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异变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5本章字数:3369字

    诸葛风的自然熟让陈煜阳有些莫名,不过他之后的话让陈煜阳更是大跌眼镜,心道:诸葛家还出了这么一个花花公子。

    “妹夫,说说,快说说。我好奇呀?”诸葛风不住的问道。

    陈煜阳摇了摇头道:“我和青青可是清清白白的,什么都没发生过!”

    “哦!”诸葛风的脸上有些失望,道:“我还以为你们那个了呢!”

    陈煜阳和一阵好笑道:“怎么你看起来很失望啊!难道你很希望你妹妹被我那个吗?”

    “没有,没有!只是青青都二十三了,还是个雏儿,不免太丢诸葛家的人了!对了,你见过子鱼没有,她可是和青青一摸一样,是个大美女啊!有兴趣吗?”

    陈煜阳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心道:哪里有这样的大舅哥的!白了诸葛风一眼,陈煜阳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生怕自己的妹妹嫁不出去啊!”

    “可不是吗?青青还好,就是冰了一点。不过子鱼就难说了,她可是从小娇生惯养,脾气大的很。我真是想找个人来管一管她,如果你不介意,那一起收了好了。免得我这个做哥哥的天天担惊受怕她嫁不出去啊!”

    陈煜阳有些无语,心道:她到是有心,但是我能下手吗?

    交谈了老半天,陈煜阳这才知道,原来诸葛风既不是军人也不是政客,这家伙应该算是江南地界上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而且按照陈煜阳的推断,他身后的力量不小。一听说陈煜阳要到江南去念书,这让他兴奋不已,连忙道。

    “妹夫,你真要去江南吗?那感情好啊!我在江南说话还是算数的,到了江南哥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保准你满意。那地方可是比京都的天上人间好多了,里面的妞水灵着呢!虽说没我妹妹漂亮,但也都是绝色呀!”

    说着说着,诸葛风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陈煜阳心中大汗,心道:这是什么道理,还有大舅子带着妹夫去嫖妓的,简直是疯了。

    陈煜阳淡淡的望了他一眼,无喜无悲道:“那感情好啊!”

    套着陈煜阳的耳朵,诸葛风小声道:“告诉你,那里面的妞一水的大学生,那个纯情的,我就喜欢这个调调!”

    无语之余还是无语,跟这样的大舅哥谈话,陈煜阳已经到了受伤的边缘了。

    不过还好,很快的有人打断了他们的交流,那个声音很是有磁性道:“诸葛老大,陈公子,好啊!”

    诸葛风和陈煜阳一回首,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诸葛风蔑视的望了他一眼,道:“钱老三,我和我妹夫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这个被叫做钱老三的人正是钱震,对于诸葛风的脾气,钱震也不动怒,只是笑道:“今天陈公子订婚,我钱震也来凑个热闹。诸葛老大,我可是没有得罪过你呀,你怎么冲着我来呀!这可不是诸葛家的待客之道啊!”

    “我冲着你怎么了?钱老三,我告诉你,你可别想把我妹夫拐带着跟你们一帮人瞎胡闹,我诸葛风绝不答应!”

    钱震不想,这个诸葛风居然直截了当的出言回绝自己,心中有些不爽,道:“这个还要看看陈公子自己的意思,诸葛老大你说了不算!”

    诸葛风根本就不理睬钱震,拉着陈煜阳就走,一边走还一边正色道:“妹夫,我告诉你,别看你大舅子我一天到晚没个正行,但是我绝对不做有害于国家的事情,至多也就是吃喝嫖赌。但是这些人不同,他们是太子党,太子党有的时候做的事情,那可是狠辣的很,你最好不要和他们搅和在一起!”

    陈煜阳点了点头,冷笑道:“大舅子你放心好了,就凭他们还想要招揽我,简直是笑话!我陈家人什么时候做过别人的走狗!”

    “好,好,有骨气。我就喜欢你这个劲,难怪我看你第一眼就对路。”诸葛风笑道:“对了,刚刚我们说道哪里了?哦,那个江南水乡里面啦……”

    陈煜阳再次一阵头大,不过比陈煜阳更加头大的是钱震。望着诸葛风和陈煜阳的背影,钱震已经不是头大了,而是羞愤。他钱震从来没有被人这般忽视过,就连端木俊都不敢,死死的捏着拳头,面露凶光,钱震心道:诸葛风,陈煜阳,我一定要让你们后悔,一定!

    钱震的不甘陈煜阳是看在眼中,不过却也只是一笑带过,虽然钱震身为太子党八大党魁,但是在陈煜阳眼中不过是个跳梁小丑一般的人物而已,根本是不足为惧,到是诸葛风这个大舅哥让陈煜阳有些好奇。

    此番订婚场面并不算大,陈家和诸葛家只是请了一些必要的人到场,那些不必要的人心中想来,但是人家不给请帖,可叹奈何呀!

    不过最为出乎陈煜阳预料的是,远在苏杭的陈洛河却没有前来,这让他心中大为不爽的同时也开始猜测当年自己这位吊儿郎当的父亲在京都到底做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让京都人民如此畏惧。

    订婚典礼即将开始,陈凌峰和诸葛明两位老人很开怀在站在主席台上,话筒里面先是传来了诸葛明的声音:“今天是我诸葛家孙女和陈家小子订婚之喜,首先我要感谢一下在座的嘉宾和朋友们,欢迎你们的捧场,其次也希望你们同样能够有个美好的夜晚!”

    “现在我宣布,订婚典礼,正式开始!”

    嘹亮的声音证明着陈凌峰是老骥伏枥。此时此刻诸葛青青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陪伴着她一道出来的并不独孤凤,而是欧阳惜水,还有一脸笑意的唐果,她们都可以称得上是诸葛青青的闺蜜了。

    四处打量了一下,唐果差点惊叫起来:“惜水,惜水快看,那个陈煜阳比照片里面还要帅,天啦!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如果他不是青青姐的未婚夫多好啊!”

    欧阳惜水也楞神了一下,毕竟陈煜阳这张脸上的光芒太强大了,堪称完美。儒雅,但不是酸,俊美但不女人,阳光但不刺眼。那种从内而外从上到下的气质,足可以秒杀任何一个女孩子,尤其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

    超自然者的耳力自然要比常人好的多,诸葛风当然听得见这些女孩子在讨论些什么。一笑猥琐的笑意道:“行啊!妹夫看不出来你魅力还挺足的,见一眼就将我妹妹的同学都电晕了,真是佩服啊!”

    “大舅哥,你就别说笑了!”

    陈煜阳没好气的说道,说着朝着诸葛青青走了过去。望着一身晚礼服的诸葛青青,陈煜阳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奇怪,以往看到诸葛青青,心中都会有些悸动,但是今天好似却有所不同。

    “青青,你今天真美!”陈煜阳感叹道。

    “当然了,我们家青青姐可是最美的。”欧阳惜水娇笑道。

    唐果更是在一旁起哄:“陈煜阳是吧!我们今天可是把青青姐交给你了,如果你敢有半分对不起她,小心我们姐妹找你算账!”

    说话唐果捏了捏小拳头,示威一般。诸葛青青则是一边笑了起来,道:“好了果果,你们就不要跟他开玩笑了!”

    “哟,有人心疼了。”唐果故意压低声音在诸葛青青耳边道。

    诸葛青青脸上一红,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上前一步拉着陈煜阳的手,不过这一拉不要紧,陈煜阳浑身一震,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深邃的眸子慢慢的眯了起来,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脸上开始不尽然的露出的冰霜之色。

    陈煜阳虽然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发作,而是听着司仪直到把那番祝福的语言讲结束。此刻的诸葛青青脸上倒是很自然,一身雍容华贵的紫色晚礼服,脖颈上挂着一串乳白的珍珠,月光下熠熠生辉,一双眼睛,带着微微的羞涩,闪动着光芒。

    不动声色的握紧着诸葛青青的手,陈煜阳的脸色由惨白,变成了一种无以名状,依旧是帅,但是却给人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

    台下的诸葛风似乎看出了一些不妥,司仪刚刚说完,他就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拉着陈煜阳,然后对诸葛青青道:“妹子,哥哥我刚刚和煜阳喝的正兴奋呢!今天晚上将你未婚夫接给哥哥一下,你不介意吧!”

    “哥,你说什么呢?”诸葛青青一脸羞赧,含情脉脉的望向陈煜阳嘱托道:“少喝些酒!”

    陈煜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跟着诸葛风,陈煜阳的身形消失在了人群里面。目送着陈煜阳的离开,诸葛青青脸上有些微微的失落和伤感,心道:他不会发现了吧!

    唐果和欧阳惜水似乎看出了诸葛青青的心事,但却也不能开口。只能够干着急。

    人群中,陈煜阳和一群谈的来的年轻人不断觥筹交错着,诸葛风也在其中。这次是诸葛风第一次看到陈煜阳喝酒,心中震动不已,暗自道:“酒神,酒神。这家伙是实实在在的酒神啊!”

    “陈公子,今天是你大喜之日,我敬你一杯!”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端木俊,端木俊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陈煜阳也不退缩跟着端木俊饮尽了杯中白酒,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笑了笑。端木俊一看,大喜:“陈老弟果然豪爽,你这个朋友我端木俊交定了。”

    不想陈煜阳却道:“端木兄客气了,只要两年前的事情不再发生才好啊!”

    端木俊有些尴尬道:“误会,误会。那都是误会!”

    一轮接着一轮的举杯,陈煜阳已经不记得和谁喝的,也不记得喝了多少酒,如今的他只是想着一醉解千愁,不过天公不作美,他是越喝越清醒,越喝月来神。

    人群中另一边的陈馨晨,顾丝丝,姐妹几个一边应付着苍蝇,一边观察着自己这位弟弟。看他如此豪气的喝酒,心中甚是担忧。陈馨晨立马上前,拽住了陈煜阳道:“老弟,今天虽然说是你大喜的日子,但是喝醉了终归不美,少喝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