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军事党校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4本章字数:3312字

    诸葛明连忙上前两步,伸手抓过一方棋子,细细的抚着,好久才睁开眼睛道:“好,好,好,是镇魂玉,是镇魂玉!”

    不过瞬间,老人的脚步就迟疑了,放下手中棋子道:“煜阳,你这么重的礼,我老头子可不敢收啊!你还是拿回去吧!”

    “诸葛爷爷,这东西可是对您的修为大有好处啊!您真的不要……”陈煜阳逗趣道。

    诸葛明此刻正是心理痒痒,想要但却有不好意思。如果有人能够给他一个台阶,他保准乐呵呵的收下来。

    见老人家猫爪饶心一般,陈煜阳接着道:“既然诸葛爷爷不要这份礼物,那煜阳就将此棋当做订婚的彩礼如何?”

    “彩礼??”诸葛明一愣。

    “不错,彩礼!彩礼之说古来有之,您老马上都要将您的宝贝孙女交给我了,那这点彩礼自然是微不足道。日后,我于青青订婚,自当还有一份更大的礼送上,还请诸葛爷爷不吝笑纳吧!”

    陈煜阳这番话说得诸葛明心中这个美,心道:这个孙女婿不但会做事情,还会做人。好,好!!!

    诸葛明面上勉为其难的样子,手却伸过去接过那盘棋,道:“既然煜阳这么说,老夫就权当彩礼收下。我这个宝贝孙女可是诸葛家的宝,换你这镇魂玉是绰绰有余,绰绰有余啊!!”

    老人家兴奋之余不想说错话了,惹得诸葛青青一阵娇嗔道:“爷爷,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换啊!难道在你心中,孙女我只是个砝码吗?哼!!不理你了,臭爷爷!”

    孙女发难,这下老人有些哭笑不得了,想要解释,却又感觉到有些苍白无力。

    到是陈煜阳在一边笑道:“青青可是我心中的宝贝啊!无价之宝,那是多少镇魂玉都不能比拟的!如今老爷子将她交给我,我一定倍加珍惜,不让她受一点委屈!这方棋只是我陈家下的小小聘礼,日后大婚,自当还有重礼!”

    “对对对,青青,可是我诸葛家的宝贝。怎么是这小小的镇魂玉能够媲美的呢!陈小子,你记着,要善待青青,要不然,再多的镇魂玉老人家也不给面子!”诸葛明顺着陈煜阳的话说了下去,这才缓解了一场雷霆之怒。

    只是一旁的诸葛子鱼不高兴,撅着嘴道:“两个马屁精!”

    又闲聊了一会儿,诸葛明脸上忽然严肃了起来,道:“煜阳,你跟我来书房,我有事情和你单独说!”

    “好的!”陈煜阳轻轻的拍了一下诸葛青青的小手,然后起身跟着诸葛明上楼了。

    诸葛家楼下的花厅内,诸葛子鱼一脸妒忌的跳到诸葛青青身边,道:“姐,你不会真的在机场等了他三天吧!这也,这也太……”

    诸葛青青宠溺的摸了一下诸葛子鱼的头道:“丫头,你不会明白的!”

    “哼!”诸葛子鱼撅着嘴道:“你们总是把我当小孩子,可是,可是他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啊!”说着,诸葛子鱼突然感觉有些委屈。

    “子鱼,你的心思姐姐明白!姐姐也和说过,娥皇女英未尝不可。不过这齐人之福他到底要还是不要,那就要看他自己的了!也要看看你有没有办法了,姐姐可是帮不了你呀!”诸葛青青叹息道。

    “胡说,姐姐,你可以帮我的!”诸葛子鱼不忿道。

    “夷?你到是说说,让姐姐怎么帮你?”诸葛青青调侃的笑着问道。

    诸葛子鱼在她耳边低低的耳语了几句,诸葛青青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这,这怎么能够行?”

    诸葛子鱼见姐姐一下子推辞,急的都要哭出来了,委屈道:“就知道姐姐不会答应的,还说什么娥皇女英??姐姐骗人?”

    诸葛青青煞白的小脸上看不出在想些什么,只是那眼中的泪光已经滑落了下来。

    楼上书房之内,诸葛明一脸正色道:“煜阳,你在东北做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可谓是可圈可点。不过还是过于粗糙了。作为陈家和诸葛家的人,做什么事情都要被别人关注,站在风口浪尖之上,你明白吗?”

    “是的,老爷子,我明白的!”

    “嗯!那就好!”诸葛明点头,接着问道:“叫你上来只是想问你几件事情,可以说是私事也可以说是公事!”

    陈煜阳笑道:“老爷子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拨开书房内的黑纱布,诸葛明严肃道:“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这局棋很深,棋中的手也很多,你打算如何做!”

    “不瞒老爷子,我打算军事党校毕业之后就下江南。江南大学我向往已久,一来躲避一下风头,毕竟木秀于林不好。二来也是了了我上大学的心愿!”陈煜阳苦苦的笑了一声,等着诸葛明的反应。

    饶是良久,诸葛明才淡淡道:“好,好!”不过忽然话锋一转道:“不过你打算再让青青等你四年不成!”

    “这个…这个!”陈煜阳迟疑了一下悠悠道:“如今她放不下我,我又何尝放得下她呢?所以,只要青青和您老愿意,我想将她带往江南,顺道也见一见我的父母!”

    “这个方法可行。既然你都安排好了,那我也就不多话了。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一下,这个是私人问题,你可以不回答。你现在修为究竟到了一个什么程度?”诸葛明好奇道。

    陈煜阳有些尴尬的捏了捏鼻尖,说出了一句吓死人不偿命的话来:“应该是X级别吧!”

    开着从龙飞云那边讨要来的车,陈煜阳在京都大道上一路疾驰,奔着京城军事党校就去了。京都军事党校建立于开国之初,当时是由三大巨头一致点头同意,也是京都最为老牌的党校派系之一,和共青团系并称南北双校。

    巨大的墨镜遮挡着陈煜阳那双深邃的眸子,一手托腮,一手掏着方向,不知不觉之间,他的神思再次飞转了起来。想起诸葛家老爷子那惊愕的面容,陈煜阳不自主的嘴角轻扬,笑了起来。

    “你才多大,十九岁,十九岁的X级,接近八万的战斗力,太恐怖了,实在是太恐怖了,假以时日,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你的对手?”

    “这个,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诸葛明沉吟了片刻,道:“把青青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不过,你准备什么时候和青青订婚?”

    “等我军事党校毕业之后就订婚!”

    “这事情陈老爷子知道吗?”

    “我会和家里面商量好的!”

    “准备什么规模的?”

    “这个还要您老示下!”

    “现在陈家和诸葛家都在风口浪尖之上,平常就好!”

    “好的,一定按照您老的要求做!”

    风的声音不断的在陈煜阳的耳边划过,在黑色的墨镜背后,那双眼睛渐渐凝重了起来。似乎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慢了下来。

    此刻京城大道之上半身穿警服的交警们见到陈煜阳这辆超速驾驶的车辆,就准备打手势,拦住他。

    这个交警显然有些年轻,缺乏经验。他的动作立马被身旁的交警拦住了下来:“小张,你疯了?”

    年轻交警有些不知所措道:“李哥,那车超速了,还闯红灯!”

    “我知道,我知道!”中年交警道:“不过你知道那是什么车吗?你就敢拦!”

    年轻交警一脸正气道:“不论他是什么车,我们都要依法办事的呀?”

    重重的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中年交警道:“小张,我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都感觉依法办事不会错。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你会慢慢体会到。这是错的,在京城这个地方混,弄不好就会家破人亡的!”

    “怎么会这样?”

    “这是理所当然的,刚刚那辆车我见过,是特殊车辆,你没见人家上的是怎么牌照吗?拦下他,你的日子就难过了!”

    “太阳的,真是邪门!”

    “呵呵,小张,以后在京都这块地方站岗,留神着点,不要得罪了大人物,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真黑暗!”

    陈煜阳的车是一路通行来到了军事党校门口,今天正是全国各地所有被提拔的军官来这里报道的时候,所以这里显得有些人潮涌动。

    走下车,将墨镜扔在车内,陈煜阳大步朝里面走去。不过走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一下,那保安蔑视的看了一眼陈煜阳,趾高气扬道:“什么人?这里是中央军事党校,小孩子,要玩到别处去玩!”

    陈煜阳淡淡的笑了一声道:“我是来参加党校培训的!”

    “哟~”保安声音拉得很长,不屑道:“小样,你小子毛还没长全呢,怎么学会编瞎话了!走走走,赶快走,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我真的是来这个培训的!”陈煜阳再次道。

    “你个小毛孩子能够到这里培训?那我还是国家主席呢?赶紧离开!”保安有些不耐烦道。

    陈煜阳脸色慢慢的阴沉了下来,伸手掏出身上的军官证,和军事党校的证件冷声道:“看看!”

    保安随手接了过来,不过一看不要紧,立刻吓得魂飞魄散。他这个保安工作本来就是家里亲戚走的路子,如今得罪了一位上校军官,日后可能是准将将军的人,看来自己这工作是保不住了。

    立刻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保安一脸谄媚的笑意道:“原来是陈上校,刚刚不好意思,得罪了,得罪了!第一眼看到上校的时候,我就知道,您一定不是凡人,看这长相,看这气质,日后一定飞黄腾达。”

    陈煜阳并不想理睬他,只是冷冷道:“我现在可以进去了?”

    “当然,当然,您请……”

    本来这个保安还想巴结一下陈煜阳,领着他进去,但陈煜阳是拂袖离去,根本就不理睬他。望着陈煜阳渐行渐远的背影,保安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朝着地上狠狠的呸了一口,道:“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