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二章 这绝不可能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21本章字数:2112字

    凌宇眼中不带一丝惊慌,心境保持平静,将金色方锤提起,星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其中,不断地积累、膨胀。同时,他在迷雾中快速地移动着,务求不被宽汉立刻追上。

    “没用的,你逃不掉!”宽汉大笑着,速度突然又加快了一倍。这显然不是他本身的力量,而是利息于两位死于他手的强者的力量。

    但不论如何,这份力量现在暂时由他掌握了,虽然只是强者力量的一部分,但也已经相当可观。

    几秒钟的时间里,他就已经追上了凌宇,不等凌宇完成力量的积蓄,已经一拳狠狠击出。

    没时间了!

    凌宇一皱眉,不得不将方锤全力挥出,其上积累的星力突然爆炸,方锤上立时闪耀出一团巨大的金光,与对方的拳头撞在一起。

    嘭!嘭嘭!

    摩擦声、破灭声,还有能量的溃散声一起响起,在一刹那的撞击中,宽汉的拳头上也闪耀起了强烈的血光,光芒有如实质,将凌宇的锤形金光破开、撕裂、绞碎,然后砸落在了凌宇身上。

    此时,凌宇已经运尽全力,竖起双臂运足了星力抵挡。

    臂上瞬间传来巨大的冲击力,凌宇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呼地一声飞了出去,瞬间穿越过漫长的空间距离,撞到了山坡上。

    砰!

    轰然巨响中,那一面山坡被凌宇直接撞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穴,乱石哗啦啦地落下,尘土四下飞扬。

    “杀你,就是如此容易。”宽汉冷笑着,迈步向前要继续追击,务求将凌宇立时击杀。

    这家伙果然不是唬人,他现在太强了,我完全不是对手。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能积累起足够击溃他的力量才行……

    脑筋飞快地转着,凌宇很快就有了主意,身子一动,人已经消失在雾中。

    “逃了?”宽汉在浓雾中望了望凌宇逃走的方向,冷笑一声。“你逃不掉的,别做无意义的挣扎了。”

    身子微微一躬,再猛地发力,人已经向着那处疾奔而去。

    他越跑越快,转眼间速度已经提升了一倍有余,冷笑着追向凌宇。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凌宇停了下来,于是他也减慢了速度,好整以暇地缓步走向浓雾中的对手。

    “这就对了,是男人就要与对手堂堂正正地一战,到处乱跑像只畏猫的小鼠算什么?”他冷笑着说。

    “战斗的方式有许多种。”凌宇平静地说道,“猫是牙和爪的撕咬,而鼠就是灵敏地奔逃。”

    “自己承认自己是小鼠了吗?”宽汉不由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得意吧。”凌宇淡淡一笑,“会为了这么一点口头便宜就开心的人,终其一生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你活了六十多岁,实力却不过与我这不满二十岁的小伙子相当,可见你这一辈子也就是到此为止了。”

    “你是想让我因为愤怒而痛下杀手,好让你死得更痛快些吧?”宽汉的声音冰冷透骨,“你错了,那只会让我出手更加谨慎而缓慢,不让你在受尽我的折磨前早死哪怕一秒钟。”

    “说大话就是你最大的强项吗?”凌宇笑着说,“哦,对了,还有出卖朋友和掠夺伙伴的生命与力量。”

    “混帐!”宽汉怒吼一声,但随即却又慢慢平静下来,他咯咚咚地笑着,慢慢松开了拳头。“真是大意啊,我竟然差点着了你这小子的道,还真是老糊涂了呢。”

    “哦?”凌宇问,“怎么是差了我的道?”

    “别装了。”宽汉哼了一声,“你是故意要激怒我,让我失去冷静而疯狂,这样你就有了一线生机。但我遗憾地告诉你,你的小诡计老子已经识破了!老子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你跟老子耍这种鬼心眼?”

    “说到诡计,我倒还真是有个对付你用的小诡计。”凌宇看着他,微微一笑。“不过遗憾的是,你猜错了。”

    “什么?”宽汉一怔。“见鬼,你是在拖时间吗?”

    对凌宇来说,短短的片刻足可以让他干很多事!

    接着,凌宇举起了魂器,在淡淡的金光中,方形重锤化成了一杆长枪。

    金色的长枪!

    对方一身重甲,坚实到了极点,那么,他就要以点破面,集中全力于一点,将对手整个击破!

    快速地用星力透明合金试管恢复了全部星力,然后将这些星力全打入了魂器之中,再强行控制着它不立刻爆炸,而是用星力透明合金试管再一次恢复了自己的星力,然后将这所有的星力再次强行打入了魂器之中。

    凌宇感觉到,魂器在不断地蠕动着,仿佛已经承受不住这可怕的力量,自身都随时处于爆炸的边缘了。

    如果能再一次加入我的全部力量,那么就更有把握将宽汉一击必杀了。可惜,魂器的承受力还是有限啊。凌宇感叹着。

    他并不知道,如果别人知晓他将双倍的自身星力注入魂器,而这魂器竟然还没有崩溃爆炸,恐怕早就吓得面无人色地惊呼了。

    因为魂器的力量是与主人的力量成正比的,它根本不可能负荷超出主人力量的星力。凌宇的魂器,只能说是一个异类,甚至和他一样,是一个怪物。

    星力在魂器中涌动,但他却全力将它压制着,让它从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如常,也并不散发出骇人的威压。

    凌宇整个人也沉静下来,如同一棵万年不动的古树。

    宽汉终于来了,带着满腔的愤怒,带着必杀之心疾奔而来,在离凌宇不远的地方站定,惊愕地打量血光驱散雾后,站立不动的凌宇。

    “凌宇?”他咬了咬牙,“跑啊,继续跑啊,你以为能跑脱吗?”

    大吼声中,他周身散发出了强烈的红光,一双拳对准凌宇就要轰砸过去。

    “死吧!”凌宇这时突然暴发出一声大吼,那闪烁着耀眼金光的长枪对准了宽汉,直接闪电一般地刺了过去。

    “这是?不可能!”宽汉这时才感觉到凌宇手中魂器散发出的强大力量,他惊恐地退了一步,心里一片冰冷。

    他怎么能发挥出这么强的力量?我可是杀掉了两位与我不相上下的掌纹者,夺得了他们的一部分力量才达到这种程度啊!他只有一个人,为什么能爆发出不弱于我,甚至还有所超越的力量?不可能,这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