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一章 格斗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0本章字数:2085字

    “这是小区内的规矩,还是你们馆长的规矩?”凌宇冷冷地问。

    “是馆长……”工作人员擦了把汗,低声说。

    “那把妖核给我吧。”凌宇冷冷地哼了一声,伸出手去。工作人员没敢再说什么,乖乖地将装有妖核的提箱递给了凌宇,然后退了出去。

    凌宇也没多想,从箱中取出了妖核后,来到那台大型熔炼器前,看清了它各部分的结构后,将储物柜打开,将妖核都放了进去。

    来到控制台前,看到了前所未见的意识操作系统控制器,凌宇不由一笑,轻轻将手掌贴了上去,将星力缓缓地输入其中。

    刹那间,一种奇妙的感觉传遍他全身,在几秒钟之后,他就感觉自己身上多出了一部分,那就是这台大型的熔炼器。

    熔炼器的所有部分,此刻都仿佛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意志指挥,比起操作方才那种熔炼器,难易程度简直是天上地下。

    太棒了!他不由兴奋地在心中叫了一声好,然后像运动自己的手臂一样,控制着那十几只针头做出了时而快如闪电、时而缓慢稳定的完美运动。

    好,有了这样的利器,熔炼将会变得更加简单轻松。凌宇压下了兴奋之情,打开了储物柜,正要取出一枚妖核开始熔炼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那声音中充满了一种杀机,让人听起来感觉很不舒服。凌宇不由微微皱眉,松开了手转过了身来。

    在门口,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微微低着头,用一对放射着凶悍之光的眼睛盯着他看。

    “很明显,我正准备熔炼星液。”凌宇看着对方,目光透出冰冷。

    同时也在心中责备自己:高兴过头了,连警惕心也没有了吗?让人直接来到背后这么近的地方竟然还没有察觉,如果是在危险的地方不就死定了?凌宇啊,你今后一定要牢记今日之事,要引以为戒!

    “谁允许你进来的?”对方冷冷地问。

    “预备军团长小区内的公共设施,是属于所有人的,并不是哪一位专属。”凌宇缓缓回答。从对方的话中,他已经知道了这人是谁。显然,这就是端木勋,海华口中脾气不大好的那一位。

    “在几年前,这里就属于我了。”对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你这样的毛头小子哪里知道这台机器的价值。给我滚出去!”

    “你所说的这种运作我并不会做。”凌宇的目光变得更加冰冷,“或许你非常擅长?那么请先为我示范一下,或许我就能学会也说不定。”

    “小子,你在找死!”端木勋的眼里流露出了杀机。

    “很多对我说出‘死’字的人,都已经回归到死神的怀抱了。”凌宇看着对方,眼神比对方更加凌厉。

    “看来你对自己的熔炼技术和战斗实力都很有自信啊。”端木勋冷笑着,“但我告诉你,整个预备军团长居住区中,只有我一位可以被称为熔炼术大师。其他的人,都自动将这台机器让给了我。”

    “大师?”凌宇回以冷笑,“我还真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家伙。大师是别人送你的称号,而不应是你自己给自己加上的自称吧?”

    “凌宇,别以为自己被军区从那些小县中提拔上来,就可以耀武扬威了。”端木勋厉喝一声,“在我们面前,你不过是一个没长大的毛孩子!你的路还长,别自己把自己的前途给断送了!”

    “端木勋,凭你今日对我的侮辱,我有理由邀请你到格斗场中交流。敢吗?”凌宇冷冷地问。

    “敢吗?”端木勋仰头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不屑。“你既然想死,我也乐于送你一程!”

    说着,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凌宇也举步向外而去,一路下到三楼,看到了站在走廊中发抖的那位工作人员。他微微一笑:“这不关你的事。通知赵固吧,说有掌纹者要在格斗场里决斗,让他过来当公证人吧。”

    “好、好的!”那人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慌张地跑了。

    凌宇一路向下,一直来到了实验楼之外。端木勋就在前方,一直向着格斗场的方向走着,凌宇并不急着追上他,只是缓步向前。

    掌纹者在不散发星力时,谁也无法探知对方的深浅,但凌宇就是一种自信。这种自信来自于他数次于危险之际、存亡之间突然爆发出的力量,来自于他那几乎是飞越式提升的星力。

    如果有人能再带给我那种生死一线的感觉,也许我还会再次进步。来吧,端木勋,别让我失望。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格斗场前。负责看守格斗场的工作人员被吓和了一跳,急忙迎了出来,端木勋只是对他们一声厉喊:“打开门,我要与这个新来的小子决斗!”

    “是、是!”负责人急忙点头,让部下快速开门,同时又命人赶快给赵固打电话。

    “来呀!”端木勋站在门口,回头冲凌宇挑衅似地瞪了一眼。

    凌宇没有说什么,只是缓步向前而去,每一步走的都是那么坚定。两人一前一后,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很快来到了格斗场内部。

    格斗场的内部,是一个类似地球古罗马斗兽场一样的露天广场,外围的环形楼形成了它的外墙,而内部则是并不太多的阶段式坐位。

    “你还来得及后悔。”端木勋在广场中央站定,冲着凌宇冷笑。

    “我把这句话原原本本地还给你。”凌宇平静地说道。

    “怎么,两位掌纹者要进行决斗吗?”这时,赵固匆匆赶了进来,一入格斗场,就先摆开了劝架的架式。

    “两位,先请冷静一下。要知道你们都是我军区的精英,任何一方受到损伤,都是军区的损失,军区其实是不希望看到这种结果的。”

    但没等两人开口,他又话锋一转:“不过如果确实是难以解决的矛盾,军区也不鼓励你们藏在心里勾心斗角。男子汉的事,拿出来真刀真枪地解决也没有什么。如果你们已经决定要做决斗,我将为你们充当公证人。如何?”

    “来吧。”端木勋眼泛着寒光。

    凌宇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