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又见唐瑞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11本章字数:2488字

    我叫林抒,今年22岁,是个夜总会的小姐。我们那个夜总会叫金碧辉煌,是市里有名的销金窟。

    起初我在包厢里做“公主”,就是只做服务生不陪客人喝酒聊天或者提供特殊服务的那种工作,我很反感那些喜欢对我动手动脚的客人,因为我总觉得自己卖的是酒而不是自己,总觉得我和那些夜总会里的女人不一样。

    在我身边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姑娘,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盘儿靓条儿顺会撒娇,只要发发嗲,说不定小费就会大大的往口袋里放。

    我在她们这些人中间干着最正经的工作拿着最少的钱,时间长了,想做到心如止也难。

    尤其是,我比她们很多人都长得漂亮。

    长得漂亮有的时候是女人的武器,也是女人的麻烦。

    我刚出狱的那会儿身无分文,入狱四年,别说大学学历了,我连高中的毕业证都没有,想找份儿工作养活我自己都难。最开始我去餐馆刷过盘子,可时不时的总被餐馆老板揩油,可偏偏那餐馆老板娘一口咬定我勾引她老公,一个礼拜下来连工钱都没给我,直接把我给赶走了。好在我身体素质不错,通过“狱友”的关系我又找了一份在健身会所里面做助理的工作,可是工作不到一个月,我差点就被老板当做礼物送上大客户的床。

    再然后,我就来了金碧辉煌,做包间里的公主卖卖酒。再后来我在外面找到了我弟,我才知道他被我们俩的亲爹和后妈从家里扔了出来,成了没人要的野孩子。

    做公主卖酒的这份儿收入养活我自己都难,突然加了一张嘴,我们一下揭不开锅了。

    我找到夜总会经理张强想让他帮我通融通,先预支一个月的薪水,可他摸了摸我的脸蛋儿,说了一句我这辈子可能都忘不了的话:“我们这儿是夜总会,卖笑的地方,你连笑都没对客人笑过一下,凭什么找我要钱?想要钱,自己想法子去吧,我们这儿那么多妈咪,总有一个能给你出主意的。”

    然后我就找到了夜总会的沈姐,后来就下了海。

    沈姐对我还不错,我第一次上工就跟着一帮小姐妹去一个泳池派对,只需要穿着比基尼朝着男人们晃晃大腿笑一笑就行了,特别轻松好赚。

    我按照张强的说法,第一次克服心理障碍,以一个小姐的身份对客人笑的妖娆,可我没想到我这一笑,竟然笑出了一个冤家——唐瑞。

    说来也巧了,他就是我以前在健身房工作的时候,老板差点让我去伺候的那个大客户。当时老板把房卡塞进我手里的时候,我笑着掀了酒桌扬长而去。没想到时隔一个月,我从誓死不从的贞洁烈女,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夜总会小姐,想想也挺讽刺的。

    但是更讽刺的是我后来知道,唐瑞这个男人和我继妹“很熟”。

    泳池派对的那天,唐瑞故意把我拽进了游泳池里上下其手,为了让我乖乖的主动抱着他,唐瑞故意让我呛了好几口水,差点把我呛死。

    想到他和我继妹的关系,我心里就觉得膈应,他把我欺负狠了,我这暴脾气上来直接一脚踹在他的裆上,让唐老板直接在游泳池里沉了底儿。

    事后我无比庆幸他不知道我是金碧辉煌的小姐,不然他一个电话打过来,张强就能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可后来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左思右想,总觉得遇到了唐瑞,似乎是老天爷在提醒我,它说自己给了我一个机会。

    一个讨债的机会。

    泳池派对这个事儿过了一个月,我在夜总会里干如鱼得水。沈姐手下两个金牌,四个红牌,算上我们这些有希望的新人,她每天都赚的盆满钵满笑口常开。

    那天我走进包间之前,根本没想过里面的男人是唐瑞。

    他翘着腿,像个太上皇一样的被周围的几个小姐伺候着,看到我的那一刻,他的眼神一眯,嘴角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来。

    我下意识的转身要走,可是门却已经被人堵住了:“林小姐,你要去哪儿?”

    我笑呵呵的和他们应付着,“我走错屋子了,几位先生见谅。”

    “你没走错,就是我点了你的台。”唐瑞把手从其他小姐的肩膀上收回来,迈着那双比男演员还修长好看的大长腿朝着走过来,狠狠地捏住我的下巴。他凑近了我的脸,笑得像个好看的变态:“你跑啊?今天怎么不跑了?”

    唐瑞的秘书一招呼,屋里的那几个小姐连忙从包间里退出去,她们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眼神明显暧昧,似乎在说,行啊林抒,刚来没几天就勾搭上了那么个款爷。

    我被唐瑞捏着下巴,根本做不出什么回应,哪怕是一个眼神儿。

    屋里没人了,唐瑞这牲口把我按倒在沙发上,手接着也伸向了我身上。

    我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将他的手拨开:“唐先生,我只陪酒,不卖身,请您自重!”

    “还卖艺不卖身呢?”唐瑞将我的手压在了头顶上,低下头在我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我一口。

    我疼的一嘶声,骂了一句操。

    个孙子,咬出血了!

    我抬起脚,狠狠地踢在他的大腿上,一脚将他踢开。

    唐瑞被我踢了个正着,似乎也有些生气了:“我想要的人,还没有要不到手的!林抒,你他妈的别给脸不要脸。”

    我踢翻了他面前的小几,熟练的骂了一句:“去你妈的!”

    唐瑞的脸上见了一道口子,这孙子见了血,竟然兴奋地笑了。

    他那笑就跟电视里的杀人狂魔似的,让人瞧着心冷。

    我转身要跑,可却被他扑倒在地,抓了回来。

    他根本不顾我的感受蛮横的驰骋着,像个酷爱攻城略地的疯子。

    地面冰冷,可面前的这个男人的身上滚烫。

    我疼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眼泪横流。

    我心里恨恨的,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他似乎还挺高兴的,反而低声笑起来,那些粗重的呼吸落在我的脸上,闷得我几乎窒息了。

    唐瑞不是我的情人,也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好习惯。一场只有他一个人欢愉的情事过后,他将我扔在了原地,自己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连扣子都系的一丝不苟。

    我躺在白色的地毯上,像一条离了水的鱼。

    唐瑞转过头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可是他的视线停留在白色绒毛地毯上的那一些红色的血迹上时明显一愣,看着我还在流眼泪的脸,像是被雷劈了似的。

    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儿来,将他的西装盖在了我的身上,默默的穿好了衣服出了门。

    临走的时候,唐瑞回头看了我一眼,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我的身上像是被一辆卡车碾过一样,累,酸,涩,不想再动一下。

    门突然被人打开,带我的妈咪沈姐走进了将我扶到沙发上给我倒了一杯水,她似乎也很为难,好言劝我:“小抒,我知道你不是出来卖身的,可是唐总要你……谁敢说个不字?你别怪你沈姐,我不敢进来,也不敢管这个事儿。在咱们这儿,没人惹得起这个祖宗……”

    我垂着头,没力气说话,可是心里却跟明镜儿似得。

    我当然知道唐瑞是谁了。

    他是唐氏集团的总裁,还是我继妹最爱的男人。

    哦对了,之前听说两个月前的31号他们已经订婚了。

    就在我出狱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