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挑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3本章字数:3282字

    “好,阳子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子上了,那我就收下了!”李明哲道。

    杨晓军则是坏坏的笑了起来:“崽崽,其实你这人就是原则性太重了,兄弟钱多花不掉,我们总不能看着他钱滥在手里吧!帮兄弟花点钱也是我们的义务不是!”

    陈煜阳朗声笑了起来,道:“晓军这话我喜欢听,就是这个道理。”

    三人正在说话,忽然感觉眼前一亮,杨晓军立刻露出了一副猪哥模样,笑道:“阳子,崽崽,快看,快看,极品啦!在东北这么多年了,这种等级的美女可是少见了,你们两个谁想上?”

    李明哲扫了一下,陈煜阳瞥了一眼,两人同时摇头,说道:“没兴趣!”

    “玻璃!”杨晓军笑骂了一声。

    要说李明哲虽然是道上混的,但是对于女人还是很专一的,再说他这样的男人心中,女人就算再漂亮也不过是个花瓶,无所谓的。而陈煜阳则是曾经沧海的感觉,看惯了诸葛青青这种绝代佳人的他,对于这种中上等货色哪里还会有涟漪呀!

    正当杨晓军准备捧着酒杯过去搭讪的时候,这位美女却迎着昏暗的灯光自己走了过来。

    白皙的皮肤,二十出头的模样,高挑的身材透露着骨干和妖娆,不过那双眼睛却时不时的带着淡淡的冷色调,让人感觉一阵刺骨的寒意。

    径直的来到了陈煜阳跟前,女孩一只手搭在陈煜阳的肩上,声音妩媚道:“帅哥,能和我喝杯酒吗?”

    陈煜阳淡淡一笑,举起手中酒杯,示意了一下,然后浅尝辄止了一口,并不出声。女孩继续用那甜的发腻的声音说道:“小帅哥,看你的模样应该是第一次来,怎么样?要姐姐带你去快活快活吗?”

    说话,女人修长的手指开始在陈煜阳的下颚挑弄了起来,陈煜阳眼神冰冷,低声道:“收起你的魅功,要不然我让你死得很惨!”

    一边的杨晓军和李明哲也敢到一阵阵不对,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自己浑身上下都开始不停使唤了起来,那种感觉很可怕,也很无助!

    女人稍稍楞了一下,继续说道:“小帅哥,别生气吗?姐姐和你开玩笑的!”

    说话,女人一屁股坐在了陈煜阳的大腿上,不停的磨蹭着。陈煜阳那双深邃的眸子开始越发的阴冷起来:“哼!”冷冷的哼了一声,似乎时空停滞了,一边的杨晓军和李明哲两人也感觉浑身一震,灵台清醒了过来。

    “你这婆娘……”愤怒的杨晓军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李明哲给拉住了,同时丢给他一个静观其变的眼神给他。

    悠悠放下酒杯,转动着手中的尾戒,陈煜阳忽然笑了,笑得很开心:“你既然想试一试我,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话音刚落,女子浑身开始颤抖起来,手中的酒杯瞬间落下,“咣当”一声溅起一片水花。死死的咬着下嘴唇,女人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一双冰冷的眸子开始散发出道道炙热的火光,那感觉仿佛要活生生的将陈煜阳吞下去一般。

    李明哲和杨晓军对于这种目光再熟悉不过了,那是热火,想男人想疯了的疯狂。

    “阳子,这……”杨晓军有些丈二金刚的感觉。

    对于杨晓军的疑惑,陈煜阳只是摆了摆手,眼中阴冷笑意,一只大手开始在女人身上游走了起来。

    死死的守住灵台最后一丝清明的女子瞬间在这只火热的手掌的玩弄下崩溃了,低低的呻吟了出来:“我,我,你,你……!”

    不过陈煜阳却在她即将攀升到高峰的时候停止了下来,问道:“你到底是谁?魔门中的什么人?”

    女人拼命的摇了摇头,死死的咬住的下嘴唇都快要出血了。陈煜阳厉声道:“不说?”

    说话,大手再次朝着女人开始降温的身体挪动了起来,没几下,又一次停止了下来。这种高峰低谷高峰,却始终得不到满足的感觉让女人彻底崩溃了,哭喊着,摇头道:“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一边的杨晓军和李明哲则都是摇了摇头,有些惊叹,有些羡慕道:“想不到阳子还有这一手,辣手摧花呀!以后有空要领教领教!”

    金乌太阳真火乃是万火之源,哪怕一丝丝的真火之力渗透到女性阴体之中,那也是会掀起无尽的欲海波澜的!陈煜阳只不过玩弄了一下小小的把戏而已,也可以说是以其人之道坏治其人之身。

    不过那女孩可就受罪了,这种东西对于女孩子来说,那就如毒品一样,侵骨食髓,厉害的紧。

    女孩无力一头汗水,无力的瘫软在陈煜阳的怀中,媚眼如丝,红唇一张一合,饶是有些迷人:“我,我叫叶,叶思荃!”

    “叶思荃?”陈煜阳瞬间眉头皱了起来,道:“叶家的人?叶诩是你什么人?”

    “是我,是我爷爷!”

    陈煜阳一阵慌忙,旋即在叶思荃的额头上轻拍了两下,一阵莫名的真火之气被他吸入掌中,叶思荃立刻感觉浑身一震,那种空虚,孤独和无力似乎一下子被抽空了。身体瞬间倾倒在地上,喘息着。

    “说说吧!找我什么事情?”陈煜阳问道。

    叶思荃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修长的双腿上还留着晶莹的水渍,眼神瞟了一下陈煜阳身边的杨晓军和李明哲,欲言又止了一下。

    杨晓军和李明哲也是识趣,很快的站了起来,笑道:“阳子,我们猎艳去了,你和这位大美女慢慢谈!”

    陈煜阳点了点头,并没有阻拦。

    望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叶思荃这才半壁羞涩慌忙道:“我去一趟洗手间,回头再说!”

    没过多久,叶思荃从洗手间里面出来了,换了一声干净的白色长衫来到陈煜阳面前,收起了刚刚的妩媚妖异的气息,道:“你的事情爷爷已经跟我说了,我正好在东北,所以他让我过来帮帮你!”

    陈煜阳讥讽了笑了起来,道:“老人家挺热心的!”

    叶思荃听的出陈煜阳话语中的味道,有些不快道:“他毕竟是你外公?”

    “你还是我表姐呢?”陈煜阳忽然笑了起来,道:“从来没见过表姐和表弟打招呼是这样子的,很新奇呀!”

    叶思荃想起刚刚的事情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起来,扭捏道:“你,你这个坏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表姐我,我可是第一回被男人,这样,这样……不过你真的很厉害,我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如果,如果,有机会的话……”叶思荃越说眼神越飘忽,不过那抹暧昧和妩媚却让陈煜阳有些受不了。

    “嗯??”陈煜阳忽然疑惑了一声,重重道:“表姐!”

    陈煜阳的提醒叶思荃自然明白,不过依旧撅着小嘴道:“安拉,安拉,我知道我是你表姐?不过魔门中人不问这些,只要不是一个姓,那都是可以通婚的!我爸妈就是表兄妹,爷爷不也是照样允许了!”

    “魔门,果然邪的很!”陈煜阳无奈的叹息了一句。

    “邪?”叶思荃没好气道:“哼!别忘记了你身上也有魔门的血统,而且你身上还有妖族血统呢?”

    陈煜阳眉宇瞬间紧皱了起来,心道:她是怎么知道我这个秘密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身上有妖族血统,我身上也有妖族血统,你妈妈,我姑姑身上也有妖族血统。因为爷爷的母亲是九尾妖狐王!”

    “嘶!”陈煜阳立即冷嘶了一声,心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跟叶思荃交谈了一阵,陈煜阳越发觉的眼前这个女孩子真的太可爱了,可爱的有些傻气。

    “听说你在京城有女朋友了,漂亮吗?”叶思荃睁大了眼睛好奇道。

    陈煜阳掏出一支烟来,晃荡了一下道:“可以抽支烟吗?”

    叶思荃有些不解的从陈煜阳的身上掏出打火机来,给他点上,道:“抽烟这种事情还要问吗?在家里的时候老爸抽烟从来不会问老妈的意思,而且每次都是看见老妈亲自给他点上的,你好奇怪!”

    “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陈煜阳苦笑了一下,猛的抽了一口倒:“很漂亮!”

    “那有我漂亮吗?”叶思荃再次问道,眼眸中透露着无比的期盼。

    “额……”陈煜阳停顿了一下道:“各有千秋吧!”

    对于这个答案,叶思荃显然很不满意,撅着嘴说道:“你没有说心里话,哼!”说完撒娇一般的再次坐在了陈煜阳的大腿上,身上的芝兰幽香淡淡清雅的散发了出来:“说实话,我不会生气的!”

    陈煜阳心道:你不生气才有鬼呢?

    不过这种男人常犯的错误,陈煜阳并不会犯,他只是轻轻笑了一下,眼睛色色的盯着叶思荃的下半身,道:“怎么?刚刚的滋味还没有尝够,还要再来一遍嘛?我告诉你,这次我可不会留手的!”

    但陈煜阳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时而妩媚,时而清纯的表姐居然无赖了起来,大无畏道:“你来就是了,和自己的表弟做,应该很刺激。虽然是第一次,但刚刚那种感觉真的很陶醉,我第一次绝对原来男女之间是这么好玩的一件事情!”

    陈煜阳一阵胃疼,满脸的黑线,道:“大姐,你能别玩我了吗?”

    叶思荃却撅着嘴,撒娇道说道:“我是说真的!来嘛,来嘛!”说话还不停的在陈煜阳身上磨蹭着。

    陈煜阳再次一阵胃疼,心道:这丫头要不就是爸妈近亲结婚造就出来的白痴,要么就是脱俗的像一张白纸一样,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顾及。

    就在陈煜阳无比头疼不知道准备如何处理的时候,俱乐部大厅之内一阵喧哗:“你的找死,敢碰老子的女人,老子活剐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