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唐博的困恼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4本章字数:3238字

    “你这神棍!”李明哲笑着站了起来,长吁一声道:“确实,我确实遇到麻烦了。”

    “说说!”

    “老爷子发话了,京城来人了!老爷子那边有些顶不住压力了!”李明哲捏着眉心缓缓道。

    “哟!这棋局越发的有意思了。”陈煜阳皮笑肉不笑道。

    京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隐藏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东西。此时此刻京都郊外一处豪华的庄园里面,两个青年人正在闲情逸致的垂钓着,不过他们的吊钩却是直的,也毫无鱼饵。

    “白兄的境界小弟远远不如啊!”模样稍微年轻一些的自嘲一笑,悠悠放下手中鱼竿道。

    另一人则是淡淡的望了一眼西落的太阳和平静的湖面,道:“太公精髓全在此处,这也是多少年来的文化涵养。不将自己的性情磨的平了,日后又怎么能够掌天下权柄,俯瞰众生呢?”

    说话,他转过脸来,眯起眼睛细细的凝望着身边的人,叹息道:“端木,有些事情是我们一出生就无法改变的。”

    “是啊!”

    被男人称之为端木的正在京都太子党党魁之一,端木俊。端木俊如今也已经快到而立之年,但在这个男人面前却是异常的谦恭,甚至有些敬畏。

    男人洒笑了一声,接着说道:“端木,你知道我这个人闲云野鹤惯了,并不喜欢争斗。但是站在我现在的位置上却又不得不多加防备。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端木俊无奈的点了点头,道:“白兄的意思小弟明白。”顿了一下,端木俊小意道:“白兄认为,陈家的小子如何?”

    男人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弄得端木俊有些不知所谓,只听他说道:“陈家的孩子不错,但是杀伐有余沉稳不够。不过他胜在年轻,不到二十的年纪,能够有这番作为,比我当年更加出色,说不定是快美玉。”

    “那白兄为什么……”端木俊疑惑道。

    “呵呵!”男人轻笑了两声,收回手中钓竿静静的抚着,道:“玉不琢不成器。不将他的性情磨平,何以堪登大用!”

    端木俊惊异的站了起来,呼道:“白兄??”

    男人平静的拍了一下端木俊的腰身道:“端木!你想说什么我自然知道,老爷子对我的期望我也明白!但是我有自知之明,守城我绰绰有余,但是开疆扩土我确实不行。所以,这次就当对于我人生中的一次磨砺吧!胜了,自然好,败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把那把座椅交给一个能够胜过我的人,对于国家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端木俊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男人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说穿了,上面在布一局很大的棋,我和陈家的小子不过都是棋局上的一颗棋子而已!”

    “白兄又何须气馁,他还是个毛头孩子,不已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就算……那你们两个年纪也相当悬殊,到时候恐怕……”

    男人摇了摇手道:“棋局不由我们决定,年纪也不是问题。只要手段高明,一切都是虚的。”

    “白兄想要认输?”端木俊问道。

    “还早,这局棋起码有十年光景,十年过后,我恐怕也就力不从心了!”男人带着些伤感道。

    “哎!!”端木俊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似乎是在为男人叹息,又似乎是在为自己叹息。

    男人再次望了一眼西落的太阳,有种英雄末路的感觉,道:“端木,如果我还是你这个年纪,自然有一搏的雄心壮志。但是我马上就要入不惑之年。岁月呀,岁月!!”

    正值秋冬的季节,漫天飞舞着落叶的萧瑟。京都老城区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中,两位老者正聚精会神的博弈着,不知不觉之间,手边茶水已经凉了几分。

    “啪”随着一指黑棋落下,整盘棋局也已经是尘埃落定。爽朗的笑声从四合院中传了出来:“哈哈哈哈,白老头,怎么样?这么多年了,老家伙我的起意没有退步吧!就算你比我年轻,我照样杀得你片甲不留啊!”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家的老祖宗,陈凌峰。和陈凌峰对面而坐的也是为年逾古稀,但是精神却无比矍铄的老人。老人自嘲的笑了笑,说道:“陈老鬼,不得不说你的棋下的真不错!”

    此语其中深意也只有陈凌峰和白姓老人明白。陈凌峰淡淡的叹息了一声,似乎不复刚刚赢棋的兴奋,道:“白老头,我们都已经老了,这局棋我们也掌控不了了,到底结局如何还看他们年轻人的!”

    “哎”白姓老人拉长了声音叹了一声,然后再次凝望着手下的棋盘,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儿子不如你儿子,我孙子不如你重孙,天数啊!我们两个斗了这些年了,可是我从来就没有赢过!”

    说话,白姓老人挤眉弄眼道:“你就不能让我赢你一次吗?”

    “你我之间和谈输赢啊?”陈凌峰轻声道:“当年的事情你还是恋恋不忘,何苦呢?她都已经去了这么些年了?”

    “是啊!是啊!何苦呢?”

    院中的枯叶被风吹起,又一点点的落在地上,发出一片沙沙声响。

    良久,白姓老人才回过神来,端起手中的茶碗,一脸正色道:“陈老鬼,这局棋走到最后你怎么看?”

    “这是一局很大的棋,当年我们眼中的小家伙们也已经成长起来了。不过,手腕还不行。太过黄老无为了。顺应自然自然是好,不过还是要稍加手段,方显成效啊!”

    “呵呵!”白姓老人一指陈凌峰道:“你呀你,当年我们这些人里面就你花花肠子多。不过也确实该动一动,要不然这局棋就太漫长了!他们等得起,我老人家可是等不起了!”

    中南海

    老人望着手中的文件,轻声道:“还真快呀!”

    一旁的秘书不知所以道:“老首长,您是指什么?”

    老人微微一笑,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道:“小刘啊!你跟了我二十年了吧!不该问的事情就不要问!”

    小刘立时浑身一震,瑟瑟道:“我知道了,老首长!”

    “呵呵!”严肃过后,老人再次笑了起来,道:“不过这件事情给你知道了也无妨。你也给我做个参考。你给我看看白家的小子和陈家的小子,到底哪一个能够担当大任啊!”

    “这个……”小刘迟疑了。

    “大胆说!”

    “我感觉不论年纪,还是沉稳,白家的公子更加适合。毕竟陈小公子太小了!而且,据悉陈小公子的手段极其铁血,恐怕……”

    “呵呵!”老人笑了笑,再也不语。但是心中似乎已经有了计较。

    陈煜阳的公寓里面,李杰陈爽两人正盘膝而坐,巫族功法运行三十六周天。自从第二次军武大会结束之后,就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必修课程。两人有了陈煜阳的指点,修为突飞猛进,也已经到达了A级水准,突破巫族战魂诀第二篇,进入了金身不灭的境界。

    缓缓睁开双眼,陈爽和李杰相视一笑,扭动了一下脖子站了起来。对着电脑面前的陈煜阳走了过去:“阳子哥!”

    “嗯!”陈煜阳轻应了一声,道:“你们修炼完了!”

    “嗯!”陈爽嘻嘻一声,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如今的修炼速度已经远远比不上两年之前了。战魂诀我感觉已经到了第二重巅峰,就差一点就要突破了,但是却怎么也突破不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也是!”

    陈煜阳放下手中事情,淡淡一笑道:“饭要一口一口吃,急功近利是不行的!不要试图强行突破,一点点累计,到时候自认能够水到渠成!”

    “嗯,是我们太过着急了!”陈爽摇了摇头道。

    这些时候陈煜阳潜心丹道,也算小有成就,随手拿出一瓶丹药递给陈爽李杰两人,道:“这瓶丹药你们也应该能够承受了,记着练功之前服一颗,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等你们都突破了第三重,我会给你们更加厉害的丹药!”

    李杰连忙接过来,崛起嘴道:“阳子哥,真不够意思,有这种东西居然还藏着!”

    “藏着?”陈煜阳冷笑一声,道:“有本事你两个月前吃吃看,我保准你一颗就死!”

    “啊??”李杰惊呼道:“这么厉害?”

    “上古丹药岂是凡人肉体可以抗衡的!记着,吃药练功的时候一定要我在场,要不然出了事情,你们自己负责!”陈煜阳告诫道。

    “我们一定听阳子哥的!”

    说话陈爽一个箭步冲到了陈煜阳的电脑面前,道:“阳子哥,你在干什么呢?怎么每天都看见你上网,是不是在吊小美眉啊!”

    “去你的!”陈煜阳笑骂道:“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别把我和你们想的一样龌龊!”

    “哟,阳子哥,咱们三个大男人在一起,还扭捏个什么劲啊!嫂子又不在!”李杰十分下贱的笑了起来。

    陈煜阳正准备站起来给他一顿臭骂,但是好死不死的手机响了起来。一个久违的号码出现在了陈煜阳的手机上,他摆了摆手,道:“我接个电话!”

    站在阳台上,陈煜阳有些激动,道:“螳螂,你小子两年不给我来电,怎么想起来今天给我打电话的!”

    电话那头沉吟了很久,一个沙哑却有沧桑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臭女人,两年不见,过得怎么样?”

    陈煜阳浑身一震,连忙问道:“螳螂,发生什么事情了?”

    “咳咳!”唐博咳嗽了两声,道:“没什么?只是这些天有些疲惫!”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陈煜阳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