一阵,绝望的说:“统领,噩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