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上中下三策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3本章字数:3307字

    陈煜阳虽说现在已经的少将编练官了,但军队里面依然是大尉等级,所以立刻敬礼,道:“首长好!”

    谢长空赞誉的望了陈煜阳两眼,说道:“真不愧是陈家的人,陈老爷子后继有人了。”

    东北军区门前,巨幅的红色旗帜上面龙飞凤舞的印刻着几个烫金大字,热烈欢迎雪狼战队凯旋。字迹苍穹有力,杀伐之气浓厚,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老军人之手。这墨宝不是别人的正是军区一把手,上将赵其真的。

    此时此刻,赵其真老人正一脸笑意的远眺公路尽头,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模样。

    “老赵,多少年没见你这幅神色了!”赵其真身后的矍铄老人笑道。

    赵其真一把搭起他的手道:“我的政委,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狼崽子们拿了第一,我要将这幅来之不易的锦旗挂在办公室里面,天天欣赏,看到了他,就看到了动力。明年的今天这群狼崽子们再成熟一些,一定能够打败军刀,成就新一轮的军中神话,届时我们东北军区的地位绝对的超然的!”

    “老赵,不是我给你泼冷水,你要知道上封绝对不希望看到哪个军区独大的!”

    虽说老人说的还不够明确,但这种话说到这里已经够了,赵其真瞬间脸上有些失落,良久才说道:“政委啊!你的话我自然知道,上面绝对会把那个年轻人升到一个意想不到的高度,以此代替军刀,可能日后他会直属中央,不过我想那个他会掌控好分寸的!至少香火之情总不能忘吧!”

    老人回过头来,有些不可思议道:“你对他真就这么有信心?”

    赵其真点了点头,指着远方的公路道:“我和那孩子打过照面,他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儿,只要我们稍加点拨,那他绝对会明白的!”

    “你是想……”老人惊讶了一下道。

    赵其真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

    就在两位老人说话的同时,一辆辆军车整齐的出现在公路上,不一会儿已经开到了军区门前。见东北军区的大佬们都来了,王学兵和雪狼战队成员一阵感动,只有陈煜阳心中并没有起一丝波澜。

    王学兵带队走上前来,很浓重的朝着赵其真和他身边的老人一个军礼,吼声道:“雪狼特战队队长,王学兵回来报道。幸不辱命,夺取军武大会第一名,请给给为首长检阅!”

    说话,王学兵举起了那来之不易的第一的军旗,上面只有四个字,却让赵其真老人激动了半天:“军中第一,军中第一,好,好!”

    赵其真回过神来,对着雪狼战队成员挥了挥手道:“孩子们,辛苦了!”

    “一切为了东北,一切为了军魂!”

    雪狼战队的吼叫声不可谓不惊天动地,不过很快这群得胜之师就被引进了军区会场。会场上,东北军区各路军队早已经集结等候,虽然有些驻军不能随意调动,但这场上方正林立,恐怕也有十万之重。

    军台上,赵其真上将道:“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是个能够永远载入东北军区史册的日子。东北的孩子们,东北的狼崽子们,我赵其真为你们骄傲,为你们而自豪!”说着赵其真老人有些颤抖的将那张红艳艳的锦旗当空飘扬了起来。军中第一四个大字犹如触电般刺激着这些军人们的灵魂。

    “威武,威武!!”

    十万人的吼叫声久久不成停息,他们之中有人兴奋,有人羡慕,更有甚者热泪盈眶。

    “此行京都军武大会,我还有整个东北军区都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雪狼的教官,那个能够教导处这支铁血战力的年轻人,陈煜阳!在此,我当众宣布,大尉教官陈煜阳记特等功一次,破格升为中校教练官,他不仅仅可以负责雪狼战队的训练,同时也将会负责整个东北军区的训练,成为你们所有人的总教官!”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就连陈煜阳也震住了,不过他却没有半分喜悦,眉宇之间更多了一些不解和疑惑。

    东北军区,三大集团军,十个师团,人数不下二十万。要当这样一支军队的总教官,那对于任何人来说都的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只有中校军衔的陈煜阳。

    不过如今陈煜阳考虑的是赵其真上将的用意,如果真将这二十万人全部训练成可以媲美军刀的超自然军队,那这个计划绝对是疯狂的,也是很难完成的。毕竟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只能起到震慑作用,如果真的量产势必会引起动荡。

    东北军区的最高会议室中,陈煜阳静静坐着,在他上手的只有王学兵,赵其真还有那名上将军衔的政委。看到陈煜阳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神色,赵其真笑呵呵道:“小陈,别紧张,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东北军区政委,上将李锋!”

    陈煜阳连忙站起来,恭敬道:“首长好!”

    李锋见陈煜阳感觉分外亲切,不仅仅是因为他拿了军武大会第一,似乎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喜爱,随即慈祥的点了点头,道:“小陈,我们你大爷爷陈震乾可是老战友了,你是陈家小字辈了,就像是我们孙子一样,不要紧张,这里没有外人,以后你可以叫我们赵爷爷,李爷爷嘛?”

    陈煜阳顿时有些疑惑的望向王学兵,只见王学兵有些嫉妒道:“小子,两位老首长能够看重你,那是很有福气的事情,还不赶紧着,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赵爷爷,李爷爷!”陈煜阳硬着头皮叫道,他知道这两声爷爷叫完之后,自己绝对会被打上东北军区的烙印。

    “好,好,煜阳,我能这么叫你吧!”赵其真小眼咪咪的说道:“反正也叫了,无所谓了。今天把你和王学兵找来主要是汇报一下军武大会的具体情况,顺便看看你对东北军区总教官这个职位有什么看法没?”

    “老狐狸”陈煜阳暗骂了一声,心想:想要压榨我的剩余价值就直说,又是感情牌,又是顺便的,你真当我傻了。

    不过,陈煜阳明面上却灿烂的笑了起来,道:“军武大会的具体情况还请王队长说一下吧。这次我们是在王队长的英明领导下才一举夺得了第一,我一个小字辈,不敢贪天之功,不过是尽些微薄之力而已!”

    陈煜阳不疼不痒的拍了一下王学兵的马屁,王学兵感觉分外受用,一方面拉拢了王学兵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则是看似谦虚的指出自己不过是尽了些绵薄之力,其实是想告诉两位老人,自己的本事还没有完全用上。

    但是这段话在两位老者看来却是谦虚谨慎,不骄不躁,如若他们能够知道军中神话一样的存在,代号军刀被自己面前这个小家伙给打得重伤卧床,估计对于陈煜阳这番话又会有另一番考量。

    “好,好,居功不自傲,很好!学兵啊!那你说说军武大会的情形吧!”赵其真微微一笑道。

    难道有这种在首长面前表现的机会,王学兵自然好好把握,在他的言语中将整个军武大会说的玄妙无比,更是惊心动魄,听起来更像是一场故事,而不是比武。对于王学兵的适量夸大,陈煜阳并没有在意,只是淡淡一笑。

    赵齐真和李峰两位老人也就当故事听了一下,对于这段经历他们并不重视,重视的只是结果。

    王学兵说完本想着老首长能够夸耀两句,不想赵其真上将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对着陈煜阳淡淡道:“煜阳,对于东北军区这个总教官的任命你有什么想法吗?”

    望着一脸期待的老人,陈煜阳沉吟了一下,站起身子恭敬道:“对于总教官这个任命我没有任何想法,决定服从组织上的安排。但是作为小辈,我想问一下两位爷爷,你们真想将东北这二十万人训练成超自然部队吗?”

    李峰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怎么?煜阳没有信心吗?”

    陈煜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道:“信心有,但是后果不堪设想!”

    “哦?”赵其真饶有兴趣的问道:“煜阳,大胆的说出你的想法。为什么后果会不堪设想呢?”

    “首先,中央需要十大军区平衡发展,他们并不想看到一支自己控制不了的部队。这一点从上面就通不过,再者,这样一支训练有素的超自然力量形成,那国际势力也不会容忍,超盟更不会让军中有这样一支力量崛起,所以从外部也通不过。第三,这样一支队伍一旦训练完成,现在还好说,但是到了退伍的年纪这帮人该怎么办,他们拥有超自然力量,法律无法约束,会造成不小的动乱。如若都留在军区,那军区则会人满为患,军费大增。所以从社会来看也通不过。最后,原本的超自然力量是垄断于门阀世家之间,如今一来彻底的打破他们的利益,所以从内部来看还是通不过。

    这四点不论哪一点出了问题都是大问题,而如今这四点环环相扣,中央、地方、国外势力、门阀世家联合起来,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这支队伍秘密训练完成,那将会给国家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打击东北军区承受不起,国家也承受不起!”

    “全面!”

    “深刻!”

    这是两位老人对于陈煜阳这段分析的评价,回味了良久,王学兵才感觉浑身冷汗直冒,貌似他还真想要将东北军区打造成一支神话一般的部队,看来自己的认识还太过浅薄,太过儿戏。

    “煜阳,你很好,真的很好!陈老爷子有这样的衣钵,应该可以欣慰了!”赵其真说道:“其实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这无疑是在赌博,用国家的命运在赌博,赌注太大了,承受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