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 名誉院长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8本章字数:2064字

    “郑工这家伙,一直想要夺取我的位置。”秦飞说,“你既然认识齐贞丰,就应该对郑工这家伙有所了解了。”

    “他并没对我多说什么。”凌宇说,“但至少我了解到,郑工是个喜欢听马屁经的人。而且他提拔起来的贾石是个什么德性,我也已经见识过了。这样的人人品如何,可以想象。”

    “他的实力远不如我。”秦飞说,“想要攀登强者的巅峰,更是想也不用想了。所以他干脆就放弃了,转而热衷于权力、地位和凡人的物质享受。我为了县级要塞的大局,一直也没理他,反正那些东西并不是我所追求的。但没想到他得寸进尺,竟然想要加害于我。”

    “我说我们院长怎么突然离开,又没交待去了哪里。”凌宇一笑,“原来是帮你做这件大事来了。”

    “郑工虽然不如我,但也差不了多少。”秦飞说,“而且击杀掌纹者这种事,绝对要确保万无一失,否则,就算我再强,也可能失去全县民众的支持。虽然我并不在乎这些权力,但拥有这权力就能拥有不受任何干扰,专心提升力量的环境。”

    “李正凯院长已经回去了吧?”凌宇问。

    “是的。”秦飞说。“他也好,罗绝也好,都答应帮我保密。”

    “我也会的。”凌宇一笑。

    两大支柱倒了一根,这对团风县有怎样的影响,不问可知。

    “在李正凯走之前,我和罗绝通过话了。”秦飞看着凌宇,“那时我已经接到了齐贞丰的通知,知道了黄陂县又出了你这么一位掌纹者。我和罗绝商量了一下,罗绝答应了我一件事,但这件事,他和我都说了不算,最终还要由你点头才算。”

    “不会是让我……出任你们团风学院的院长吧?”凌宇说。

    “差不多。”秦飞笑了,“不过并不是直接出任,而是当名誉院长。这样一来,团风县至少在名义上还有两位掌纹者坐镇,不会引起其它势力的觊觎,而你也不用被困在这里,被黄陂县的民众当成背叛者。”

    “李正凯院长和我们黄陂要塞司令都同意了?”凌宇问。

    “我知道你要途经我县,所以才先将你截下来,先与你见个面。”秦飞说,“具体的事,你可以回去后问罗绝和李正凯。如果你同意的话,那么只要打个电话过来就好,我将对外界公布这件事。另外说一下,作为名誉院长,你的年薪是12亿新币,我知道这并不多,但我的目的也只是借你这个‘掌纹者’的头衔而已,正常的话,应该不会有让你为我们团风上场拼杀的机会。”

    12亿?凌宇吓了一跳,好家伙,成了掌纹者后一年就能赚上12亿?这笔钱要怎么花才能花得完啊!

    但再一想,成为了掌纹者,就有希望成为一县的主宰,那又将是多少的收入?相比之下,12亿年薪也不算什么了。确实如秦飞所说,并不多。

    “如果你真的和李院长以及罗司令是朋友,那么这种事也没什么大不了。”凌宇想了想后说,“不过我还是要先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

    “这是应该的。”秦飞点头。“如果你能同意,那么我们两县间的关系就将更近一步。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凌宇点头:“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早点回去把这件事定下来,想必也是你想看到的。”

    “再会。”秦飞将手往额前一搭,敬了个不正式的军礼,凌宇也还以同样的礼节。

    “哦,对了。”在将走时,凌宇又转过头来。“在江夏县边境那边,团风学院的教导主任贾石和江夏学院的教导主任詹缘联手想杀我,结果被我杀了。我提前知会一声,免得日后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杀了就杀了吧。”秦飞说得轻描淡写。“一个小小的教导主任而已。星力100的人一抓一大把,少了一个再补一个就是了。你刚成为掌纹者,可能还不习惯把这些身外之事看淡,时间长了就好了。像这种事根本没必要拿出来对我说,对我说了反倒显得好像我境界不高似的。其实连县级要塞对我们来说,都不过是一个资源库,更何况是县级要塞机器中一个不起眼的小螺丝?”

    凌宇一时无言。他本以为这会是一件极严重的事,却不想对于秦飞来说,竟然是如此不值一提的事。

    那感觉就好像你对别人说:不好意思,我走路时不小心把你家院墙外的一株野草踩倒了时,别人冲着你摇头微笑连说这不算什么一样。

    掌纹者的世界……凌宇在心里嘀咕着,慢慢走了出去,秦飞将他送到门口就停往了脚步。

    “我知道这样很失礼,但在你答应前,郑工的死讯还不能传出去。”

    “我明白。”凌宇点了点头,自己走了出去。走廊中没有一个人,他凭着之前的记忆顺着原路来到一楼,进入了韩初休息的房间。这时韩初正和齐贞丰聊天,一见他进来,两人立时都站了起来,态度都十分恭敬。

    “谈完了?”齐贞丰问。

    “嗯。”凌宇一点头。“没别的事,我们就走了。回去后还有重要的事要与高层商量。”

    “好的,我这就安排战机。”齐贞丰一点头,笑了笑。“这次真的感谢您,如果不是您,我也无法恢复团风学院教导主任的职位。对了,小琳这孩子一直对我说,想到黄陂县去玩玩、见识见识,您能不能带着她?”

    “没问题,这次江夏之行她帮了我不少,现在倒是我回报她的时候了。”凌宇一点头,同时在心中感叹:连齐军团长也用上敬语了。人一成为掌纹者,一切就都变了啊。

    一阵意兴索然,本来想提出和齐贞丰互换魂器,但也没了兴致,也就这么算了。

    随即,凌宇和韩初,还有齐琳一起坐上了由一个战机大编队护送的客机,向着家乡黄陂县而去。

    一路上凌宇始终沉默不语,另两人也就不敢多说什么,这让凌宇觉得不大舒服,但又无法可想。

    强者,总是孤独的。他不由想到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