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章 黎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9本章字数:2128字

    “请您放心,方才我们已经做过全面的检查了!”管理机场的军官这时跑了过来,一边敬礼一边叫着。

    凌宇一笑,冲他竖了竖大拇指,缓缓关上了机舱盖。虽然对方已经那样说了,但凌宇还是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飞机全身,确认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后,才驾驶着这战机凌空而起,向着远方而去。

    “秦飞那边,恐怕又要热闹一番,太麻烦了。”凌宇叹了口气。

    一路无事,到达团风要塞时,天色已黑。在表明了身份后,一个飞行编队赶来迎接凌宇,并将他带到了团风要塞守备军团司令部。

    “我还以为你今晚会在新洲过夜。”在总司令部的一间会客室中,秦飞热情地迎接了凌宇,见面就先来了这么一句。

    “换成李正凯院长受这个罪了。”凌宇一笑。“我本来是要直接来这边的,但中途出了点问题。说来你可能会以为我是找借口,但事实确实就是,我的飞机半途坠毁了,我掉在了新洲县。”

    “哈哈!”秦飞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没事没事,我相信你。谁都有刚刚晋级的时候嘛,我那时闹的笑话不比你差,曾经将飞机中的磁能一下耗光,然后靠自己的星力飞了一阵,结果最后还是跳伞降落,在山区里头歇了好久才恢复星力,一路步行回到城里。”

    “看来我这事弄得还不算太可笑啊。”凌宇也乐了。

    “因祸得福嘛。”秦飞说,“新洲县的温宗书没少给你好处吧?”

    “那倒没有。”凌宇笑了,“只不过我觉得他人不错,比较投脾气,而我县也正好有意联合新洲县而已。”

    “罗绝之前就有过这个意思。”秦飞点了点头,“也曾私下和我说过。温宗书那小子是个好人,但性格太仁,太为普通民众着想有时也不全是好事,所以我觉得还是等他再成熟成熟再说。不过现在我县少了一位掌纹者,实力大跌,如果不及时拉个盟友出来,恐怕地位也会下降。你做得不错,时机正好,简直就是福将。真羡慕罗绝,有你这么一位副手。”

    凌宇一笑:“我这不也是给你来撑门面了吗?再说咱们三县联盟一结成,也是五位掌纹者的大集团,汉川和蔡门加在一起还比我们少一人,江夏也是如此。”

    “什么?”秦飞一怔,“汉川和蔡门加在一起还比我们少一人?难道……”

    “汉川现在只剩下两位掌纹者了。”凌宇淡淡说道,像在说一件平淡的小事。

    “怎么回事?”秦飞微微皱眉问。

    “之前曾有一伙盗贼,潜入黄陂学院盗窃。当时我还是位学员,在巡逻过程中和他们遭遇,亲眼见到他们杀了我数名同学,这个仇我一直记着。”凌宇说,“或许冥冥中自有天定吧,让我在新洲遇上空难,又碰上了这处盗贼团的人行凶。所以我管了一下闲事。”

    “是炎狼盗贼团?”秦飞问。

    “您猜得很准。”凌宇点头。

    “能让你重视的,也只有这个大家伙了。”秦飞说。“它的背后有一位掌纹者支持,曾有几支军团想要对付他们,结果却吃了大亏。而我们这些掌纹者自持身份,不愿多惹麻烦,所以一直是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他们不过分地触及我们的利益,就全由他。那家伙是汉川方面的人?”

    “血狂,张亭。”凌宇说。

    “汉川学院的副院长啊……”秦飞点头。“这次汉川可真是吃了大亏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跑到新洲生事,实在是太小看温宗书了。其实论实力,他可不如温宗书。是温宗书在关键时刻帮了你吧,所以你才答应与他结盟?”

    “不。”凌宇摇了摇头。

    秦飞看着凌宇,不知道他这个“不”是什么意思。

    “我是在击杀张亭后,遇上的温宗书。”凌宇实话实说。

    “你是说你一个人,杀掉了张亭?”秦飞的目光有点呆直。

    “就在昨天。”凌宇一点头,说着,揉了揉肚子。“一谈起这事,我才想起来这一天我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倒是有点饿了。”

    “你别急,我这就叫人准备饭。”秦飞有点手忙脚乱。凌宇带给他的这个消息太震撼了,他忍不住想:乖乖,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一个刚晋级不足一个月的新手,一个人杀了张亭这种老手?

    这是在开玩笑,还是他和温宗书商量好的说法?

    为了抬高他的身价吗?这样一来,靠着他与另两县结盟的温宗书,在表面上就会显得比较有面子,而如此一来,外人对黄陂县的评价也会变得更高。

    毕竟有这么一位超强的新人,可是相当有震撼力的事。

    想到这里,秦飞就释然了:不过是一种手段嘛!温宗书这家伙,一定是他杀了张亭,让凌宇领这个功,算了,先不点破吧,反正凌宇的身价抬高,对我县也有大好处。

    “汉川这次可亏大了。”秦飞笑了起来,“一县三位掌纹者,突然变成了两位,这下排名可能会被蔡门比下去也说不定,甄域那家伙一定要被气死了。”

    甄域,正是汉川的总司令。

    “咎由自取。”凌宇淡淡地说道。“不过我也算仁至义尽,还是让他入土为安了。”

    都是自己人,就不必老着玩这套把戏了吧?秦飞心里多少有点想笑,暗想:到底是年轻,越这么说越着痕迹啊!孩子。

    秦飞已经五十多岁,凌宇才不过十七岁,相比之下,秦飞叫他声孩子可真是太不为过了。

    但表面上,秦飞却不敢这么称呼,毕竟凌宇还是他的名誉院长,团风县的面子还得靠他来帮着撑一撑。

    正在这时,敲门声忽起,听上去比较急,秦飞一皱眉:“什么事?”

    “报告总司令!”门外响起熟悉的声音,秦飞听出来是自己的副官,于是命令他进来说话。

    副官进来后,冲着秦飞和凌宇敬了个礼,有点焦急地说:“江夏的副司令黎检到了。”

    “什么?”秦飞一皱眉,“他怎么突然跑到我们团风来了?”

    “这个……”副官看了看凌宇,不知是不是该说。

    “讲,凌院长可是咱们团风的名誉院长,又不是外人!”秦飞哼了一声。

    “说是带着弟子出来猎捕妖兽历练,正好经过这里,让您请顿饭吃。”副官有点尴尬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