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轩辕龙白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5本章字数:3299字

    这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直冲着陈煜阳的耳膜。微微皱眉,陈煜阳轻蔑的笑了笑心道:“幻境,想不到如今还会有人布置下着幻境阵法!”

    脑海中不断的搜索着妖族天庭关于阵法的记载,良久,陈煜阳才自信满满,再次踏步:“左三,右四,前五,后二。阴阳之道,明镜在心!”

    不断的重复着脚下的步伐,没过多久,陈煜阳就顺利的来到了毛竹坞前。轻轻的扣着毛竹坞的门,道:“后学末进陈煜阳,见过龙白前辈!”

    嘎吱一声,门开了,陈煜阳小意的向门内张望,不过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凌然的寒意透门而出,径直朝着自己的心房而来。轻锁眉宇,陈煜阳左手化掌,一道绚烂的火光喷涌而出,带着淡淡的炙热将扑面而来的剑气化作无形。

    “龙白,前辈,这般行为有失身份?”陈煜阳冷冷道。

    毛竹坞内,一张席子,席子上端坐着一名老者,鹤发童颜,一身金黄色的袍服,好似古代人一般。屋内及其整洁,只有一张茶几,茶几上放了几个茶盅,老人身后一副巨大的字画,似乎是山水,又似乎是个大大的字。

    缓缓张开眼睛,老人笑了起来,道:“果然是长江后两推前浪。你不仅能破了我的幻像阵,还能够挡住老夫一击剑气,好,好!龙飞云那小子败在你手上不怨,不怨!”

    陈煜阳饶是如此的笑了起来道:“原来前辈是想要为龙飞云讨回面子!”

    老人猛的站了起来,一脸怒色道:‘狗屁!老夫是这种为老不尊的人吗?老夫马上三百岁的人了,为他讨回面子,他也配。面子是自己的,只有自己讨要。学艺不精,怪不得别人,你说老夫说的可在道理!”

    “前辈说的自然在理,不过前辈刚刚的行为可是有些过了!”

    陈煜阳说着抬头望向龙白,见龙白正一脸震怒的望着自己,不禁心中一惊。

    陈煜阳原以为这老家伙要发飙,可没想到龙白楞了一下却哈哈大笑起来,走到自己面前重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不好意思道:“老夫在这龙组待了三十年,好不容易遇到你这样的对手,只是一时技痒而已!”

    龙白这一下拍得陈煜阳一阵生疼,心道:这老家伙都三百多岁了,哪来这么大力气的。

    不过还没等陈煜阳反应过来,龙白再次朗声笑道:“小子,再和老夫过两招如何?”

    陈煜阳心中苦笑道:妈的,这家伙原来是个打架狂。

    不等陈煜阳答应,龙白指尖一点,剑气已经呼之欲出。不过陈煜阳并不愿意和他过多纠缠,太阳真火罩给罩了起来。龙白这一指剑气根本就占不到陈煜阳身子,就被化为无形了。

    龙白感觉周围一阵燥热,连忙跳开一步道:“小子,你这是什么妖术?”

    陈煜阳笑道:“前辈,这并不是妖术,你可以称之为异能的一种!”

    “别蒙我,异能老夫见得多了,哪里有这么怪异的异能。你今天要是不说实话,我就和你再过三百招!”龙白一下子兴趣起来了,找着个由头就要发飙。

    根本不及陈煜阳解释,龙白剑气再次扑面而来。陈煜阳心道:得,这架还不得不打了。

    这两人本来就不是以命相博,自然手段都不是那般凶猛。只是见招拆招而已。不过陈煜阳是越打越觉得没意思,龙白则是越打越惊讶,越打越无力。不过他们两个在过招,几乎惊动了整个龙组的人站在园子外面观战。

    龙飞云更是嘴巴张得鸡蛋大,道:“这怎么可能,居然,居然有人能够徒手破掉老祖宗的剑气……”

    整个竹园被陈煜阳的金乌太阳真火和龙白的剑气打的惨不忍睹,那方小小的毛竹坞早就已经被打的支离破碎,到处闪耀着火星。

    两人的身体就这样漂浮在空中,绿色的火龙和银色的剑气不断的交织在一起。良久,天空中才传来龙白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老夫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陈家小子,哦,不,应该叫陈老弟,你不错,真是不错!”

    不理会众人的目光,龙白上前,一把牵着陈煜阳的手,道:“陈老弟,叫你一声老弟不为过吧!”

    陈煜阳受宠若惊,连忙道:“晚辈可不敢当,前辈还是叫我小子好了!”

    龙白一听立刻吹胡子道:“混账,我叫你陈老弟,你就是我老弟。超自然界不分辈分,实力高绝者就是前辈。你的修为要比老夫高明的多,难道你要老夫叫你一声前辈,你才敢应!!”

    陈煜阳一脸惨白,有些胃痛道:“那还是叫陈老弟吧!”

    陈煜阳可不想一个三百多岁的老人家,跟着自己一口一个前辈的,他敢叫,自己也不敢应啊!

    龙白见陈煜阳应允,虽然说是勉强应允,但是依旧是很开心的笑了:“陈老弟,人生得一知己难求,得一对手更难求啊!今天我和老弟你大战三百回合,真是痛快。不如咱两再痛饮三百杯如何?”

    “恭敬不如从命!”陈煜阳道。

    “好好好!那个龙云飞,你小子帮我把竹园修复一下,我和陈老弟喝酒去了!”

    说着两人手牵手,奔着龙组基地深处而去。留下龙飞云一个人在这里独自愁着脸道:“妈的,陈煜阳这小子和老祖宗称兄道弟,那我以后见了他不就得叫祖宗了,亏大发了,亏大发了,日后一定要从这小子身上讨要些好处!”

    龙组基地一间僻静的房间里面,陈煜阳和龙白相对而坐,桌上仅仅摆着一壶酒,几碟小菜。龙白笑眼咪咪的亲自给陈煜阳斟上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上一杯,小酌了一口,凝望了陈煜阳半天,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有些疑惑道:“陈老弟,老夫修炼百年,从未见你这等怪异的异能,你这,这应该不是异能吧?”

    陈煜阳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叹了一声道:“好酒,好酒啊!”

    龙白笑道:“老弟果然是识货之人,这酒乃的老夫两百年前所酿,芳香醇正。平常时候老夫自己可都舍不得喝呀!”

    陈煜阳一听,手中酒居然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不禁心中一惊,有些惶恐道:“老哥用这等好酒招待小弟,这哪里使得?”

    龙白一摆手道:“好酒当于知己共享。一人独酌就算再好的酒也是品不出滋味的!对了,老弟可还没有回答老夫刚刚的问题哟?”

    见龙白抓着不方,陈煜阳也只好淡笑了一下,反问道:“老哥哥使用的也并非纯正的武学呀!大家是彼此彼此而已!”

    龙白一听,浑身一震,语结道:“老弟怎知我用的不是武学?”

    陈煜阳缓缓起身道:“超自然者只是一个统称而已,指的是身具有超脱自然规则能力的人。其中分门别类无穷无尽。武者只是其中之一。修为能够达到老哥一般临虚御空的高度,那已经不算是武者范畴!

    武道之极乃是金丹大道,修成金丹者自然能够超脱生命束缚,也就已经不是武者了。”

    龙白一旁听着,忽然拍起手来,道:“好好好,老弟果然博学强知。确实,老夫已经不算是武者范畴,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武道修真!”

    陈煜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摇手道:“不,以小弟看来,老哥不是武道修真,而是武道双修。刚刚小弟与老哥过招已经感觉到了,老哥并未用处道法修为,要不然小弟定当不是老哥对手!”

    龙白楞了一下,然后眼角轻笑道:“我未用道法,陈老弟又何尝用过妖法呢?”

    “哦?”陈煜阳惊了一声,然后默然的望着龙白,最后两人相视一笑。

    只是刹那之间,整间屋子里面两道气流开始不断的纠缠起来,淡淡的墨绿和皇者的浩然之气纠结在一起,难分难解。

    桌椅都开始颤抖起来,就连那钢铁混凝土般的大门也开始天摇地动,发出咔咔的响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煜阳和龙白的头上都开始溢出了豆大的汗珠,死死的咬着嘴唇陈煜阳非常吃力并且吃惊的吐出了四个字来:“黄帝真经!”

    说话,陈煜阳的身体被突如其来的气流给震飞了出来,狠狠的砸在内室的大门上,轰的一声巨响,大门居然被砸出一个大洞来,直直飞出的身体立刻凝练巫妖法决,这才使得力道没有外冲。

    双脚落地的陈煜阳死死的砖在地底,两条小腿肚子狠狠地插入了钢筋之中。嘴角还残留着一丝血迹还有那诡异的笑意。

    而另一边的龙白也好不到哪里,一口鲜血立刻喷涌了出来,陈煜阳看上去很狼狈,却是受了一些皮外之伤,到是龙白,死死支撑,伤在内脏。整个内室被两股混乱的气流冲的七零八落,一片焦炭。

    巨大的动静震得整个龙组摇摇欲坠,没有片刻龙飞云就带着龙组的人赶了过来。望着这一片狼藉龙飞云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怪异的表情,擦干嘴角的血丝,不管龙飞云诧异的目光,陈煜阳拖着身子一步一步的回到了龙白面前。

    苦涩的笑了一下,从身上掏出一颗丹药递给龙白道:“老哥,吃下去,对你的内伤有帮助!”

    龙白看了一眼,也不客气,立刻送到嘴里。丹药入口即化,芳香扑鼻。见龙白服下,陈煜阳自己也是服了一颗。然后两人双双打坐调息。过了好一会儿,陈煜阳才醒了过来,一双眸子再次熠熠放光。

    龙飞云走上前来,一脸疑惑的问道:“陈……”顿了一下,龙飞云小意的望了一眼还在打坐调息的龙白,极不情愿道:“陈前辈,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煜阳没好气的盯了他一眼,骂道:“前辈你个逑,你可以换个称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