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风暴继续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4本章字数:3289字

    陈煜阳高深莫测的笑了笑,道:“他跑得了吗?”

    见陈煜阳成竹在胸,李明哲也不在过问,只是派人去了富阳小区,取出那些账目。只要这些账本交到张浩和六处手中,那东北一定会发生一次政治地震,苏寒山自然首当其冲,逃无可逃!

    陈煜阳脸上有些放松的笑意,毕竟到此事情已经圆满结束了,接下来就看李明哲的手段如何了。

    省委省政府大楼,苏寒山正在坐立不安的来回走着,自从纪委找他谈话之后,他的心绪就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尤其是今天,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但是他却有没有接到周道明的汇报,想来想去,拿起桌上电话,准备打给周道明。

    不过电话那边总是忙音,这让苏寒山更加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重重的摔下手中文件,苏寒山暗自骂了一句:“该死,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正在他两难的时候,忽然一把抓起电话,鬼使神差的拨通的家里面的号码:“喂,是莉亚嘛?长虹在家吗?哦,不在呀!莉亚,你接下来听我说,赶紧带着长虹走,上哪?去国外,赶快,我感觉到事情不妙,我将钱都存在了国外的天使基金里面,那些钱够你们母子过一辈子的了,赶快走!”

    说完也不等电话那头声音,苏寒上就有些不舍的挂断了电话,心中一阵起伏,眼角有些湿润了。喃喃轻语道:“莉亚,对不住了,来生我们在做夫妻吧!”

    正当苏寒山瘫软在座椅上的时候,办公室大门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踹门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浩。张浩一脸冷色的来到苏寒山面前,道:“苏寒山,我们是中央六处的,你因为于黑帮有染,收取钱财充当黑帮的保护伞,被捕了!”

    苏寒山苦笑了一阵道:“还是来了!”

    一霎那的时间,苏寒山好像老了十几岁,满是愁容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心酸,哀求道:“可以让我抽支烟吗?”

    “请便!”

    缓缓的给自己点起一支烟,苏寒山不禁想到了自己刚刚踏足仕途的时候维民所止的豪迈愿景,想到自己壮年时候一点一点被摸去的棱角,想到自己中年时候和那些自己不齿的人同流合污,想想自己这一生,忽然他发觉,自己的一生是个悲剧,天大的悲剧。

    弹去手中的烟灰,苏寒山苦笑了笑,轻声道:“其实,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可是,可是,怎么就……”

    他的话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给张浩听的。一支烟熄灭了,苏寒山依旧想不通,到底是自己错了,还是官场错了。

    疑惑的望了张浩一眼,苏寒山淡淡道:“可以给我一个答案吗?为什么独独是我!”

    张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冷声道:“怪就怪你儿子得罪错了人!”

    苏寒山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与此同时,政法书记办公室,一群人也闯了进去,周道明此刻正在批阅文件,见来人怒道:“谁让你们进来的,还有没有一点纪律!”

    来人冷笑道:“周道明,我们是六处的人,你被捕了!”

    一句话,周道明瘫软了下来,像蔫了的皮球一样。

    苏寒山的家中情况也是一样的,苏长虹还有苏寒山的妻子韩莉亚都被捕了。可怜是苏公子临走之前还不断叫嚣着:‘我爸爸是省长,他不会放过你们的,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一场风波闹剧一般的结束了,不过对于整个东北来说,这仅仅是开始而已。

    一场雷霆风暴并没有陈煜阳预想的那般凶猛,充其量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已。自苏寒山和周道明之后人人自危,不过六处也只是象征性的抓了几个涉案较深的人员,其余小鱼也就这样不疼不痒的放过了。

    陈煜阳也只能无奈的摇头道:“这就是政治啊!”

    的确,政治就是太极,讲求借力打力,并不是说不处理这些人,只是时机不成熟而已,这些苏派的小喽啰们上面自然不会亲自处置,等新任的省长一到,这群人理所当然的会成为他的炮灰,被掉到闲散的衙门喝茶。

    在东北的这场政治风暴中,陈家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陈煜阳不得而知,但是他知道,以陈家老祖宗的精明,保下苏寒山一定不只是他说的战友之情这么简单,其中定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不过对于此术,陈煜阳也不想过问,因为这毕竟只是术而已,不是道。

    站在东北军区的操场上,陈煜阳懒懒的听着陈凌峰的电话:“煜阳!这次事情你虽然没有但当主力,但是还是被李锋那小子给耍了一道,出动雪狼战队,已经是一条致命的错误了,以后要记住,这种事情不要将自己牵扯的太深,尽量不要在媒体和大众面前露头,出头鸟不是这么好当的。接下来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

    “不知道太爷爷所讲的是??”陈煜阳打起太极道。

    “别跟我这里装,我是说东北道上的事情。李明哲那小子现在应该根本就摆不平道上的事情,到时候还需要大量的武力支持,你要知道,东北不仅仅只有一个斧头帮和龙虎门这么简单!”

    陈煜阳淡淡的一笑道:“这事情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别的不多,就是武力多。一统东北三省,指日可待!”

    “你小子不会还准备动用雪狼战队吧?你要知道雪狼战队不是你们家开的,公器私用,这是大忌!”陈老爷子告诫道。

    “您放心,我有私人力量,这次也该让他们出出头了,要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手中砝码不足,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

    陈凌峰嗯了一声,沉默了好久才说道:“这点你自己掂量!”

    “好的,我知道的,太爷爷放心好了。我会未雨绸缪的!毕竟势这种东西吓唬吓唬人,震慑人心还是有用的!”

    中南海,权利的中心,菊花厅内,老人正一声不响的看着报告,喃喃道:“不够老辣稳重,但是手段却是铁血的紧啊!”

    一旁的龙飞云笑了起来,道:“我想血腥的还在后面呢,您老还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飞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小子还有力量支持吗?”

    “您老千万不要小看了陈家小子,他手上到底有多少力量我不知道。不过按照这小子的作风,将苏寒山搞下去只是开场白而已,没有了苏寒山的掣肘,他的想法才会慢慢的出来,到时候东北一定是腥风血雨!”

    老人饶有兴趣道:“你小子,跟我说话都留一半。好吧!我老人家多大的风浪都见识过,这次就看看陈家小子能够玩出什么花样来!”

    沉吟了一下,老人接着道:“飞云,让六处和龙组的人全部撤回,下面的事情交给陈小子自己处置吧!”

    “明白!”

    东北地界上的一场大风暴以山雨欲来的方式踌躇着,苏寒山的倒台只是风暴的前奏而已,不过这个前奏异常的高亢,引动了无数人的神经和细胞,此时此刻多少双眼睛正悄然的盯着东北这片土地上的局势,也不知道多少人正盯着东北这块肥肉。

    苏杭市,华文花苑里面,儒雅的中年人正一脸懒散的依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点着一支烟,似乎在思索着些什么。

    “洛河,在想什么呢?”叶倾城甜美的声音透过客厅传了过来。

    陈洛河嘶了一声,轻轻的敲击着阳台的栏杆,柔声道:“阳阳这孩子一把大手笔,如今东北的局势也跟着复杂起来,这孩子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而不自知。恐怕超盟那边又要有动作了!”

    “超盟?”叶倾城惊讶了一声,静静的走到陈洛河身边道:“这个国内政局关超盟什么事情?”

    “阳阳这孩子做事情只凭自己喜好,不知道已经触动了多少门阀世家的神经。两年前是有诸葛老头和岳父大人背后支持这才化解了那场未及,可是现在……难说呀,时局多变,看来我也不得不早做先手了!”陈洛河默默道。

    “洛河……”叶倾城有些担心了起来。

    柔柔的抚着妻子的长发,陈洛河笑道:“放心吧!有我在,还没有谁能够动我陈洛河的儿子!”

    男人的一句话,似乎很快让女人放下心来,不过叶倾城依旧有些担心道:“洛河,要不要给父亲去一个电话……”

    陈洛河笑着摇了摇手,说道:“不必了,叶家老爷子比我们更加重视这个外孙。毕竟叶家和魔门的将来还要看他的,所以他不会让阳阳出事情的!”

    “嗯!!”

    江南省的摩天大厦上,叶诩老人正一脸沉色的考虑着些什么,他的身后站着两个中年人,虽然算不上儒雅,但是也绝对是风姿绝代。

    “父亲,东北的局势已经打开,恐怕完颜家和耶律家要有动作。我们是不是提前动手?”

    叶诩道:“不急,不急,再等等吧!”

    “父亲您到底还在等什么?那孩子……”

    不等自己儿子把话说完,叶诩径直道:“那孩子潜力无限,不多试探几次怎么能够看出他的深浅来。玉不琢不成器啊!要有耐心,再等等吧!再说有老三在那边,多少也能照应一二,此事不必急于一时!”

    老人缓缓转身,饶有深意的问道:“老大,思仁最近在干什么?”

    叶羽翔支支吾吾了一会儿道:“那个臭小子还能做什么好事,这些年来除了跑车就是女人,估摸着又在和哪个明星搞绯闻呢?”

    “嗯!”老人应了一声,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发雷霆,轻声道:“随他去吧!人不风流枉少年吗?接班人的位置只有一个,他不珍惜,怪不得别人!老二,思齐呢,也和思仁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