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你是第一个上来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2本章字数:3308字

    不过陈煜阳并不理会这些,脸上正色道:“我可以将你治好,等你的病好了之后到底要不要和我订婚你自己决定!我不希望强人所难,但也不希望一个女孩子就这样痛苦下去!”

    “真的?你真的能够将我治好?”诸葛青青脸上有些不可置信,不过更多的还是兴奋。

    作为一个妙龄少女,谁都不想就这样带着不甘和遗憾离开人世,饶是诸葛青青这样聪明的女孩子也一样。

    陈煜阳有力臂膀慢慢的将身边的女孩扶了起来,一脸阳光的笑意,道:“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是不怕靠近你,更不怕触碰你的吗?”

    诸葛青青微微一动,感受着肩膀上传来的巨大热量,心中大定,激动的神色溢于言表,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慢慢的松开了自己铁钳一样的双手,陈煜阳从身上掏出了一支精品黄鹤楼,悠悠的点了起来,深吸一口,这才对饶有深意望了一眼诸葛青青,又对着停在远处广场上的奥迪望了一眼,道:“既然相信我,那就让那些跟着我们的人早点回去睡觉吧!人家跟了我们这么长时间了,也累了!”

    “恩,我听你的!”诸葛青青乖巧的点了点头,一脸羞赧的掏出手机,匆匆的发了条短信。

    对于诸葛青青陈煜阳的感觉更多的是怜惜,毕竟这样一个被病魔纠缠了二十年的芊芊女子摆在是谁都会给予关心和爱护的。夜幕下,诸葛青青和陈煜阳犹如一对璧人一般缓缓而行,只是其间诸葛青青不住的将自己的身子望陈煜阳身边靠拢,似乎在找寻那久违的温暖。

    “在京城,你有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吗?”陈煜阳忽然问道。

    诸葛青青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有!我在京城有间自己的房子!”

    “那好,如果你对我放心的话,我们就去那里!”陈煜阳声音很清淡的说道。

    “好!”

    两人随意的打了辆车,奔着诸葛青青在京城的房子去了。一路之上女孩仿佛有些累了,可爱的小脑袋就这样重重的搭在陈煜阳的肩头,睡着了。女孩淡淡的呼吸,喷出芝兰的芬芳,让陈煜阳心头一阵邪火。

    扬起指尖,想要抚一下那睡得正香甜的脸颊和女孩散发着淡淡幽香的长发,但想了想,陈煜阳抬起的手臂又轻轻的放了下来。一张俊美的脸庞转向车窗,摇头叹息了一声。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睡的正沉的女孩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当车子到地的时候,诸葛青青一觉也醒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身边的男孩,道:“对不起,我睡着了!不过谢谢你,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

    陈煜阳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并不表示什么,只是很绅士的下了车,然后绕了一圈过来给女孩开门。

    诸葛青青的房子并不算大,但却非常雅静别致。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子,陈煜阳忽然坏坏的笑了起来,说道:“你不怕引狼入室吗?”

    女孩回过头来嫣然一笑,反问道:“你是狼吗?就算是,那就让我变成一只母狼好了。谁让这天底下只有你敢靠近我,敢碰我呢!”

    陈煜阳本来只是想开个玩笑,逗一下诸葛青青,没曾想饭桌上那个冰冷无比的女孩子居然破天荒的说出这番话来,这不禁让陈煜阳有些尴尬的捏了捏鼻尖,呵呵笑了两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知道为什么诸葛家被称之为神算一族吗?”诸葛青青给陈煜阳倒了杯茶,然后问道。

    “应该是传承自诸葛武侯的威名吧!”

    诸葛青青点了点头,说道:“确是如此,诸葛家秉承天命,能够历朝历代站立于朝堂之上确实有武侯老祖宗的原因。但诸葛家的确也有过于常人之处,诸葛家每一代子孙都知晓天象,能够洞察天机道理,补测吉凶,算定未来!所以诸葛家才被外界称之为神算!”

    不理会陈煜阳,诸葛青青自顾自道:“其实今天出门之前我已经给自己算了一卦,虽是否极泰来,但却终究不是很明朗。不过身为诸葛家的传来,我天生就不信卦象,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说着诸葛青青一张绝世的容颜缓缓的靠近陈煜阳幽深的眸子,静静盯了好久,才道:“我能相信你的,对吗?”

    嘴角轻扬,陈煜阳露出了一个微涩的笑意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是的!起码我们现在是朋友了!”

    “呵呵!”诸葛青青淡淡的笑了一声,有些苦涩道:“你是这天底下第一个敢和我这种怪物交朋友的人!以后你会常来看我,陪我聊天的对吗?”

    陈煜阳再次点了点头,女孩紧绷之后神色一阵雀跃。可以说陈煜阳是诸葛青青的第一个倾述对象,这些年来痛快的不痛快的事情她都在陈煜阳面前表露出来,甚至有很多秘密诸葛日照这个当父亲的都未必知道。

    两人的性格似乎很合拍,话匣子打开,又一次聊了很长时间。

    夜已经渐渐入深,诸葛青青的身体也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脸色有些苍白,小嘴唇冻得发紫,颤颤巍巍道:“你,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再去找你。陈老爷子,要,要是知道你,你夜不归宿,会,会担心的!”

    双臂盘在胸前,诸葛青青的两只小手微颤的搭着自己的臂膀,浑身蜷缩在沙发上。陈煜阳眉宇紧缩,压低着声音道:“想不到你的病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在不赶紧打通闭塞的九条阳脉,你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

    说着陈煜阳一双大手想要将蜷缩在沙发另一头的诸葛青青给拉起来,双手刚刚触及到诸葛青青的臂膀,一股寒意猛的涌了上来。诸葛青青有些痛苦的哀求道:“你快走,求求你快走,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发病时候的样子!你快走!”

    陈煜阳一下子怒了,道:“混账,你现在都朝不保夕了,还顾及这些!”

    双手运足了金乌太阳真火阳气,陈煜阳十分霸道的将诸葛青青给拉了起来,抱在怀中。紧紧的贴着陈煜阳宽阔温暖的胸膛,诸葛青青原本还在摇头哀求,可是慢慢的,慢慢的就沉静了下来,下意识的感觉到浑身一种真实的温暖,原本蜷曲的双臂死死的搂住了陈煜阳的脖颈,不肯放手。

    “不要离开我,好冷,好冷!!”诸葛青青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神智不清的呢喃着。

    “好,我不离开,我不会离开的!”陈煜阳此刻似乎在用一种哄小女孩入睡的语调哄着怀里的诸葛青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看着怀中的可人儿睡熟了,陈煜阳这才将她放了下来。紧接着,一道橙黄色的光韵将整个屋子照耀的通亮通亮的。

    翌日清晨,当柔和的阳光带着善意的笑脸,顽皮的从窗外的树叶枝杈一跃而过,来到了诸葛青青的闺房中。陈煜阳轻声了沉吟了一下,缓缓的睁开疲惫的双眼,发现自己正舒服的躺在床上,而自己的胸膛正贴着诸葛青青那张微微红霞的脸庞,只是眼角上似乎还有些未干的泪痕。

    女孩睡的很香甜,脸上时不时的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陈煜阳不忍心打扰着睡梦中的天使,于是就这样安静的躺着,一双深邃的眼眸一会儿眺望窗外,一会儿又凝望着沉睡的女孩,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金乌太阳真火是天地间最为霸道的火焰,从上古妖族的记载看来,只有巫祖祝融的祝融真火方能够与之媲美。昨天晚上陈煜阳强行用第二重金乌太阳真火打通了诸葛青青闭塞的九条阳脉,同时也为她驱除了残留在体内二十的阴毒。

    不过让陈煜阳想不通的是,自己如此消耗法力修为直到累的不醒人事,但今天一早起来却发现自己的修为猛涨,原本体内橙色的金乌太阳真火已经开始有些泛绿,境界也越过了真阳绝火的前期阶段,直接跳到了后期。

    “难道真是孤阳不长,孤阴不生吗?”陈煜阳皱着眉头喃喃轻语了一句。

    似乎听见了陈煜阳的声音,女孩的小脸蛋微微不舍的在他温暖宽大的胸膛上蹭了两下,长长睫毛翻动着,明亮的眸子略带着迷离的睁了开来。诸葛青青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男人阳光般的笑意,略略有些羞涩的离开男人的胸膛,道:“你醒了?”

    这时,陈煜阳才缓缓的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问道:“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诸葛青青楞了一下,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有些不敢置信的双手相互摩擦着,一下子激动的叫了起来:“好了,好了!全好了!不冷了,一点也不冷了!谢谢你,谢谢你!”

    望着再次活泼跳动充满着青春气息的女孩,陈煜阳静静的沉着声音道:“我昨晚已经将你九条闭塞的经络给打通了,还汲取了你身上二十年的阴毒,不过你这具身体已经侵泡在阴寒之中二十年了,要想彻彻底底的像正常人一样,还需要阳光的调节。你要有心理准备,二十年的阴寒之气,自然要二十年的纯阳之气才能够化解。

    我身上的真阳之火太过霸道,为你打通经脉已经是铤而走险,如若一个控制不好必会将你烧成灰烬,所以要彻底根治,还需要你自己努力!”

    “不过你放心,你的命是保存下来了。阴毒已去,你的身体也可以像往常人一样,只不过体温会比平常人低一些,不过就当是免费空调好了,只是你日后要多多汲取一些阳光,这样你身体的温度会回升的稍微快一些!”

    “我知道了,能够有这样的结果我已经很满足了。只要能够将我的命留下来,就算再阴寒我也不在乎!”诸葛青青冲着陈煜阳甜甜的一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