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情伤子鱼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5本章字数:3327字

    陈煜阳笑道:“姐,我知道的!”

    陈馨晨可是太子党圈子里面有名的角色,诸葛风也认识。死死的瞪了诸葛风一眼,陈馨晨道:“你要是敢把我弟弟灌醉了,我饶不了你!”

    诸葛风浑身一惊,道:“不敢,不敢,我这个妹夫我会照顾好的!”

    “那就好!”转身,陈馨晨再次对着陈煜阳淡淡的笑道:“老弟,你今天晚上可还有正事要办,少喝些吧!”

    这下诸葛风也笑了起来,附和道:“对呀,对呀!你要是喝醉了,我妹妹可就要孤单到天明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顾丝丝一脸鄙夷的朝着诸葛风道。

    诸葛风拿着酒杯,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什么。酒局依然继续着,但是诸葛青青的心中却开始不安的跳动起来。

    这场不算盛大的订婚典礼一直到晚上十点才结束。这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显得无比的妩媚,可谓宾主尽欢。陈凌峰和诸葛明也是痛饮了三百杯,微微有些醉意。诸葛家的庄园里面此刻到处都弥漫着一种纸醉金迷的气味。

    不过诸葛家毕竟是大族,门阀世家,不管是官场上还是超自然界,都能够排的上号,所以这场订婚典礼上也没有任何风波。没有人不识趣,敢在诸葛家的地盘上闹事,所以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望着下面醉醺醺的人们,陈凌峰笑道:“诸葛老弟,早些结束吧!要不然这群人可都要住在你诸葛家了!”

    诸葛明点了点头,道:“好!”

    正当诸葛明和司仪在嘀咕着什么的时候,忽然外面一辆军车呼啸而来。引得众人瞩目,引人注目的并不是军车本身,而是军车的拍照。京都这个场面上混的人都知道,这个号码代表着什么,一时间大家酒意都醒了一半,有些诧异,有些惊愕。

    车上,一个人缓步下来,一身高贵的西服,面色淡雅。也许别人不认识,但是陈煜阳一定认识。一面迎了上去,笑骂道:“龙飞云,你小子怎么才来,看来你这个组长忙的连兄弟我的订婚典礼都顾不上了!”

    龙飞云微笑着拱了拱手道:“陈老弟见笑,见笑。确实有些事情耽搁了,我这不是来的吗?”

    “扯淡,你小子不仅不来,还拖着浩子他们几个。我告诉你,你不补偿补偿我,我就到龙老哥那边去告状。让他出面治治你!”陈煜阳带着酒意,调笑道。

    龙飞云一听,心中大是慌乱,龙飞云此生谁都不怕就怕自己那个老祖宗。连忙道:“别呀!大家自家兄弟何必这样,我告诉你,我这次可是带着礼来的,要不你先看看再说!”

    看着龙飞云打着商量和谄媚的神色,陈煜阳这才放过他:“行,那我先看看,如果我看不上眼,明天一定杀到你总部去!”

    “行行行,保证你满意!”

    龙飞云是什么人,龙组组长,集杀伐大权于一身的男人,何时讨好献媚过旁人。这让今天的宾客都是大跌眼镜。望着陈煜阳和龙飞云如此亲密无间,有说有笑,所有人对于陈家这个少年的认识和敬畏再次提高到了一个令人咂舌的程度。

    龙飞云来了,陈凌峰和诸葛明也不好避而不见。两位老者走上前来笑呵呵道:“飞云,感谢你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来呀!来来来,喝杯水酒,聊表敬意!”

    面对这两位泰山级别的老者,龙飞云可是不敢做大,恭敬的将酒杯接了过来一饮而尽,然后笑意道:“陈老,诸葛老爷子,今天飞云前来一是假公济私的参加一下煜阳兄弟的订婚典礼,二来是替一号和二号送礼!”

    “哦!”陈凌峰和诸葛明大为吃惊。同样吃惊的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龙飞云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足可以让所有人都听的清楚,两位首长送礼,这不仅仅是给陈家和诸葛家面子,同样也是一种震慑和拉拢。

    不等陈凌峰开口,龙飞云一挥手道:“东西拿上来!”

    很快一幅字画和一个精致的锦匣就被送了上来。这幅字画是一幅百子千孙图,上面还有苍穹有力的百年好合四个大字。再看看下面的落款,陈凌峰都是一惊,那个正楷写的胡字不言而喻的说明了这是一号首长的亲笔之作。

    这等荣耀可是开国未见的!陈凌峰立刻叫人卷好,收了起来。脸上满了疑惑。

    不过这一来也是羡煞旁人,大家都心中暗自道:陈家和诸葛家联手,连上头都畏惧三分,一号亲自操刀送来这幅画,意义深远,恐怕不仅仅是礼物这么简单。看起来陈家和诸葛家依旧得宠,根深蒂固呀!

    同样也有些白痴只是羡慕,心中感慨:我什么时候能够有这样的荣幸啊!想着想着口水都留下来了。

    龙飞云再度挥手,那方锦盒也被打开,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里面却不是什么玉如意之类的东西。而是一柄剑,剑身透着一股淡淡的寒光,古色古香的剑柄上刻着两个篆体字:泰阿!

    陈煜阳见到这柄剑的时候浑身大震,喃喃道:“霸道泰阿,霸道……”

    陈凌峰和诸葛明也是一阵动容,那股杀伐之气也只有这柄传说中能够一剑毁千军的霸道之剑可以带出来。龙飞云似乎十分满意两位老者的表情,笑道:“礼物我送到了,一号和二号还等着我回去复命,我先走了!”

    “煜阳,你送送飞云!”陈凌峰立刻回过神来,开口道。

    陈煜阳点了点头,一直到了诸葛家山庄之外,陈煜阳脸色才更加惨白起来,阴沉道:“龙飞云,我问你,上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龙飞云笑了笑道:“以老弟你的聪明应该不用我解释的吧!”

    陈煜阳冷笑一声道:“百年好合,霸道泰阿!百子千孙图。看来要是不不甘心做你们手上的剑,你们就不会让我百年好合了!”

    “东西我送到了至于怎么理解,那是你自己的事情!”龙飞云道。

    陈煜阳盯着龙飞云的背影心中的愤怒终于爆发了出来道:“龙飞云,你告诉上面,别想控制我,把我逼急了,那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的。龙白尚且不是我的对手,我要是想杀人,你们都得死!”

    陈煜阳今天的心情本来已经不佳到了极点,再收到龙飞云的调拨,自然有些口不择言,厉狠的话语脱口而出。

    龙飞云大感吃惊的回转过头来,陈煜阳话,仿佛就在他耳边飘荡一样,此刻他是浑身冰凉,一脸见鬼的神情,一种生命即将流逝的感觉不断的侵袭着他的身体,脊梁骨一阵冷风嗖嗖,毛骨悚然,不过此刻陈煜阳早已经不见了身影。

    龙飞云怎么也想不到陈煜阳如此刚硬,而且在他订婚的日子里面,他居然敢说出这番杀伐的话语,此刻的龙飞云心脏似乎早已经停止的跳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双灌腿才再次提起,不过却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嘴里默默念叨着:‘疯子,疯子!”

    诸葛家的花厅内,宾客尽散,只剩下陈凌峰和诸葛明两人。陈凌峰笑意炎炎的望着远处墙上的百子千孙图,玩笑道:“诸葛老弟,这可是天大的面子啊!要是放在古时候,那可是要山呼万岁的!”

    诸葛明却一脸严肃道:“陈老爷子,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百子千孙图,泰阿剑,这里面大有乾坤,大有乾坤啊!”

    说着陈凌峰和诸葛明都是一阵沉默,两人的脸色也开始不好看起来。

    一场轰轰烈烈的订婚典礼就在众人的羡慕,嫉妒以及期许中落下了帷幕。原本应该幸福的手牵手的恋人,却暗自神伤的各自站在诸葛家的花园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空的皓月似乎感受到了他们的心声,开始将自己掩藏。

    细碎的脚步声渐渐的轻快起来,送走了唐果和欧阳惜水的诸葛青青一步一步的朝着陈煜阳走了过去。此时此刻的陈煜阳正默默的抽着烟。一点妖异的红色在夜空中一闪一闪的,十分诡秘。

    “怎么?有心事?”诸葛青青淡淡的问了一声,准备挽着陈煜阳的胳膊。不过却被陈煜阳给推开了。

    诸葛青青的脸上大为不解,心头却是猛的一阵。默默的抽着烟,良久,陈煜阳才缓缓开口道:“子鱼,戏演完了,青青在哪里?”

    “诸葛青青”浑身一震,脸上一阵诧异,不住的退了两步,眼角的泪光闪烁着晶莹的光辉,喉咙里开始哽咽了起来,许久才出声,仿佛是委屈,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陈煜阳深深的吸了口气,正待说话,却不想诸葛子鱼撒娇的一把拉住陈煜阳的胳膊道:“为什么?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我到底哪里不如姐姐,我学她的行为,学她的淑女,学她的一切,为什么,为什么你依然能够看出来!”

    “因为你终究不是她!”

    诸葛子鱼沉默了,低着头,美眸不停的转动着:“你还是不能接受我?”

    陈煜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叹了一声道:“子鱼,你还小,你不懂的!”

    “还小?”诸葛子鱼笑了,笑道有些凄惨,有些嘲讽,道:“你也不过比我大一岁而已。”

    陈煜阳无言以对,依旧是问道:“青青在哪里?”

    诸葛子鱼冷笑了一声,道:“你不是了解她吗?她在哪里你用得着问我吗?”

    陈煜阳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再次从身上掏出一支烟来,点上。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诸葛子鱼依旧是不认输,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你会是姐姐的未婚夫?”

    陈煜阳摇了摇头,走开了,他的身形在淡淡的夜色中渐行渐远,直至没有了踪迹。

    诸葛子鱼崩溃了,瘫软在地上,一个劲的抽泣着:“煜阳,别走,我真是很喜欢你,比姐姐更喜欢!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