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狙杀黄金大祭司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3本章字数:3292字

    东北军区,赵其真的办公室里面,三位老人对面而坐。赵其真作为主并没有率先发话,而是静静地喝茶。

    到是李峰有些耐不住性子,道:“老赵,这事情他们几个小子太胡闹了,明哲居然事先不回报,事后还隐瞒,这种作风不正派,绝对不能容许的!以后我绝对不给这几个小子擦屁股!”

    另一位老人则是乐呵呵的笑了起来,道:“老李,有孙如此夫复何求啊!明哲这孩子有长进,有长进啊!如此手段才是男儿本色,不像我那个不成器的孙子,居然事到临头还想着放人一马,简直可笑!”

    “老杨,你别跟我这里打马虎。明哲这条路是条什么路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有我们这帮老家伙罩着出不了岔子,但是日后能有好吗?”李峰气急,没好气道。

    “老李!”终于,赵其真说话了:“你这是老思想了。黑和白之间没有纯粹的界限,现在明哲发展的不错,至少比晓军和宝庆强些,日后有晓军和陈家那小子照料,不会出什么岔子的,你就放心好了!”

    “哎,官不官,商不商,黑不黑,白不白!这叫还不错吗?”李峰无奈道。

    李明哲选的这条路让李峰很是头疼,但是李明哲却又是个不听劝的主,他绝定的事情家里面根本就无法插手。李峰也是颇为头疼啊!

    见话题僵持,赵其真也不想再继续下去,只是笑道:“陈家那小子真是不错,做事情很地道,不冲动。如今袭击军方将领的大帽子扣下来,那边明面上也不好有什么动作,老辣的很啊!”

    “那小子确实比晓军他们强,能文能武。陈老后继有人,他的作为绝对不会在陈老之下的。不过,他还毕竟是个孩子,凌厉有余,沉稳不足啊!”

    “沉稳?”赵其真笑了笑,说道:“你们别忘记了,他还有别的身份,这等身份如果不拿出来用用,岂不是浪费了!”

    “哼,老赵,就算是龙组也不能随意杀人的吧!”杨绝说道。

    “龙组?”赵其真笑的更加大声了,说道:“他如果只是个少将编练官到也罢了,但是这小子奸猾的很。我给龙飞云打过电话,你知道龙飞云说什么吗?”

    两位老人摇了摇头:“不知道!”

    赵其真道:“龙飞云为了让这小子加入龙组,还给了他国安的头衔,第六处副处长,有杀人执照的!”

    “嘶!”李峰立刻冷嘶了一声道:“怪不得,怪不得!”

    杨绝更是惊住了:“怪不得这小子有恃无恐,不过还好,还好,他没有把所有底牌都亮出来,这很明智!”

    东北军区的操场上,陈煜阳悠闲的点着烟,望着一群群正在训练的部队,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自己当这个总教官并不是白当的,虽然不能将这支部队训练成超自然力量,但是一些巫妖的战斗技巧他还是不吝啬的。

    “教官,我们这套拳法对路嘛?”忽然耳边有人问道。

    陈煜阳笑道:“对路,但是力道还不够,以后我要给你们加强体力训练!”

    “啊??教官,不是吧!这个,那个,能不能少加一点拉!”那人嬉皮笑脸道。

    陈煜阳灭了烟蒂,坏坏的笑道:“那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

    “是,教官,我们保证表现好!”那人郑重的敬了个礼,然后对着身后的人喊道:“你们说是不是啊??”

    “我们保证听教官的话!”众人嬉戏道。

    其实大家都很喜欢陈煜阳这位年纪不大的教官,没有架子,很和气。最重要的是体恤下属,而且训练效果立竿见影。这不由得他们不服气。所以很时候他们和陈煜阳之间都保持着一种很似朋友的关系。

    正在他们说笑的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走了过来,众人立刻嬉笑了起来,道:“李助教来了,李助教来了!”

    李萍萍今天并没有军装打扮,而是一身淑女着装。看得出来是经过精心打扮的,袅袅婷婷的来到陈煜阳面前,道:“能耽误你一小会时间吗?”

    陈煜阳拿眼睛瞄了一下那些军人,只见他们嬉皮笑脸道:“李助教好!”

    声音很大,很暧昧。李萍萍不由脸上一红,啐了一口道:“你们这群猴崽子,好好训练,我和你们陈教官有些事情要说!”

    领头的更加嬉笑了起来,道:“保证好好训练,不耽误了两位教官的好事!”

    陈煜阳也笑了起来,道:“你们这群猴崽子,好好训练,回来检查你们的作业。如果训练部合格,我就给你们加加担子!”

    那群军人瞬间心中一阵汗,道:“一定按照教官的要求好好训练!”见陈煜阳和李萍萍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那些人又喊道:“陈教官,注意身体,早些回来!”

    顿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远处,陈煜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尖,说道:“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就好了?”

    李萍萍有些扭捏道:“你,你能不能请我喝杯咖啡?”

    陈煜阳楞了楞,点了点头。两人一在前,一在后,再次朝着军区大门走去。一路之上,两人很少说话,但是陈煜阳感觉得出来李萍萍今天有些不同,那种春情勃发的感觉,他在诸葛青青身上也见到过。

    一间欧式的高档咖啡厅内,陈煜阳和李萍萍找了一间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打了个响指,陈煜阳道:“一杯摩卡!”旋即转声问道李萍萍道:“你想喝些什么?”

    “和你一样!”

    不一会儿,两杯摩卡被端了上来,轻轻啄了一口,陈煜阳望向外面车水马龙的街道,漫不经心的问道:“今天叫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放下手中咖啡,李萍萍脸色微红,双手捏着衣角,小声道:“我,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憋了良久,李萍萍才再次大声吐露心声,说道。

    期待,盼望,焦灼,一时间所有的情绪都涌上这位美女助教的心头。沉默了半刻,陈煜阳这才将目光凝聚在那张清秀的脸庞上,缓声道:“对不起,我有未婚妻的!”

    陈煜阳的回答让李萍萍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一下子愣住了,眼角的泪光瞬间迸发了出来,低低的抽泣了良久,李萍萍才倔强道:“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喜欢你,现在你们不是还没结婚吗?就算结婚了,我也不放弃!”

    “何苦呢?”陈煜阳苦涩的一笑,手指在大理石的桌面上轻轻划过,留下一道绚烂的痕迹。

    “我不管!”李萍萍有些无理取闹道:“就算给你当情人,当小三我也在所不惜。”

    “呵呵!”陈煜阳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沉默着,谁也不先开口。直到一声清脆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拿起电话,陈煜阳道:“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苍穹有力的声音:“是我,煜阳!”

    “诸葛爷爷啊!有什么事情吗?”陈煜阳问道。

    “煜阳,你给我听清楚了,现在欧洲方面已经蠢蠢欲动,尤其是圣教廷,由于我国的强势,一直以来他们对于我们国家的教徒和教会没有多少控制力量,这次你又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军中训练超自然力量。他们现在坐不住了,派遣了两名黄金大祭司和十名红衣主教来到了我国境内,目标东北,你要小心!”

    陈煜阳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眉头紧锁道:“是的,我会小心的!”

    挂了电话,陈煜阳沉吟了老半天,这才起身对着李萍萍道:“先回去吧!”

    李萍萍也没有过的干涉陈煜阳的事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跟随着陈煜阳的步伐走出了咖啡店。

    苏杭市

    陈洛河正在一脸阴沉的接一个电话,最后淡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就将电话挂掉了。此刻正在客厅里面收拾碗筷的叶倾城对他甜甜一笑问道:“谁打来的电话,怎么心情突然不好了?”

    陈洛河勉强的笑了笑,道:“没什么!”

    默默的掏出一支烟,望着爱妻二十年不变的背影,陈洛河忽然心神一动,叹了口气道:“圣教廷那边来人了,两个黄金祭祀,十个红衣主教,应该是奔着阳阳去的!”

    “咣当”一声清脆玻璃破碎的声响,叶倾城有些不可思议的回过头来望着自己身边的男人,二十年了,二十年了,他一直都知道,一直都知道。

    陈洛河苦苦的笑了起来,道:“放心吧!叶诩似乎已经动了,他不会让阳阳有事情的!”

    叶倾城慢慢的走到陈洛河身边,坐了下来,哀怨道:“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的,对吗?”

    陈洛河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二十年前,见到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爱你。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叶倾城含着泪,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依偎在自己男人的肩膀上,轻声问道:“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当年还要选择我?”

    “因为我爱你,我骗不了自己的心!”男人悠悠道。

    “阳阳不会有事情吧?”叶倾城担心的望了男人一眼,说道。

    陈洛河脸上慢慢露出来肃杀之色,道:“放心好了,有我在,还没有人敢动他。二十年了,二十年没动了,看样子也是时候该动一动了。”

    夜色笼罩下的香港,一群神秘的人在街头漫步着:“感谢上帝,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来到这神秘的东方国度了,这里的感觉真的美妙呀!狄更斯,你说这次教皇大人不惜让我们前来,那个东方恶魔是不是很强大呀?”

    狄更斯笑道:“亲爱的维亚,那个东方少年真的很强大,应该已经到了X级别后期了,看来我们这次行动不容乐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