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一击必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5本章字数:2082字

    “呔!”

    凌宇手掌合拢,将那长鞭紧握,一声大喝中,手腕抖动。如同一条金色灵蛇,长鞭在他的控制之下似乎是有了灵性,在空中如同一道金色的闪电,舞动、盘绕,狠狠挥扫而出!

    “什么?”蓝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在惊讶中根本再来不及换招,只能在眨眼的瞬间里一咬牙,全力以这一招与那金色长鞭对抗。

    火焰在拳头上如同流星闪烁着耀眼的光,带着灼热的浪飞驰而来;金色长鞭闪耀着帝皇一般的尊贵金色,在空中闪电飞射。当二者在空中突然撞击在一起时,爆发出一声令人身体颤抖的巨响,实力稍弱些的士兵们在那一刹里忍不住闭上了眼,捂住了耳朵。

    在那一撞之间,金色长鞭仿佛利刃一般,狠狠地斩入了火焰之中,令能量状态的火焰如同实质一般被快速地分开,而那一抹惊心动魄的金色,则轻易地掠过了蓝争的身体。

    一瞬间,两人就在空中交错分开,彼此稳稳站定。

    一道微风,轻轻从格斗场中拂过,吹在人们的身上,连一片衣角也不能掀起。

    然而在这风中,蓝争的身体却剧烈地一颤,仿佛禁受不住这一丝风力。他颤抖着,缓缓地转过身来,瞪视着凌宇,瞪视着他手中那一条金甲鞭。

    “魂器?怎么可能?这……”他怔怔地自语。

    “没什么不可能。”凌宇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这个一直不遗余力打压自己的家伙,声音异常冰冷。“介绍一下吧,这是我在驻守坟山守城时,经历那次兽潮而意外得到的礼物,魂器。我将它命名为金甲鞭。”

    然后,他缓步向前,来到近处,冲着蓝争微微一笑,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低语:“你以为那次能害死我,却反而送给我这么一份大礼。蓝争,你听说过作茧自缚和自作自受这两个词吗?对了,我们的先祖不是还有这么一句俗语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

    “你!”蓝争涨红了脸,愤怒地瞪着凌宇,手举了起来,似乎想向凌宇发出致命的一击。

    但这一击,终究是不能完成了。他的眼睛在瞬间突然瞪得滚圆,所有的精力仿佛化成了这一道凌厉的眼神,向外放射着。然后在转瞬之间,那光就黯淡了下来,如同残火被一阵狂风突然吹灭。

    他的身子再抖了一下,然后轰然倒下。

    随着一阵惊呼,所有观看比武的战士们都站了起来。

    不光是他们,连几位统领也全都瞪大了眼,呼地一下站了起来。

    没人能想到这是种结局,连谭峰也没想到。

    凌宇是强大的超级天才,但问题是,他面对的是星力值高他9点的、久经战场的统领,而且是拥有特殊战斗星纹的强者。

    只一击!

    只是魂器出手的一击,就将蓝争击倒了?

    没人敢相信。

    “军医!”方铭站了起来,不过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什么震惊与错愕,只是从他的眼神中能读到一丝欣慰与喜悦。他大声叫着:“军医,立刻救治蓝争统领!”

    没人注意到,早有军医悄悄来到了格斗场一角,此刻在得到军团长命令后,他们立刻飞奔过来,对蓝争进行急救。

    “怎么会这样?”纷乱的议论一起四起,尤其是在蓝争的第三编队观战士兵之中。在他们心中,凌宇虽然是超级新星,但在蓝争这个火神一样的统领面前,绝没有什么胜算。

    但现在,他不但胜了,而且是将蓝争完全击败。

    这时,军医们站了起来,冲着方铭摇了摇头。

    “肃静!”方铭大吼一声,声音盖过了所有士兵们的议论,沸腾的格斗场一下又肃静了下来。

    “蓝争统领怎么样?”方铭大声问军医。

    为首的军医摇了摇头:“他的体表虽然没有什么大的伤,但内脏……内脏受损非常严重,人已经……已经死亡。”

    惊呼与议论声再次沸腾了起来,整个格斗场炸开了锅一般地乱响着,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连统领们也呆住了。

    “这怎么可能?”第四统领李朴失声惊呼,“蓝争竟然被凌宇一招击杀?”

    “真的死了?”朱元微微颤抖着。这件事超乎他的想象,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谭峰也在颤抖着,不过那是因为激动。他把目光转向方铭,看到的是淡定的表情,和隐带得意的目光。这一瞬间里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当自己在会议时想要说出凌宇得到魂器的情况时,方铭会出言打断他的话。

    这种得意,是计划成功的标志,也就是说,方铭在知道了凌宇得到魂器后,已经决定了要借凌宇之手除掉蓝争。

    蓝争这种捣乱分子太碍眼了,但谁都对他无可奈何,方铭更是虽想除之而后快,但却根本找不到机会。

    凌宇是一个新兵,而且是一个天才,借他之手除掉蓝争,简直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

    星力值88的强者,和星力值79的新战士比武,然后在公平比武中被击杀,这种事,谁能挑得出毛病?

    而且这个新战士还是一个超级天才,就算军区上头震怒,也要考虑一下,是拉拢一个新生的天才战士重要,还是维护一个已经死亡的镇级军团统领重要?

    “肃静!”方铭任由众人议论着、惊呼着,在几分钟之后,才再次发出大吼,压住了全场的声音。

    “这次比武的结果很令人心痛。”他高声说着,“但既然是比武,就难免有人受伤。归根到底,凌宇只不过是一个入伍不久的新兵,蓝争在比武之中竟然使用自己最强的怒焰拳,实在是有点过分。在这种情况下,凌宇为了自保而出重手,也在情理之中。但不论如何,我们都失去了一位统领,这对军团来说是巨大的损失。凌宇于理可宥,但于情难饶!”

    这话一出口,谭峰不由吓了一跳:怎么,还要处罚?

    “我决定。”方铭大声说,“扣除凌宇半年的军薪,以作惩戒!”

    呼……谭峰长出了一口气。半年的军薪啊,不算什么。再说表面上说是扣除,实际上高级军官的薪水都是直接打进个人账户里,扣没扣别人哪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