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老家伙们的态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3本章字数:3281字

    “碰!”的一声枪响,所有人都惊异了,就连秋静也一阵不知所措的四处寻望了一下。

    桌角边上忽然出现了一名警察手端着枪道,嘴角有些狰狞的笑道:“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很难打呀!进了警局还能这么嚣张的我袁某人第一次见,小杂碎,赶紧把手举起来,要不然下一枪就打爆你们的头!”

    “袁组长,不要冲动!”秋静叫道。

    “冲动?”姓袁的冷笑了一声,道:“秋静,对于这帮暴徒,闹乱国家治安的人,就应该枪决!”

    “暴徒!!”李明哲淡淡道:“警局果真是个讲理的地方,我们这些人就直接被定义为暴徒了!”

    这个时候罗永祥和正局长,马彪都听到枪声也都出来了。见这种场面,罗永祥就知道不好,急忙说道:“袁杰,赶快放下枪!放下!”

    马彪则是一辆阴沉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袁杰几步走到马彪跟前,低语了几句,马彪的脸上更加愤怒了起来,朝着陈煜阳等人道:“来我们局的,很少有不交代的。你们几个小鬼真够大胆的,居然还袭警,袁组长,调集防暴部队,老子要宰了这几个小畜生!”

    “马局,他们可是……可是……”罗永祥有些结巴了。

    马彪摆了摆手,示意罗永祥不要说话。马彪可是警察行当的老人了,对于这些公子哥他自然知道该如何办。马彪心想:别看这群王八羔子是部队上的人,但他们也是游手好闲的公子哥,一般威吓一下,然后再好言几句,他们就会服软。

    不过马彪想不到的是,这群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主。

    见马彪要说要调动防暴部队,陈煜阳淡淡的笑了声,朝着张浩道:“浩子,给杨爷爷打电话,就说我们被困在东北警局了!晓军也在,让他派点人来荡平了这个警局,顺便看看有坦克没,弄两辆过来!”

    陈煜阳说话根本就不避讳马彪,本就是想让他听的。不过陈煜阳此言一出,马彪真有些慌了,能够调动坦克的那是什么主啊!下意识的冲上前,想要一把抢了张浩的手机,毕竟如果事情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估计苏省长也保不了自己。

    不过他还没到张浩跟前,就被陈煜阳一脚给踹了出去,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陈煜阳冷冷一笑道:“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马彪有些不甘心,狠狠的盯着陈煜阳道:“你,小子,你……”

    “你什么你?罗局,按照法律你应该知道袭击军队中校是什么罪过吧!我现在怀疑这个马彪是外国敌对势力安插在我国的卧底,企图探听我国军事机密。现在我命令你们卸下他的抢,把他押送到东北军区,等待上军事法庭!”陈煜阳依旧不温不火道。

    “陈少,这,这……”

    “执行命令!”说着陈煜阳一把将自己的军官证拍在了桌上。

    “住手!!”秋静叫道,声音略带着些委屈,指着陈煜阳道:“你们,你们这群纨绔子弟,不能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个国家是有国法的,是有党记的,你们不能只手遮天。”

    陈煜阳笑了,说道:“秋警官,我们并没有只手遮天,不过是你们做初一,我们做十五,仅此而已。你们能够强行安加我一个暴徒的罪名,那个时候秋警官怎么没有站出来,义正言辞的说国法,说党记的!”

    “你,你强词夺理!”秋静气急道。

    “到底是我强词夺理,还是你理屈词穷啊!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你们警察认定的罪犯就是罪犯,我们军方认定的奸细就是违反党纪国法?秋警官,好好用你的脑袋想想,如果今天我们只是一群普通人,那我还能走出去嘛!”

    说完,不理会秋静,陈煜阳对着罗永祥道:“罗局,你还在等什么?难道要我调动军队过来吗?”

    罗永祥有些迟疑,但还是走到了马彪面前,道:“马局长,对不起了!”

    说话,罗永祥拿出手铐,准备给马彪带上。马彪狂笑了起来,道:“哈哈哈,小子,你想赶尽杀绝,我也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大不了,我们一起死。”

    马彪一把甩开身边的罗永祥,掏出枪支,“碰”的一枪,子弹奔着陈煜阳就去了,陈煜阳冷笑了一下,不躲不闪,随手一把,将子弹牢牢的抓在手中。

    李明哲和杨晓军立刻紧张道:“阳子,你没事情吧!”

    陈煜阳缓缓的摊开手掌,那可子弹在他手心里面还冒着烟,李明哲和杨晓军旋即放心心来,不过很快心中同时骂道:“神经病!”

    手指凝气,陈煜阳冷笑道:“刺杀军队将领,死罪!”

    说着子弹在掌中一跳,然后被陈煜阳一掌拍了出去,速度极快,直直的奔着马彪去了,一声闷响过后,马彪眉心中弹,瘫软在了地上。

    秋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自己的警局里面,局长居然被人杀了。有些颤颤的举起手中枪支,秋静道:“杀人偿命,你逃不掉的,举起手来!”

    “你这丫头真是可爱!”陈煜阳笑了一声,顺手将秋静手中的枪支给撸了下来,道:“公道这东西在人心,不在警局!”

    就在此时,警局外面一阵雷声隆隆,就听有人用大喇叭喊道:“我们是东北军区的,赶紧放了我们的总教官,要不然荡平警察局!”

    “丫头,我们的人来了,再见!”

    能够调集如此阵仗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主,秋静知道,这次完了。马彪死了,一众人被打的在地上嚎叫,外面还被军队包围了,如今的事态发展已经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了,形格势禁,形格势禁啊!

    秋静毕竟是个女人,如此形势之下眼睛开始湿润红肿,低低的抽泣起来,喃喃道:“没天理了,没天理了!难道这个世界没有天理公道了吗?杀了人还能逍遥法外,这个国家没有王法了吗?”

    李明哲看不过眼,冷声道:“天理?秋警官,如果不是陈教官一身本事,估计死的就是他,你要说没天理也要扪心问问,这些年,你们警局什么时候有过天理。还是那句话,我们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能站着离开?”

    杨晓军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崽崽,别和她废话了,官场有官场的规矩,也叫做潜规则,权大于法,势大于理,这种不良的风气首先是从警局开始的。以前总是说天底下最黑暗的地方无外乎皇宫和妓院,如今警局也能算一个!”

    “确实,确实啊!”陈煜阳感慨的说道,其中的痛惜和无奈溢于言表。

    说话,陈煜阳再次睁开微闭的眸子,对着倚在桌子上的秋静说道:“秋警官,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陈煜阳这话是说给秋静听的,同时也是说给罗永祥听的。

    没多久,一队持枪军人冲了进来,领头人对着陈煜阳恭敬敬礼道:“少校军官冯扬见过总教官,请总教官吩咐!”

    陈煜阳指着躺在地上的马彪说道:“冯少校,那人妄图刺探我军机密不成,又开枪刺杀我,我已经将他就地正法,尸体带回军法办,躺在地上的这些人有可能有他的同谋,一并带走进行审问!”

    “是,总教官!”

    说话冯扬一挥手,一群军人围了上来,将马彪的尸体和地上躺着的人全部带走,连袁杰也带走了。

    秋静这才回过神来,抓着陈煜阳的裤脚,哀求道:“求求你,放过他们,他们是无辜的,求求你了!”

    此刻的杨晓军也上前,有些不忍心道:“阳子,他们只不过是些小警察,就不要为难他们了吧!”

    陈煜阳笑了一声,道:“我不会为难他们的,顶多扒了这身警服也就是了,这群人,不配做警察!”

    “哎!”杨晓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

    等军队走了之后,陈煜阳才一脸笑意的拍了拍罗永祥的肩膀道:“罗局长,好好干吧!”

    局长两个字陈煜阳说得尤为重,话罗永祥自然理解其中深意,很是感激的望了陈煜阳一眼,道:“绝对不辜负陈少的期望!”

    警察局的闹剧也算是告了一个段落,但是真正的战斗才刚刚打响。因为陈煜阳的出手,已经开始撼动了东北政界的平衡,强势了一段时间的省长苏寒山开始渐渐落了下风,省委书记赵军横也变得越发的强硬起来。这其中不知道陈家亦或者是东北军区做了多少手脚,但是苏寒山的结局无疑是悲惨的。

    出了警察局,陈煜阳朝着李明哲说道:“崽崽,你这么大的生意在道上应该有人吧?”

    李明哲慧心的笑了一下,道:“你的心思我明白。我已经吩咐下去了,马彪和袁杰一家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陈煜阳深呼吸了一口,道:“这样就好,我不喜欢总有人盯着我!不过还要做的小心一点才好,这种是非被别人拿出来说总不是好事!”

    “我办事,你放心!”李明哲笑了起来。

    听这两人说话,杨晓军这才明白了什么,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了。

    李明哲和陈煜阳从两大不同军区出来的太子党实在是太像了,不论是做事风格还是凌厉的手段杀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印刻出来的。所以两人也比较合得来,陈煜阳心中清楚,李明哲虽然即不从军也不从政,但是日后的成就要远远高于杨晓军。

    警察局事件第二天,东北就发生了连环血案,原东北警局局长马彪全家五口被杀,原东北警局刑侦组组长袁杰全家四口被杀,这再次引动了东北治安的混乱,警察局人人惶恐,不过也促使了有些无法无天的警员开始正规化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