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为何这样?

    更新时间:2018-08-07 21:30:10本章字数:2213字

    云荒大陆,南疆州,白鹿城。

    夜色如墨,星光闪烁。

    这座城市通火灯明,到了晚上也非常的充满了生气,人来人往,大大小小的商铺坐落在街道两旁。

    盛夏的夜晚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偶尔挂过一阵风都是夹杂着少许的闷热,遥远的天际不时划过一道道闪电,为漆黑的夜空添上了神秘的色彩。阴沉沉的天空厚实的好像快坠下大地一般。

    张扬就是这么一个玄气修炼者。

    白鹿城张家后院。

    张家在当地也是一家豪门,守卫森严,一对对护卫拿着兵器交错走过。更别提是在家族禁地附近了,每隔几步就会有一对人马巡逻过,面露严肃之色,看起来铜墙铁壁,丝毫不放过任何一处死角!

    而在这普普通通的一个夜晚。

    啪的一声!

    在墙角隐形处,一道身影从高处落下,快到地面时,那身影双手撑地,借助着坠力,一个横翻,咕噜一下滚到了一处不显眼的地方。

    仔细看去,那人一身黑衣,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的,只剩下一对眼睛暴露在外,怀中揣着一张牛皮卷。

    这个少年,就是张扬。

    白鹿城张家长孙,在整个白鹿城里年轻一辈都是响当当的一位高手,年龄虽然不大,身形虽然称不上是壮硕,但是举手投足间时刻充满着力量感,令人不可小觑。

    快速朝着郊外跑去,猛地一运功,玄气纷纷散到周身的筋脉里,使得张扬行动更为迅速。

    “看来最近苦练颇有成效!”奔跑途中张扬细细体味着身体机能的变化,精光闪烁,诺诺自语道。

    他的玄功已经是人境下品中的佼佼者了。

    张扬所在的大陆,名为云荒大陆,人人都会修炼玄功,等级分为天地人三大境界,每个境界分上中下三品,其中修炼还颇有讲究。

    决定修炼者的潜力,有着三大至关重要的因素,分为脉轮,脉纹和脉符!

    脉轮便是玄气的储存的地方,也称之为玄海。通常位于丹田之中,分为先天和后天两种。先天跟血脉有关,后天依靠自身努力。但是并非具备先天脉轮就一定能觉醒,还需要自身的机缘看能否打开这个人体宝藏,更需要外界的“刺激”!

    脉纹便是从脉轮延展,由玄气构筑的纹路,可以遍布全身,在将玄气压缩成玄力释放出去的时候展现。

    脉符便是辅助玄力释放的道具,大体分为攻击类和防御类两种。

    脉符无比珍贵,在大路上比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

    张扬听闻过一些传闻,一些超级势力里面的大人物会收集许多异常珍贵的药物,以此来培养所喜爱的后辈,刺激他们血脉里面包含的先天脉轮!可是这种手段还是离张扬太远了。

    身形闪过一片树林,张扬急速的奔跑着,两边的树木不断向后“飞逝”。可以见得速度是异常的快。

    脚下好像踩着风一般,细细感受着体力悠远流长的玄气,张扬皱在一起的眉宇也是稍稍的放松了一丝。

    虽然张扬是白鹿城张家长房长孙,但是父亲早逝,家道中落,被二房三房挤压。家里的重担早早的压在了张扬身上。

    若不是张扬母亲是个异常强势的人面对着二房三房的打压也凛然不惧,再加上张扬本身天赋也较为不错,二房三房的人也不敢明着来欺负他们,只是在暗地里给他们使绊子。

    张扬早在幼年时就清楚到了力量的重要,所以平日里都一直勤奋的练功,想早日的真正为母亲分担重担。

    穿梭在丛林中,张扬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心中一阵刺痛,是啊,母亲为了支持这个家,终于在前不久病倒了。

    握紧了牛皮卷,张扬心中无声的呐喊着,母亲你要坚持等到我寻到药回去啊!

    偷入家族禁地就是为了这张可以寻到一种叫做月莲这种奇药的宝图!

    只有这种药才能救回只剩一口气的母亲!

    想到这些,暴露在空气中的眼睛有点湿润了,若这次找不到奇药可能就会与母亲天人相隔了。

    这是张扬最不想见到的一点,心急如焚的他不经意间又加快了自己赶路的脚步。若是有人见到张扬赶路的方向就会大惊,因为这个方向是赶去落神涧!

    如果要白鹿城的人选择最不愿涉足的地方,落神涧绝对首当其冲。

    因为这个地方异常的邪门,常年都会发出一阵阵的咆哮声出来,有些不信邪的人仗着自己有着几分功力,想闯一闯,结果全部都消失在了落神涧。

    更有老一辈的人说这里是大能者的埋骨之地,曾经埋葬过神!这个传言更是为这个地方增添了不少神秘的色彩。

    可是张扬还是毅然决然的朝着这个方向飞奔去,为了他的母亲,哪怕只有那么一丝的希望他也要去争取!

    想着想着,张扬闪出了丛林,稳稳的落在地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荒凉的山坡,宁静无比,但却透着诡异。

    张扬知道不能掉以轻心,这看似安静的环境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他虽然一心想要救母,可是这并没有让他鲁莽,因为他知道,只有更加小心才能救他母亲!

    等待了一会儿,张扬好像在寻找什么。左顾右盼了一会,在一块巨石边发现了一道身影,欣喜的走了过去,嘴上喊到:“张耀表兄!”

    巨石旁出现了一道身影,借着月光,只见来人身材修长,穿着一件暗紫色的夜行服,在月光下显得并不怎么显眼。

    再细细一看,这人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嘴角边还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手中拿着一把折扇,端的是一个翩翩公子的形象。

    被张扬称作张耀的这个人,在远处挥了挥手臂,招呼着张扬过去。

    两人走到了一起,张扬双眼露出火热的光芒,激动地说道:“表兄,我拿到了这张记载奇药坐在地的宝图了。我们现在快去找吧!”

    “恩,想不到表弟你那么成功的就拿到了,我们这就出发吧!”张耀面色不变,缓缓的说道,“需要抓紧时间了,我怕姨母等不了那么久时间了。”

    “恩。谢谢表兄了,若不是你告诉我在家族禁地能够得到取得奇药的宝图,我现在还不知如何是好!”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张扬双眸中透着激动的光芒,拱手谢到。

    张杨此话自然是肺腑之言,若非表兄的话,他自然是不可能知道宝图的下落。

    “表弟,现在还不是客气的时候,药还没採到,少说这些了,寻药要紧!”摆了摆手,张耀细声说道,但双眸之中却是闪过了一丝阴狠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