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屠狗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7本章字数:2084字

    “果然是你。”凌宇说,“方才我发现袭击者中有两个星力100的强者,一个强些的自然是詹缘,另一个弱些的,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出会是谁。”

    “我错了!”贾石身子颤抖着,做出了谁也想不到的举动。他竟然一下跪倒在凌宇的面前,痛哭流涕地叫着。

    “我……我其实并不想的,可是詹缘非逼我和他一起来。我之前是不好,挑拨汉川学院和你作对,可那也是詹缘指使我的啊!您已经成了伟大的掌纹者,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就放过……”

    就在话还没完全说完的时候,贾石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意,手中星力凝成了利刃,向着凌宇的小腹狠狠刺去。

    “小心!”韩初和齐琳几乎同时惊叫。

    凌宇冷眼看着贾石,却并没有躲闪。

    贾石的利刃,狠狠地刺在凌宇的腹部,只是刺破了凌宇的皮甲而已。

    贾石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星力利刃与凌宇腹部接触处,他不能相信凭自己酝酿以久的全力一击,连对方的皮层都无法刺破。

    “啊!”惊恐令贾石几乎疯狂,他猛地一个转身,星力在脚下爆发,人向着远方亡命奔逃。

    但他突然看到,在自己的前路上有一个人正缓缓地对着自己抬起手,一道金色长鞭,急速扭曲刺来。

    “不!”他狂叫着,再次转身逃向另一个方向,但才起步,就感觉身体剧烈地一震,他惊恐地低下头看着胸口。

    那里有一个大洞,有恐怖的力量,已经进入他的身体,在肆虐。贾石感觉到全身冰冷,感觉到生命在流逝。他拼命地想将它抓住,但手还没伸出,人就已经跌倒在地。

    “还真是和屠狗一般轻松!”凌宇收回金甲鞭,看都没看贾石的尸体一眼,而是快速地回到同伴们的身边。此时的他简直就像一阵风,众人只是觉得看到了一个幻影一闪,他就已经到了近前。

    “掌纹者?真的是掌纹者?”韩初怔怔地看着凌宇,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反复问这么个问题。

    “是的。”凌宇笑了笑。“我做过许多次成功的梦,但没有一次中曾想到,突破会是这样的容易。”

    “容易?你说容易?”韩初呆住了,“怎么可能容易!那是多少的心血,多少的苦练,多少的机遇,多少的智慧,多少的……”

    “好像也没多少。”凌宇尴尬地咧了咧嘴,转向齐琳:“大家都怎么样?有没有伤亡?”

    “没人阵亡。”齐琳怔怔地看着凌宇忘了回答,她身边一脸激动的小队长急忙向着凌宇敬礼回答。“不过基本上全体兄弟都带了伤。”

    “抱歉。”凌宇说。

    “不敢!”小队长激动地又敬了个礼。

    激动的不止他一个,随队的所有成员,此刻都激动得不得了。掌纹者是什么样的人物?那是可以决定一县命运的超级强者,整个团风中也不过只有两人,还都是高层的决策者,他们平时哪有机会一见?

    如今竟然能和一位掌纹者说话,更见证了他从星纹战士突破为掌纹者的过程,这简直是天大的荣耀。每个人都忍不住想,当自己对女朋友说,自己曾为某位掌纹者当过近卫时;当自己老了抱着孙子讲当年曾给某个掌纹者当近身护卫时;当自己回到家乡,对父亲讲,自己曾为某位掌纹者当过近卫时,他们会露出多么崇敬和激动的表情。

    想想就觉得激动兴奋。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走吧。”凌宇说。

    “明白!”齐琳这时才缓过神来,急忙让近卫中会开车的到前边开车,然后和凌宇一起钻进了车里。车子很快发动,疾驰而去。

    一路上,大家都沉默着,但每个人都目光炯炯地看着凌宇,那眼神中除了崇敬就是兴奋,搞得凌宇很不好意思,想了半天想出个话题缓解这种尴尬的沉默。

    “这帮家伙心思还是不够,应该把车上的能源都截取,让咱们彻底逃不掉才对。”

    “哪还用这种招术。”韩初笑着说,“他们出动了两位星力100的高手,怎么算都是吃定了我们,自然不会想这种后招了。”

    “所以人不能太自大了。”凌宇点头,也算是提醒自己。

    “没错,没错。”韩初点头应和。

    然后就又没声了,气氛依旧尴尬。凌宇也没有办法,干脆闭目养神,结果这样一来,车里人连个大气也不敢喘了,像生怕打扰到他休息一样。

    不就是变成掌纹者了吗?至于吗……凌宇在心里苦笑。

    他自己不觉得如何,但在别人心中可不是这样想。要知道掌纹者的身份和地位,以及强大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星纹战士,可以说那已经是质的飞跃。从此超然于茫茫人海之中,再不是凡人能企及的存在。

    一路无事,车子很快进入团风,一行人就在团风边界一个军事基地住了一天,等伤者得到救治后,第二天才动身。

    要上飞机时,驾驶员恭敬地向着凌宇敬了个礼:“凌宇长官,我们齐军团长要我问您一声:是否还要与他见面?”

    “当然要见面了。”凌宇愕然。

    “是这样的。”驾驶员急忙解释,“齐军团长人现在已经不在军团中,而是在团风要塞。他想问问您,我团风学院的郑工院长想要与您会面,不知您是否方便。”

    “我……我把你已经成为掌纹者的事告诉我爸了。”齐琳有点担心地在旁边低声说,“昨天停下时打的。你不会怪我多嘴吧?”

    “没事的,这种事早晚别人都会知道。”凌宇淡淡一笑,转向韩初。“韩主任,您看……”

    “这个完全由您自己作主。反正团风和我县一直交好,您和他们高层来往,不会引起误会的。”韩初笑着说。凌宇注意到他竟然用了敬语,不由微微一怔,但随即想明白了。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时代,成为了掌纹者,就意味着将平步青云。他已经成了和院长李正凯及黄陂要塞司令地位相当的人物,而韩初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学院教导主任,说话自然要倍加小心。

    在心中微微感叹后,凌宇一点头:“多认识一位朋友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