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把她扔到海里去

    更新时间:2018-08-07 22:30:10本章字数:2608字

    “overover,目标人物往厕所走去,请糖小主做好准备,明天能不能轰动世界,就看这一次了。”

    “得咧,看我的!”

    糖糖说完,伸手摘下耳朵上的耳机,后低头双手快速调整脖子上挂着的单反参数,屏幕上显示的各种小数字对她来说驾轻就熟,她知道在任何环境下如何调整参数能拍出最完美的照片。

    今天她的目标是司傅,这个用尽世上一切褒奖词在他身上也不为过的男人。

    长的帅就算了,重点是才二十多岁就已经在自己的领域获得无数荣耀,在如今电子杂志泛滥纸质媒体落难的年代,他公司旗下出品的十本杂志全部都冲到销量前十名,并且每个月死死稳占着,除非榜单的位置比十名还多,否则别的杂志社根本别想出头。

    以绝对性的销量完胜!

    然而男人在事业上这么厉害有个卵用,这样一个男人,被外界一直传闻不举。

    刚开始大家都不信,可这一年复一年的硬是没看见他一桩绯闻,也就默认了这件事。

    毕竟这上流社会哪,再低调的公子哥谈恋爱也会被娱乐记者给挖出来,可司傅却像只无缝的蛋一样怎么也没人攻破,料想传闻也许是真的。

    于是他们这些小型的娱乐杂志社们抱团在一起打了个约定,只要谁能拍到司傅软绵绵的那个的话,大家就合力把那期杂志给销出去,不分你家我家全都是一家,好让杂志冲上前十,做一把头条,让他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虽然这件事闹的这么大,可司傅本人从来没有出面澄清过,任凭网上吹的东西南北风,他自像一股清流不为自己那破败的名声作半分抗辩。

    啧啧啧,不能人道,想想都觉得痛!

    糖糖摇头,仿佛感同身受一般,把单反参数调整好之后,她对着门框按下快门,发出细微的咔嚓声,听的她心里莫名激动。

    好,既然他不说,那她就替广大人民群众挖掘真相!

    只要拍到,甭说杂志冲上前十,她肯定能摇身一变成为最炙手可热的娱乐记者,一夜成名!

    嘻嘻嘻!

    然而在糖糖幻想着自己那耀眼的未来时,浑然没有察觉,厕门之外,早就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身穿黑色西装,一双眼睛像鹰一般的锋利,立体的五官在灯的投影下打出一片阴影,使他的脸一半光明一夜黑暗,一半冰冷清高一半深不可测。

    他刚才听到,就是面前这间厕格,传出相机的咔嚓声。

    天知道他有多讨厌那群像苍蝇一样的记者。

    他转身离开,脚步悄无声息。

    像从没来过一样。

    ……

    三分钟后,邮轮顶层夹板上。

    邮轮匀速前驶,夜晚的海风很大,打在人的身上凉意很深,此时是秋末。

    天上是黑漆漆的一片,像无底的黑色漩涡一样。

    海上白浪滚滚成一团,像个能吞噬一切的老虎。

    邮轮底下传来载歌载舞的热闹声,男女们的谈笑声被风吹散在风中,灯火通明的使这邮轮就像海上航行的一盏灯一样,这是一场邮轮趴,汇集的都是众多当红炙热明星以及各种传媒老板。

    然而在这顶层,多了分安静,多了分黑夜,多了分不安。

    糖糖咽了一下口水,看着眼前那个背对着她面向大海的男人,倒不是怕,是这身材比例实在太好了,加上隐在黑夜之中,还多了分神秘感,是她喜欢的感觉,太让人垂涎了。

    三分钟前,她被两个黑衣人给押着上这顶层。

    今天出师不利,刚才在厕格里等了很久,结果没等到头条男主司傅,却等来了两个黑衣人。

    两人也挺不客气的,身体灵活的翻进厕格,吓的她命都少了三年,之后发现没把她就地那什么只是押出去,她顿时松了口气。

    毕竟之前采访什么事没遇过,相反,越是遇到不同寻常的事,她会越兴奋。

    “扔下去。”

    司傅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顺着风,清晰的落入她的耳里,那声音很冷,比这海上的风还冷。

    “……你是司傅?!”糖糖心里一喜,又一惊,她认的出那道声音!

    她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司傅本人了,有关于他出席活动的场面都只允许他旗下杂志的记者进去采访,她们这些小杂志只能等他的大杂志把他的消息给报道完才能拾人牙根自己改编一点再发,长期以往的,别人有的他们没有,他们有的别人也有,销量能好才怪。

    因此刚才在看见眼前的男人时只顾着赞叹他的身材比例,没有想过恰恰是头条男主本人。

    难得见到活生生的他,糖糖的职业病瞬间上来,忘记自己被禁锢的危险,问:“司先生您好,传闻您……”

    “扔下去。”

    司傅的话依旧没有起伏,重复道。

    此话一出,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立刻架着她往游艇的栏杆走去,仿佛像个机器人一样,下什么命令干什么事。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我不问我不问就是了。”糖糖见两个黑衣人来真的,赶紧识相的开口,然而没用。

    只见两个黑衣人仍动作不停的把她往游艇的一侧拖去,她心里开始慌了,这顶层就屁点大再这样下次不到二十秒她就会葬身大海,妈呀这年头有钱人杀人难道不犯法吗!连审都不审直接上刑,不符合程序啊!

    想到这里,她双腿朝着夹板一顿乱窜连鞋子都踹掉一只,空旷的顶层发出砰砰砰的声响,企图希望有人能发现这里滥用私刑!

    然而,还是,没用!

    她怕的不顾形象大声嚷嚷起来:“救命啊啊啊啊啊啊我错了司先生求您高抬贵手原谅我这次吧!”

    “知道错了?”

    那冷清的声音再次传来,不掺杂任何情绪。

    “知道了知道了,司先生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问您举不举了,司先生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女子吧,我发誓我真的不说您不举了,您放心,您不举的消息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而且发在我微博上暗含S先生不举的所有的消息我立刻回去删掉,我真的不说您不举的,真的,我真的不说了。”糖糖急的眼泪都想流下来了,因为她察觉到司傅是玩真的。

    原本脸部像瘫痪一样的黑夜人,脸蛋动了动,看的出来在忍笑。

    司傅听的眉角突突的跳了起来,这该死的记者,一口一个说他不举到底是什么意思。

    “扔……”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司小哥哥你真的不记得了我吗?!”糖糖见他又要说扔下去,把压袋的秘密给丢了出来。

    此时她已经被拖到栏杆边沿,她双手死死抱着栏杆,呼啸的海风将她的头发往后吹,可吹不散的是心里的恐惧,如果司傅再不喊停,那两个黑衣人绝对会把她扔下去的!

    黑衣人被糖糖的鬼哭狼嚎弄的早就皱眉,真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小小一只的女人哪来的这么大肺活量,可是司先生不喊停,他们哪里敢停啊,只能扒开她的手往下扔。

    “等一下。”

    司傅突然开口。

    糖糖的哽咽声顿时被止住,她艰难的转过头,抽泣道:“小哥哥,你记起来了?”

    “你哪家报社的。”司傅漠视她的话,没空深究小哥哥三个这包含的意思。

    “MI娱乐。”糖糖被他的话弄的一愣一愣,吸吸鼻子老实的道。

    “行,TAO,明天把这杂志社打垮,扔下去。”司傅清冷的说完,手一摆,转身离开。

    “是。”应他的是一个助理模样的女人,因为站的角度有点特别,刚才糖糖一直没发现原来那遮挡物后面有人。

    只是……

    什么,还要扔?!不仅要扔,还要把她的公司给弄垮?!

    糖糖一时没反应过来,很快两个黑衣人又恢复了要扔她下海的动作,她绝望的抬头仰天大喊:“妈,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