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可怕的宽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1本章字数:2077字

    这一只透明合金试管,可以供凌宇使用十次,在最初发现它时,及与端木勋一战之时,凌宇用过两次,方才又用了一次。

    还可以使用七次。

    七次,就代表着七次星力满档,就代表着他可以无所顾忌地再使用七次全力一击!

    而陈银华和朱伦龙已经身受重伤,别说是全力一击,就算凌宇用普通的攻击,两人也无法在他面前支撑太久。

    这时,朱伦龙听到了背后的呻吟声,回过头,看到了不远处正挣扎而起的陈银华。

    陈银华太惨了,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那狂热的威风,虽然站立着,但嘴中却不时溢出鲜血来,已经染红了前胸。他手里仍提着那细剑,但似乎已经抬不大起来了。

    败了,我们完全败了!朱伦龙感觉全身发冷。三人合力,竟然……

    咦?他一愣,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然后不由咬紧了牙关。

    混蛋!不是三人合力击杀凌宇吗?宽汉这家伙怎么一直没有出手?他躲到哪儿去了?

    “你死定了。”这时,一股如同洪水般澎湃的力量突然席卷而来,将那浓重的雾完全撕开、吹散。在月光下,朱伦龙看到一个身影自后方缓步而来,那是全身被血色重甲包围的宽汉。

    有一层血色波纹,在他的周身荡漾,他发出一种阴沉而恐怖的笑声,仿佛魔鬼的轻语。

    “从一开始,我就隐藏在远离战场的安全角落,默默地积蓄着力量。”宽汉一边向前走,一边微带得意地说着。

    “可我没想到,两个和你实力相当的高手,竟然这么快就被你打成了重伤。你真是个奇才,不,应该说你真是个怪物。但你的路,也就走到今日为止了。”

    “宽老,全靠你了。”陈银华费力地转过身来,声音颤抖地对宽汉说。

    “放心……”宽汉冷冷地笑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突然一掌刺穿了他的心脏!

    “宽……”陈银华眼睛瞪得老大,眼神中流露出惊愕与疑惑,但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说一个字、多做一个动作。他两眼上翻,身子变软,手里的魂器掉落在地上。

    “这……”朱伦龙的眼睛瞪得不比陈银华小,眼神中同样流露出惊恐与不解,而宽汉没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人已经化为一道血光撞了过来,朱伦龙只来得及竖起长棍做了一半的抵挡动作,胸口就已经被宽汉另一只手掌贯穿。

    他怔怔地看着宽汉,愤怒地想要发出怒吼,想要在生命的最后给宽汉致命一击。

    然而力量却在刹那间流失得干干净净,他像陈银华一样两眼上翻,魂器也脱手摔落大地之上。

    两具尸体一先一后倒在地上,他们的魂器武器也开始慢慢地融化。

    宽汉竖起两只手掌,那上面的鲜血淋漓,缓缓地向下流淌。面甲遮挡了他的脸,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凌宇直觉认为那应该是狰狞的。

    这是怎么回事?凌宇心中也满是疑问。

    “我老早就看这两个家伙不顺眼了。”宽汉看着他。“他们为江夏做了多少事,又从江夏那里得到了多少好处?这么多年来,为了迁就他们,让他们与我形成同盟,一同支持江夏的发展,我和江夏付出了多少,是没人知道的。”

    顿了顿,他笑了起来:“有些东西迟早是要还的,这我曾经暗示过他们,但贪婪的家伙脑子里装的只能是贪婪,没有别的。本以为他们还有利用的价值,但现在看来,他们不过如此,但也够了。今天,一切都到了归还的时候了。”

    “只因为这个,你就杀了他们?”凌宇问。

    “你知道吗?”宽汉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凌宇。“和其他那些只以自我为是的掌纹者不同,我是一个非常家乡的人。对我来说,江夏的荣辱就是我个人的荣辱。所以我在离开江夏后,仍不断地为江夏贡献着我自己的力量。我以此为荣。后来,我怕江夏因为掌纹者数量少于其它县而导致实力下降,还亲手培养出了一位掌纹者,那就是黎检。”

    “我明白了。”凌宇点了点头,“所以你才甘心冒险来杀我。你对我是真的恨之入骨了。”

    “没错!”宽汉的声音中带着愤怒,“你不但杀死了我精心培养出的弟子,还将江夏的尊严丢在地上用力地踩!我怎能不杀你!”

    随即,他又笑了:“不过你可以知足,毕竟有两个蠢货陪你一起上路。我会告诉别人,是他们两人与你起了冲突,争斗之后,同归于尽。”

    “你这么笃定能杀了我?”凌宇冷笑。

    “别故作镇定了。”宽汉狞笑,“虽然这两个笨蛋没给我争取到完整的积累时间,但也差不多了。我的魂器和别人的不同,这使我的全身都是武器,而将这种力量充满全身的话……威力如何,你也能想象得到。”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得意,继续说着:“另外,我的第二星纹能力是,当我杀掉一个掌纹者后,就会掠夺走他的一部分力量,虽然保持的时间很短暂,但也足够杀死你用了。”

    双手一甩,那些鲜血脱离了手甲,飞落到远处。

    一瞬间,强大的威压释放了出来,让宽汉给人带人强烈的危险感,他仿佛在瞬间化成了一只远古巨兽,能吞噬天地,毁灭一切。

    “凌宇,他们已经偿还了欠我的一切,现在该你了!”

    恐怖的声音响起,宽汉的力量不断向上攀升,让凌宇感觉到了真正的危险。

    凌宇缓缓后退着,身形没入山间的迷雾中。

    “没用的。”宽汉略带疯狂的笑声传来,“我说过,我会得到被我杀死的掌纹者部分特性,这当然也包括妖他们的星纹特性,你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

    一挥手,一道劲风猛地吹起,瞬间将周围数十米范围之内的雾全部吹开,宽汉冷笑着,躬身疾奔,视浓雾如无物,直接冲着凌宇的方向而去。

    “该死,为什么他们的第二星纹会那么强?我的第二星纹呢?却被融合进入了第一星纹呢?到目前为止,也没感觉到多出什么特异的能力啊?”此刻,凌宇有些郁闷,很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