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我是ADC,我爱上我的辅助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5:28本章字数:3038字

    高二的暑假我开始打lol。

    那时候其他学生都在为了进入高三做准备,在其他人奔波于个各类补习社的时候,我整天泡在网吧里。

    于是年级里有这样的说法,九班的林纱是个不思进取的笨学生。

    没错,是笨学生,听起来比坏学生还要刺耳。

    而那个时候Gary还不叫Gary,他叫吉瑞。吉瑞是我最重要也最好的朋友,从小到大。他总说林纱这个名字真淑女,可林纱这个人一点都不淑女。

    我说吉瑞这个名字很逗比,他的人嘛,倒是表里如一。

    就这样,我们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都磕磕绊绊的一路走来,唯有友情情比金坚。在sars和禽流感或者非主流杀马特轮换轰炸的那个年代,还没出现闺蜜这个词,否则,我一定会把吉瑞当做最重要的闺蜜。

    高二那年,吉瑞仍然是我的哥们,最重要的。

    我和吉瑞是在幼儿园里认识的,他是从小一班中一班一路根正苗红升入大一班的班长,而我是在幼儿园大班的最后几个月才插班进去的。那时候我们的友情并不牢固,彼此之间的关系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眼熟。

    幼儿园毕业之后,我爸问我有两个小学可以选择,一个是重点小学,要交一万块的赞助费,学校离家远,上学会很辛苦。

    另外一个是我们这个区按片儿分的普通小学,校舍比较旧,升学率也不好,唯一的优点是,离我家步行只有三分钟。

    毫无疑问的,六岁的林纱选择的离家近的学校。那时候我还沾沾自喜的认为自己和为了睡懒觉进了湘北的流川枫心有灵犀。

    小学的那六年里我几乎成了各个老师的掌上明珠,几乎每个老师看到我都说,林纱这个孩子真聪明啊。

    聪明的同时就是不思进取,但即使那样,我也保持了六年的年级第一。

    升入初中后,我再次见到吉瑞,那时候他是我的同桌。开学第一天见面我们就都觉得彼此眼熟,这样的情况在升入初中一星期后得到了印证,吉瑞终于主动问我,林纱你是XXX幼儿园毕业的吗。

    我把游戏机往桌子上一拍,果然不是我认错人。

    后来我和吉瑞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哥们,原来吉瑞幼儿园毕业后进了那个重点小学,因此虽然考进了同一个初中,他的成绩要比我考很多。

    连接我们友谊的方式就是吉瑞会每天提前半小时到学校,把学业本给我抄。

    升入初中的林纱虽然不再是老师眼里的优等生,但至少表面上也乖乖巧巧的,升级不上不下,和目标全市最好高中的吉瑞相比,我的目标就是升入本部的高中。

    可阴差阳错的,三年后我和吉瑞又一起升入了本部高中,我是超常发挥,吉瑞则是发挥失常。

    高中后我们就不在一个班了,因为成绩好吉瑞进了重点实验班,我在普通班。我们见面的机会限定于课间操或者一礼拜一节的体育课上。高中生开始有分明的男女观念,在我开始早恋的时候,吉瑞变得异常内向,每天只和他班上的男生在一起,甚至我主动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都脸一红,然后从我身边绕过去。

    高二那年我失恋了,初恋男朋友全家移民,我戏剧性的成了最后知道消息的那个人。、

    那时候我和吉瑞偶尔发发短信,我喜欢跟他发牢骚,但吉瑞有段时间突然不再回复我的短信,再见面我也生气的不理他了。也是那时候,我变得更加不爱学习,整天和隔壁美院的学生一起玩。

    我们那个年代和现在是比不了的,现在的00后恐怕失个恋就要出入酒吧买醉了。我们那时候,逃课去个网吧,在偷偷抽根烟就足够颓废了。

    刚好那个暑假英雄联盟开始内测,我找美院的朋友小舟帮我弄了个内测号,从此就开始一段不归路。

    其实我从小就喜欢玩游戏,但是游戏的种类仅限于俄罗斯方块和贪吃蛇,再后来就是泡泡堂和劲舞团。第一次打lol的时候,我灰头土脸。

    我犯了所有新手都不会烦的错误,比如买了两个鞋,又比如英勇的站在对方塔下。虽然英雄联盟是个重女轻男的游戏,但难免有些没品位的屌丝喜欢破口大骂,被骂了几次之后我反而对这个游戏更感兴趣了。

    可惜那个时候小舟要去外地写生,我只能一个人在网吧战斗。吉瑞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看到他的时候我先是觉得莫名其妙,再后来觉得不可思议,但因为之前他不回我短信的原因。我最后的决定是,当做看不到他。

    不过吉瑞厚着脸皮的走到我旁边。

    吉瑞不像那些老师或者所谓的好学生喜欢说教,他看了看我的屏幕,然后说,这游戏挺有意思的。

    我突然想,吉瑞这家伙虽然不爱玩游戏,但是初中时他拿着我的DS把超级玛丽和魂斗罗的记录都刷新了无数次。只要他开始玩,肯定马上上手。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诱导吉瑞陪我打lol,事情进行的异常顺利,第二天开始,他每天下了补习班就到网吧陪我浑天黑夜。

    那个时候我们都住校,所以家里不知道我整天混在网吧又拐带了吉瑞这件事。

    有了吉瑞,游戏就变得顺利多了,赢的比例迅速的增加,我开始假装老成的说其他人太坑,一副自我感觉良好可以carry全局的模样。

    最开始接触lol的时候我玩的是中路AP,吉瑞为了配合我就玩打野,这样每当中路有状况,他总是第一个冲出来帮我,至于上路和下路就让他们自求多福了。

    升到30级之后就可以打排位赛了,排位赛取得一定的成绩就能有对应的称号。我知道最最高级的称号是王者。

    最低的,当然是青铜了,青铜还分一二三四五。其中青铜五最低。

    在我和吉瑞两个人都自诩大神的开始冲刺排位赛之后,我们被真正的大神重重的打了一次脸,定级赛之后,我们俩的成绩是青铜三,虽然不是最低,但完全没能达成我的期待。

    后面的日子里,我们继续每天专注游戏,结果却是掉到了青铜五,我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答案都是掉到青铜五之后想升上去就很难了。

    最后,我和吉瑞决定,重新练号,到三十级的时候重新开始排位定级赛。

    在我们第二次准备打定级赛的时候,吉瑞带来了一个男孩子。我认出他也是我们学校的。

    吉瑞说,他叫童小飒,是他们班的。

    我点头,噢,学霸。

    吉瑞又说,童小飒已经钻三了。

    我对那个叫童小飒的男孩子刮目相看了,他长的白白净净就像二次元的健气受,我一点都不相信他竟然是钻三。

    那是钻三在我眼里已经是个神话了,吉瑞还说,童小飒正在冲刺钻一,钻一之后,就是王者了。

    童小飒是看在吉瑞的面子上来带我们打定级赛的。

    游戏的时候,童小飒用的是吉瑞的账号,刚好那个时候我对AP法师没了兴趣,开始喜欢用下路的远程物理攻击英雄,也就是ADC。

    我还听说过一句话,每个ADC的背后都有个默默支持他的辅助。以情侣身份成对出现的ADC 和辅助也有很多。

    童小飒第一次带我打定级赛的时候,我用ADC,他是辅助。

    只有那么一次,我就相信了那些人说的话,我爱上了我的辅助。

    那是比喜欢更加炙热的一种感情, 虽然只是游戏里的两个小人,但是童小飒的辅助总会在我快要挂掉的时候给我补血,在对方攻击的时候帮我挡伤害,他会把敌方英雄打到最后一滴血的时候控好在我面前。

    只要有童小飒辅助的日子,无论对手是谁,都只有被我吊打的分。

    一局比赛下来,我有的人头数遥遥领先,童小飒的助攻数,比我更胜一筹。

    暑假结束之后,童小飒已经成了我们那区的王者,我和吉瑞也成功到了钻五。不过童小飒不在的时候我根本不敢去打排位。

    那个时候,我渐渐的就分不清,我究竟是爱上面前的高中男生,还是游戏里为我披荆斩棘的英雄。

    因为进入高三,童小飒和吉瑞的功课越来越多,我依旧毫无负担的逃课,每天在网吧里看游戏视频,也偶尔上童小飒的账号去打匹配。

    不知不觉的,我就不小心把他好友里的女生都删光了。

    童小飒对我表白也是件很意外的事情,我记得那时高三第一次月考结束之后,实验班难得放假一天,我约好童小飒陪我打排位赛。

    那时童小飒第一次用他的王者号带我打。

    我用的是女警凯瑟琳,童小飒用的是提莫。提莫那个英雄很特殊,大招是能摆放一个蘑菇陷阱,但是游戏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劲了,童小飒在我身边摆出了一个蘑菇阵,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一个心形。

    当时我和童小飒在网吧并排坐着,我看到那个心形蘑菇阵之后眼眶一阵发酸,童小飒也在那个时候把我放在键盘上的手拉过去。

    “林纱,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

    <图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