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若有来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21本章字数:2320字

    寒夜冷寂,月色昏暗。

    乱坟岗周围只有一片夜枭的叫声,十分阴森。

    泥泞里的破席中,一只血肉模糊的手伸出,然后,一个全身血淋漓的赤裸着身子的女体,从里面狼狈而艰难的翻出。

    赤裸的身体,一点一滴的爬过那些尖锐的石子草屑,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许倾落不想死,即便是现在生不如死的状态,也还是不想死,她不是想去找那个狗皇帝报仇,她只是,只是想要找那个曾经海誓山盟的男人问一声:杨云平,你为何那么对我!

    全身上下血肉骨髓都被碾碎了一般的痛楚让许倾落生生咬碎了自己的唇,她却恍若未觉,只想要见一眼那个男人,只想要让他告诉自己,她许倾落不是那些人嘴里彻头彻尾的笑话,更不是荡妇!

    她爬的越来越慢,却始终坚持着。

    一双黑色的云靴不知何时停在了女人前进的路上,染血的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鞋子。

    “云......平”

    女人破碎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对上了一张似曾相识的却年少许多的俊美冰冷的容颜。

    一件衣服,被少年扔在了女人残破的身体上。

    少年对着许倾落愕然的目光,冷笑:“让你失望了,我不是杨云平”

    “我是你的儿子!”少年的声音里面带着破碎的冰冷。

    儿子?

    是,是她和那个人的儿子吗?

    脑海中想到了许多年前,一张有着俊美冷漠容颜的男子,手指轻轻的,害怕的拂过她的腹部,却被她狠狠的摔开了手:“你满意了吗?滚!”

    女人对男人满目恨意,也同样恨着那个在她腹中扎根的孩子。

    想到了孩子出生后,那个名为许倾落的女人厌恶的别过了头:“别让我看到他”

    是她和那个人的儿子,是她的孩子。

    她想要仔细他,却在对方眼中满满的蔑视与刻骨的仇恨中乍然惊醒。

    许倾落那一瞬间,想要将自己的整个人,整个身子缩起来,不要,尤其不要被面前的孩子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我曾经想过,自己的娘亲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能够让爹爹那么多年念念不忘,为了她,不娶妻不纳妾,为了她,奔波劳苦,为了她,相思成疾,我现在终于知道了。

    我的亲娘,就只是一个贱人,一个荡妇!”

    “你负了爹爹,爹爹为你付出那么多,不值!”

    那个孩子,连名字都不屑留下,用最狠辣的言辞痛骂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却在最后留给了她一个包裹,里面是伤药还有衣物,路引。

    “爹爹他自己来不了了,这些东西是他最后给你准备的,他说别去找杨云平……我也希望你,不要去找爹爹了,”

    许倾落抱着那鼓鼓的包袱,披着那一件唯一蔽体的衫子,无力的躺在泥泞中,慢慢的泪流满面。

    她脑海中一时是昨日里开始经历的那一切屈辱,是皇帝将她送入北漠人面前,是北漠人一个个轮流在自己的身上发泄着欲望,发泄着暴虐的苦楚的画面!

    一时间,她的脑海之中晃动起来的,又是那个人蹒跚的背影,最后一次见到那个人,对方痛苦至极的眼神。

    “那是个淫娃荡妇”

    “活该被玩死”

    “当年抛夫弃子,落得这个下场,没死就便宜她了。”

    无声的哀嚎着,那一刻,许倾落紧紧的将包裹捂在了自己的鼻端,似乎能够寻觅到某些人温暖的气息。

    被皇帝送人的时候,她没有哭,被那么多北漠人肆意侵犯的时候,她没有哭,可是此刻,她只想要痛哭一场。

    “表姐”

    突的,空中传来了一声娇柔温婉的呼唤,一个盛装打扮的女人,停在了许倾落的面前。

    来人是表妹许微婉,她大多数时候打扮都是素净的,从来未曾这么招摇过。

    这是许倾落才有的招摇。

    许倾落怔怔的抬着头,望着许微婉,想要张开口求救,却又不知道自己活着究竟还有什么意思。

    儿子不要她了,那个人也不见她了,杨云平,估计也不会愿意见这么脏的自己吧。

    “我可怜的表姐,看看,这么惨,都要死了,怎么这张脸还这么好看呢?”

    女人眉眼间是悲悯,指尖却是狠狠的戳入了许倾落的伤口之间,尖细的指尖,狠狠的转动,抠挖,伴随着许倾落凄惨破碎的叫声,许微婉的面上,是浅浅漾开的更加动人的笑意。

    许倾落大张着嘴,痛苦的喘息着,这个一向温婉善意的表妹,原来也有这样一面,她盯着对方,像是从来不认识一般。

    “是不是很讶异?其实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以前都和你装的,就和杨郎一般,骗你的,看你,空有一张好看的脸,却是个草包脑袋”

    尖利的指甲,在许倾落的脸上狠狠的划拉了一下,一道长长的血痕从脸颊一侧,一直拉到下巴,血肉翻出,可见许微婉这一下子的用力。

    许倾落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她只是死死的盯着许微婉,盯着这个陌生至极的表妹,听着对方,一句句慢慢的,将所有她不知道的隐秘与算计一一道出。

    听着杨云平与许微婉早就有的首尾,听着杨云平在外面败坏她许倾落的名声时,另外一个人毅然求娶时,杨云平的怒火。

    听着自己痴心于杨云平所谓爱意,决然将孩子丢弃,离开那个男人为她建造的家时,那个‘爱人’将一幅美人图送予了太子,听到杨云平在太子身边出谋划策,将她又献给了皇帝用以打消皇帝的疑心,讨好皇帝,听到了,许微婉对她的恨意,杨云平对她的不屑。

    “今天,是我这十多年,不,二十多年,最高兴的时候,杨郎已经正式向许家下聘了,当然,求娶的是我许微婉,不过许家?呵呵,许倾落,你看你身后的土堆,你不知道吧,那里面埋得可是你许家三百人,有你爹爹,有你娘……许倾落,是你自己贱,不利用你,又利用谁呢?你也算死得其所了,毕竟,杨郎会更上层楼,你这么爱他,想来为他牺牲一定是欢喜极了的。”

    “比我美又如何?还不是有眼无珠,落得这个下场,不怨我,也不怨杨郎,要怨,就怨你自己,当年为什么要不守妇道,要和杨郎有首尾。”

    许微婉用簪子,一下下的划花了许倾落的脸,将她身上蔽体的衣物撤掉,将许倾落怀中的包裹拽走,远远的扔掉:“死人是用不到这些的”

    死死的,许倾落望着许微婉的背影消失,充血的眼睛中,两行血泪与脸上遍布的鲜血融合在一起,宛若恶鬼罗刹。

    家破人亡。

    名节尽毁。

    许家三百口…………

    原来是这样!

    一口鲜血,乍然喷出,早就是强弩之末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那口气息,女人张大着双眼,再也没有了生息。

    眼中,是滔天的恨意,也是悔。

    杨云平。

    许微婉。

    若有来生,我定要你们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