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全都该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0本章字数:2107字

    如同一道疾风,一道残影,凌宇在城市的街道上飞奔而去,普通人只觉有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却看不清那是什么。许多人都以为自己大白天见了鬼,吓得不住捂着胸口念叨神佛保佑。

    片刻之后,凌宇已经顺着电子地图的指引,来到了马勾和黄中所住的酒店。望着这高达数十层的巍峨建筑,凌宇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在这家酒店第三十层的一个房间里,何丽丽正慢慢睁开眼睛,恢复清醒。

    刚一醒来,她看到的就是正在脱掉上衣的黄中,和慢慢解着扣子的马勾。两人此时都正对着她,露出邪恶的笑容。

    “你们……”她惊恐地坐了起来,却感觉身上一凉,低头一下,不由惊叫了起来。

    身上,那保护自己隐私的衣物已经一件不剩,雪白动人的身体如同新生婴儿一样呈现在两个混蛋的面前,毫无遮挡。

    “你们要干什么?”几乎是一种本能,她立刻蜷起身子,挡住自己的隐私部位,瑟瑟颤抖着缩到床角上,惊恐地叫着。

    “明知故问。”马勾慢慢地脱掉了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你说我们要干什么?我师弟不早说了吗,骑你啊!”

    接着,两人就一起邪笑了起来。

    “别费话了,该做什么就快做什么吧。”这时,一个男人从盥洗室里走了出来,沾着水冒热气的湿发显示出他刚洗了个热水澡。此时,他裸着胸膛,只在下身围着一条浴巾,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何丽丽。

    “大师兄你先来。”马勾和黄中恭敬地退到了一边,邪笑着说。

    那正是汪仑。

    “你们不去洗洗?”汪仑问两人。

    “洗什么洗。”黄中邪笑着,“把老爷们儿的汗臭味搞到这雪白小姑娘的身上,那才叫征服咧!”

    “恶趣味。”汪仑冷哼了一声,转向了何丽丽,然后残酷地一笑。

    “小姑娘长得蛮漂亮嘛。”他说,“这次可以好好享受了一番了。别怪我们,要怪就怪凌宇那个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得罪我们江夏县的人。今天,我们就当着你们全学院人的面,好好抽他一记耳光,让你们都看个清楚,凌宇不过是个狗屁本事也没有的懦夫罢了。”

    何丽丽颤抖着,她意识到自己完了。她突然间下了狠心,把舌头往前一伸,用牙咬下去。

    她听说过,只要咬断舌头往下吞,喉咙中的软骨就会因剧痛而停止工作,所以舌头就会落入气管中阻塞呼吸引人死亡,也就是所谓的咬舌自尽。她虽然害怕痛苦,但她更怕被别人这样肆意羞辱。她听说过那些被黎检弟子糟蹋过的女人的悲惨情况,几乎没人能有勇气再活下去。

    与其被羞辱后死去,还不如现在就死,至少能落个清白。

    汪仑轻笑一声,一个闪身就凑到何丽丽跟前,死死掐住她的下巴。

    “我就喜欢大师哥这一招。”黄中邪笑着。

    凌宇冲入酒店,来到前台,不等服务员微笑向他问好,已经皱眉开口:“我是团风学院名誉院长凌宇。我要知道江夏县的黎检,或是他的弟子是不是住在这里。”

    “凌……凌院长好!”前台的几个服务员也立时认出了他,激动地差点不会说话。

    “请快帮我查!”凌宇焦急地说。

    “是、是!”服务员急忙点头,到电脑前去查了。

    凌宇不由一皱眉。

    看来黎检等人,是故意隐瞒了身份进来的,不然的话,服务员一定对他们印象深刻。如果让服务员这么查下去,恐怕查到明天早上也不会有结果。凌宇一皱眉,当即立断,将超感应的力量发挥了出来。

    立刻,以他为中心,直径六百米的一个感应领域便出现在他脑海中。

    酒店第一层高六米,其余每层楼高四米,三十层,也不过就是一百多米。而凌宇的感应半径有三百米。

    立刻,他就发现了在三十层那个房间里正发生的事,虽然他并不认识何丽丽,但汪仑等三人他却认得。“眼”见到何丽丽就要被三人欺侮,他眼中不由冒出火来,猛地一下如闪电一般冲入了楼梯间,向着三十层疾奔而去。

    只转眼之间,他就已经到达了第二十八层,正要再向上去时,一股强大的威压却立时笼罩了整个二十八层,并向着他压了过来。

    掌纹者?他冷哼了一声。是黎检吧,身为尊贵的强者,却做出这种无耻之极的事来,你也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但我现在没时间理你!

    “想逃吗?”一声冷哼传来,黎检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二十八层中,接着快速地来到楼梯间,挡在凌宇面前。

    “没想到你竟然来了。”黎检看着凌宇,冷冷地笑了起来。“有胆色!”

    “让开。”凌宇看着黎检,语声冰冷。

    “你一个小小的黄陂县副司令,敢对我这么说话?”黎检眼睛里泛出了寒光。

    “就算是罗绝那家伙,见了我也要恭恭敬敬!我的弟子在这六县之中,更是可以横着走。你竟然敢打伤他们,这明显就是在打我的脸!今天本来只是让你在团风学院的人面前丢个脸,没想到你意气用事地竟然还真来了。好,那么,你这条命就交给我吧,算是为我徒弟的伤做个赔偿!”

    凌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笑了:“黎检,你听好,今天我要当着你的面,把你这三个心爱的弟子全废了,然后,我会杀了你。”

    “好胆子!”黎检眼中露出了浓烈的杀机,突然间向着凌宇一掌推去。

    浓烈的火焰瞬间燃起,整个楼梯间里的温度骤然提升,装饰用的壁灯上的蜡烛,立时融化。

    此时,凌宇脑海中的感应影像中,令人愤怒的一幕正在发生。

    汪仑竟然将何丽丽四脚八叉的,呈一个大字型绑在床上。

    “不!”她惊恐地叫着,剧烈地挣扎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声。

    “叫什么叫?一会儿你得可劲的叫。”马勾冷笑。

    “马上我大师哥会带着你表演我最爱看的。”黄中邪笑着,“他会在你身上,标记下永恒的烙印,哈哈!”

    说着,和马勾两人一起狂笑起来。

    全都该死!

    凌宇的眼里闪过红光,突然一个闪身沈开了黎检一掌,人如幻影般向着三十楼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