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二章 田森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0本章字数:2197字

    受过马勾等人之害的,不止是团风一县,包括江夏县在内的六县民众,都曾被这三个混蛋伤害过。许多人坐在电视机前,就忍不住想起了过去,在痛苦中,又有了一丝快慰。

    那些混蛋终于是死了!

    而等到看凌宇将他们两人的腿踢断,几乎所有看电视的人都站在电视前振臂欢呼起来。

    “好样的,凌宇院长是好样的!”无数人在电视机前大吼着。

    记者会现场江夏的媒体人,方才他们进来时,还趾高气昂,一副我光临你个小县的记者会,是给你们面子,你们自然也得给我们相当的尊敬的架势。但到了现在,看到这一幕生动的影像,他们都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而其他五县媒体人,则向他们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我们的名誉院长凌宇,只是小小的惩治了他们。”秦飞在录像放远后说,“对于他们上的恶行来说,这已经很轻了。但没想到他们不但不知悔改,还变本加厉!”

    说着,再一挥手。

    又一队人走了出来,是团风学院的学员和导师、主任们,其中有被马勾和黄中打伤的男学员,有经历了那一次惊心动魄事件的女学员,还有带着伤的何坤。

    本来秦飞是要让何丽丽这个当事人也来的,但遭到了凌宇的反对。

    “一个女孩在这种时候因为这种事情被天下人知晓,你让她后半生怎么过?”凌宇当时皱眉否定,秦飞也就点头同意了。

    而这一消息传到团风学院众人耳中时,却更加重了他们对凌宇的尊敬。如果说之前的崇敬是因为他的力量,那么现在,团风学院的老师和学员们,则是对凌宇伟大品格的敬仰。

    不自觉间,凌宇已经做到了以德服人。这结局,是想通过这种卑鄙手段让凌宇闹个灰头土脸的汪仑,做梦也想不到的。

    “由我来说明吧。”齐贞丰也在这群人中,他站到前排,将那天发生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我们能证明。”受伤的男学员站了起来,用自己的伤势向所有人宣告着马勾和黄中的迎来罪行。

    “如果不是凌院长,我的女儿就完了。”何坤带着伤,多少有些乏力地对着镜头说道。作为当事者,他怀着满腔的悲愤,和一满心的感激,将他的经历讲了一遍。

    那愤怒的表情和激动的泪水,引来无数人的同情,也不由让团风的民众更加愤怒。连我们的强者高官都是如此,这些江夏混蛋对我们这些平民动手又算得了什么?

    而更多人则是松了一口气,还好凌宇院长将他们都杀了,不然的话,这样的混蛋来到我们县级要塞,说不定就祸害到我头上了呢!

    铁证如山,所有的媒体都成了忠实的记录者。

    江夏媒体人的脸色越发地阴沉难看了。

    “黎检毕竟是我县的访客,是贵宾。”秦飞示意众人退下后,对着诸多媒体镜头说。“不过,虽然团风是个热情好客的县级要塞,但我欢迎的是真正的客人,而不是这样自持强者身份,而到处为非作歹为害人类的渣子!因此,我要在第一时间向江城军区,乃至全华夏通报这件事,让所有人都知道是非曲直的真相!”

    秦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苦笑一声:“这也是无奈之举啊。各位都知道,江夏县的势力之强,在六县中无出其右,我们如果不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只怕有些人就要借题发挥,明明是自己无耻在先,却反要向我们兴师问罪了!”

    “没错,团风这也是无奈之举啊!”电视机前不少观众,都缓缓点头。

    “混帐!”却也有人愤怒地吼一声,将面前的桌子直接拍得粉碎。

    那是一个眼睛极大的方脸男人,年龄接近五十,身体健壮如牛。此刻,这人正坐在江夏县总司令部一间大会议室中,瞪圆了眼睛冲着幻光屏咬牙。

    “老黎竟然死了?竟然死了!”他怒吼着,“混蛋的狗屁团风,混蛋的狗屁凌宇,我要将他们全都撕碎了喂狗,喂狗!”

    “冷静些,田森。”在他旁边的大椅上,端坐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老者头发花白,身材清瘦,但眉宇间流露出的是狮子般的威严。他冰冷的目光盯住幻光屏,沉声说:“事情来得有些意外,但又在意料之中。”

    “什么意思?”方脸男人转向他,眼睛喷火。

    “照黎检那套搞法,早晚会出事。”老者冷冷地说道。“作为凡人中的神,作为强大的掌纹者,他有资格在凡人之中胡作非为,即使屠杀掉一个小镇的人,也自然会有人帮他掩盖。但他的弟子不可以,他们不过也是凡人中的一员,他们没有任何凌驾于凡人之上的权力,任何一位掌纹者,也没有替他们掩盖过失的责任。黎检纵容他们,其实是在害他们,也在害自己。终有一天,他们的自大触及了掌纹者的尊严时,就会招来真正的毁灭。”

    “奎老,别讲大道理了。”方脸汉子哼了一声,“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说眼前吧。好,那三个不成器的东西死就死了没人心疼,也没人会为了他们触犯掌纹者的尊严。但是,问题是现在老黎死了!我们江夏县的副司令死了!就这么白死了?”

    “当然不!”老者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机。“强者是有尊严的,所以任何冒犯江夏尊严的人,也都必须死!”

    “就等你这句话!”方脸汉子呼地一下站了起来,“那么还等什么?现在就下令,全军总动员,向团风开战!”

    “等等!”老者一摆手,“这事情有点不简单。这个凌宇我们都听说过,他成为掌纹者才不过一个月,怎么这么厉害,能杀得了黎检?这件事不搞清了就贸然动手,恐怕要被动。”

    就在这时,老者突然一皱眉,因为他从电视中听到了一条令他惊讶的消息。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秦飞在电视中说,“多谢各县媒体对此次记者会的直播,相信六县民众对这件事,都会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对了,作为答谢,我在这里公布另一个重要的新闻,欢迎到时各县媒体继续来报道。”

    “在一周后,黄陂、团风和新洲三县,将在我县举行结盟仪式,那之后,我们三县将结成同盟,共同进退。谢谢!”

    “结成同盟?”方脸汉子瞪大了眼,“他娘的,这三县是想要反了天是怎么着?这不就是明着要和咱们江夏对着干吗?反了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