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凌晨四点公交车

    更新时间:2018-08-07 22:06:14本章字数:2227字

    三天前,在表姐的介绍下我找到一份工作,酬劳很高的工作。

    但有时候酬劳总是跟工作难度成正比,而我所应聘的职业则是火葬场里的烧炉工,要是还不懂的话我可以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尸体火化员。

    所以我想先说一句,大学里学习的时候能学则学,不要像我似的,找不到工作却回来赚死人的钱,每晚对着阴森森的尸体,灰色的骨粉,即便赚的钱再多也总觉得恐怖无比,甚至会无端端的……送命!

    不要觉得不相信,事实上在我跟表姐面试完毕回到家里,第二天一早前去上班的路上,就已经出事了,事情就是这般离奇。

    但凡是正规点儿的火葬场大概都是早6点开门进尸,加之我又是第一天上班,所以必须要好好表现,因而这天大概4点多我就起来了,准备给场长留个好印象。

    从我们家到火葬场需要坐一小时的车,本来这天时间也算的好好的,隔壁老王家儿子早上去赶货,我正好坐他的车,可这家伙不知道咋整的昨晚多喝了两杯还没回家,眼看这就要误点。

    我大清早冻得直哆嗦,挎着肩膀忍着一身冰凉,心想:十字路口卖油条的保不齐也开了,喝碗豆腐脑、再吃根油条先等车吧,狗日的办事还是自个儿靠谱些。

    还正想着呢,前面路口一辆老旧的公交车一晃而过,硕大的车灯在漆黑路面上留下一道光影,咣当一声拖得死长的老式刹车声停靠在站牌边。

    我倒挺纳闷儿,现在4点20,这谁家公交车为了挣钱居然还这么拼命?

    管他的呢,只要自己上班不迟到不就行了吗!

    我赶紧冲那边吆喝几声,同时展开百米冲刺:“师父等等,后面还有人!”

    凌晨黑漆漆的,路两边竟没有一家生意,那车停在那儿好像在等人似的,没有要走的意思。一阵尿意憋上来,我转头看着那车,准备先解决解决问题。

    哗哗哗的声音忽然消失,我下意识回头,自己明明还在尿呢,可咋听不见声音?

    一道冷风吹起街面上灰尘,在地上打着旋儿,我猛然抬头,只见跟前站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无声无息的出现吓得我差点叫出来。

    女孩很漂亮,她的脸上画着浓浓的妆,因而黑漆漆的这么看起来,给人感觉像个惨白妖精似的,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尿在人家鞋子上了。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不好意思啊。”对方的脸上显得很是面无表情,不知道是因为厌恶还是不想理我,径直扔下我一人,上了那辆公交车。

    我顿觉尴尬,这种事情发生在我一个大男人身上,最要命的却是我现在也要赶车,到底上还是不上呢?一想到那个姑娘,但再想到那份工作……

    得!

    我咬牙跺脚踏上车,面无表情的司机一关车门,车辆咣当咣当抖动着缓缓朝前驶去……

    整个车子里空荡荡的,只坐着四五个脸色惨白的人,那个女孩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这个方向,我下意识打了声招呼:“哈哈,今天怪冷的哈,赶车冻的脸都发白了。”

    没有人理我,那些坐在车上的人身体笔直,坐在那儿甚至我生出一种错觉,它们好像都不眨眼,像是被绑在车座儿上似的。

    离站后车灯在这一刻熄灭,整个公交车里黑漆漆的看不太清楚,只有老旧的车门咣当咣当发出响声,我一屁股蹲下去,忽然感觉不稳,这一坐直接把整个车座儿都坐茬劈了。

    这一弄使我更加尴尬,本以为司机会骂我,本地人的脾气都比较直爆,但司机依旧坐在那儿,就像个傀儡一样,除了双手掌握方向盘外,似乎身体紧绷也不动一下。

    整个车里给人的感觉就一个字——冷!

    不止是气氛上的冷,车窗里嗡嗡的声音似乎是开着空调的,但周围的温度给我的感觉似乎更加冰冷,不经意间连我自己都开始猛搓起手来,远远的看见那四五个人影依旧坐的笔直,一动不动。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脑子里冒出个奇怪想法,总感觉车里弥漫着一股死亡气机,仿佛这里面坐着的都是死人似的。

    可电影里那些桥段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我又是个无神论者,更是不信这些。

    只是这四周氛围实在让人觉得压抑,我只觉得屁股底下这座儿似乎又不结实了,为防尴尬,赶忙往前又挪了几步,车子一个不稳把我一甩,直接冲到那个漂亮女生身边。

    一时间我被惯性甩到她怀里,直接趴在她脸上猛亲了一下,我赶紧别过头去,紧张的道歉:“对,对不起啊!刚才还……”

    “砰”的一声!突然间我的心脏开始跳动起来,没有任何征兆的,她忽然牵住我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我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吓的身体一抖。女孩的手并不如常人一样温热,反而冰冷的出奇,让我生出几分不适出来。

    一股刺鼻的味道缓缓从后面传来,那股味道真的很恶心,恶心的我都想站起来呵斥一句,不知道后面在干嘛,味道腥臭腥臭的,不知道在搞什么玩意儿。

    “嘎嘣……咯蹦……”

    刺耳的咀嚼声加上那阵恶臭,尤其回响在空荡荡的车里,早已令我无法平静,我愤怒的想着:司机怎么也不管管呢?

    “嘎嘣……嘎嘣。”声音再次传过来,仿佛那人还拿鼻子在空气中猛嗅着什么,似乎吃的那玩意儿很香似的,那家伙随手把后面东西一丢,打在我腿上。

    好像是块骨头,要是你身上被丢一块别人刚啃过的骨头,心情会怎么样?而且味道还这么臭!

    我愤怒的站起来,刚要发作,忽然身边的女生一把拉住我往车门方向就走,她鞋跟在车厢内敲了三下,面前“咣当”一声,门忽然开了,外面阴惨惨的风猛地吹出来,我只觉得一股巨力把我从车厢上推了下来。

    背后一个冷飕飕的声音突兀的杵在我脖子上:“我会来找你的……”

    我莫名打了个寒颤,回头再一望,那辆车竟连车灯都没开,缓缓消失在前面的路道上,身影很快就被层层大雾遮住,而一边的站牌上写着“火葬场由此往前500米”。

    “火葬场这里阴森森的,啥时候也有车站了?”我莫名其妙回头望了一眼,三岔路口上天依旧没亮,表上的时间显示才五点整。

    怎么这么早?我下意识瞅瞅周围,正准备先去火葬场,可背后的恶臭却让人无法忍受,循着味道我看向自己左腿,刹那间脸色大变!

    “怎么会……啊!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