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被室友涮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1:30本章字数:1112字

    1

    2010年我考上大学,大一新生入学。

    就算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大一开学后两个月,十一月份,那天下午上的是一堂大课,好像是请的哪个著名大学的教授来讲易经八卦的,简直就是催眠大师。

    快下课的时候,我室友雪儿戳了戳我的胳膊,问我能不能把我电话和QQ给别人。

    我就问,给谁?

    她说是她男朋友哥们,在空间上看见寝室聚餐时候的照片,问她要。

    我想了想也没什么,就同意了。

    这个X渣男叫虞泽端,算是雪儿和他男朋友磊子牵的红线。

    后来我一直在想,雪儿和磊子两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虞泽端是什么人,如果知道的话还会不会介绍给我,我还会不会动心。

    雪儿给我看了虞泽端的照片,说他有钱是某外企公司的总经理,父母是哪个部门的XX长,关键是长得帅啊对于外貌协会的就是福音。

    我当时就笑了,你把他夸的这么天花乱坠磊子知道么。

    雪儿说,你敢告诉磊子,我就跟你友尽了。

    第二天雪儿说他男朋友磊子请吃火锅,寝室都去。

    我寝室里是四个人——我雪儿佳茵温温,我和雪儿是文学系的,佳茵是音乐系的,温温是学土木工程的。

    雪儿的男朋友磊子和温温一个班,课炒鸡多,还有什么测量画图,对于我和雪儿这种文科生就碉堡了。

    约好了在海底捞见面,进去了之后雪儿我俩先点了一桌子菜两盘牛羊肉,又要了三瓶雪啤,结果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等到人。

    我对雪儿说,要不改天吧,我快饿死了。

    雪儿说让我等着,她去班里找磊子和温温。

    等雪儿走了之后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就给佳茵打了个电话问晚上吃火锅这事儿,结果佳茵那边接通了之后竟然说不知道啊,雪儿没告诉她。

    然后我又给温温打电话,温温手机停机。

    我给雪儿打电话,直接没人接。

    说实话,那时候我非常生气,被室友这样摆了一道,现在身上只有十块钱却点了一桌子的菜和肉,我有点期冀地把服务员叫过来,问是不是刚才那个女的把账结果了,服务员到收银台去问了问说没结。

    我说哦。

    其实我心里卧槽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去。

    服务员对我说我鸳鸯锅好了可以上了。

    我立刻炸毛了说,声音几乎破音,不要上了。

    服务员吓了一跳问我那什么时候上。

    我厚着脸皮问能不能退。

    当时我的原则就是能省一块钱是一块钱,再说了海底捞的锅底也真不便宜。

    服务员说可以,但是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我满桌子的生肉生菜,跟一边的服务员去嘀嘀咕咕去了。

    这时候八点多了,海底捞人开始多了,人家桌上的都热气腾腾的,就我这挺冷清,还一桌子生肉。

    我给雪儿打电话她也不接,就低着头给她发短信:赶紧送钱来,我就不计较你这么涮我了,要不咱俩就真友尽了。

    我刚编辑完还没发,对座就坐了个人,特自觉地叫服务员,可以上锅了。

    我抬头看了这人一眼,这男人西装革履,戴着一副眼镜,我就觉得在哪见过有点眼熟。

    他见我抬头冲我笑了笑,说,桑柯?你照片没你本人好看。

    我问,您哪位?

    他说,你好,桑桑,我是虞泽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