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失踪的诸葛子鱼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5本章字数:3245字

    诸葛子鱼说不出此刻心中的感受,那种感觉仿佛似烈火燃烧,又仿佛针扎一般。撕心裂肺的疼痛。惨淡的笑容不禁浮在她的脸上:“娥皇女英,娥皇女英,我的好姐姐,为什么世间会有这样的男子呢?”

    “呵呵,煜阳却是世上奇男子。多少男人都渴望着齐人之福,可是煜阳却……”

    一个声音有些突兀的从诸葛子鱼的背后响起,诸葛子鱼愣神了半天才回头,惊讶道:“哥!”

    诸葛风脸上露着淡雅的笑意,道:“傻子鱼,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但是争取幸福的手段不是像你这样。你以为单单一个订婚仪式就能够让你在他的心中留下地位吗?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仪式只是儿戏而已!”

    “哥,我该怎么办?我现在脑子很乱,很乱!”

    诸葛风几步来到了诸葛子鱼面前,同样坐了下来:“傻妹妹,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尤其是煜阳这样的奇男子,你就要有一种异于常人的魅力。那种心心相惜的感觉其实比爱情更加珍贵,那感觉也最能够催化爱情!”

    京都郊外,诸葛青青的公寓外,陈煜阳静静的依靠着车窗,抽着烟。不过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依旧是灯火通明的房间,心中不禁一痛,道:“青青,你这样做有是何必呢?苦的依旧是你自己!”

    此时此刻的诸葛青青正穿着那件美轮美奂的晚礼服,蜷曲在床上,一双天足裸露着,倾城倾国的容颜带着面目的憔悴和悲伤。泪珠一点一点的流了下来,划过面颊,留下一道晶莹的彩虹。

    白皙的双臂紧紧的抱膝,哽咽的咽喉,时不时的发出低低的抽泣。“煜阳,我真的好想,好想在订婚宴上的人是我。可是,可是……子鱼,我不能让我妹妹伤心。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

    一道身影悄然的出现在了窗边,带着一股玩味的笑意:“傻丫头,你怕子鱼伤心,那你自己呢?就不伤心吗?”

    诸葛青青一怔,缓缓的抬起头,看见那张温柔笑意的脸庞,她不知道是欣喜是狂野还是感动。猛的从床上站起来,一下子扑了上去,泪珠扑簌簌的流了下来,沾湿了陈煜阳的胸口和衣襟。

    这时的诸葛青青只是哭泣着,却不说话,这份突如其来的爱情,这份突如其来的感动让她激动的浑身颤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傻丫头,你真傻!”不断摩挲着诸葛青青的青丝,陈煜阳同样有些哽咽了。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够将自己的爱情与人分享,有多少人能够容忍娥皇女英。女人都是小气的,在她们心中,爱情就像衣服一样,是永远都不能与别人分享的,就算是自己最好的姐妹淘也不行。

    依靠在陈煜阳的肩头,一种无比的温暖和安详习习的涌上诸葛青青的心头,这种感觉真的很好,真的。

    用力的拍了拍诸葛青青的丰臀,陈煜阳面有怒色到:“傻丫头,我又不是一件货物,让你想让你就让。你这么做有顾及到我的感受吗?”

    突入起来的重力击打在自己身上,诸葛青青一下子从刚刚的温馨中惊醒,惊呼了一声,道:“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煜阳你原谅我吧!”

    虽然口中求饶,但是诸葛青青破涕为笑的脸上却透露着精灵古怪,那语气似乎是在*情,又仿佛就是一个玩笑。不过陈煜阳的巴掌再次落了下去,只是很轻很轻道:“你还敢,说笑,看你以后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

    一边求饶,一边诸葛青青却感觉被男人拍打过的屁股上传来一阵火热热的感觉,有点疼,却又很痛快。那是一种心痒痒的感觉,无可名状,无以形容。

    动情的诸葛青青,轻轻咬着陈煜阳的耳垂,柔声道:“煜阳,你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的吗?”

    陈煜阳已经觉察到了诸葛青青身体的变化,笑了笑却故意不提。诸葛青青有些急了,轻跺了跺脚,满脸羞赧的低着头,拼命的咬着下嘴唇,桃红的脸上吹弹可不,血丝都看得出来的。

    “我答应过你什么?”陈煜阳故意调笑道,同时一双大手已经在诸葛青青的身上游走起来。

    陈煜阳身上的金乌太阳真火可以说是女人的克星,那种感觉带着淡淡的温暖,由浅入深,由外到内。没两下,诸葛青青的抵挡不住了,娇喘连连:“煜阳,别逗我了,你当真要我说出那番羞人的话吗?”

    嘴角露出一个坏坏的笑意,陈煜阳轻声道:“说出来,我喜欢听!”

    “坏死了你!”粉拳无力的击打在陈煜阳的胸膛之上,诸葛青青迟疑了一下,不过在那猛烈地攻势下,依旧是很快沦陷,道:“你答应过我,我们订婚的时候,就要了青青的,你说过的!”

    陈煜阳楞了一下,想不到自己两年前说过的话,诸葛青青依旧记得,也许那只是一时的玩笑话,又或许,那是一时的借口。

    好久好久,见陈煜阳不再动作,诸葛青青有些急,面皮红润的抓住陈煜阳的手,动情道:“煜阳,怎么停下来了,刚刚,刚刚……!”说着诸葛青青缓缓的低下了头,不敢看那双火热的眼睛。

    而陈煜阳此刻却很无比的清醒,轻轻的在诸葛青青的额上亲吻着:“青青,你不后悔!”

    诸葛青青决绝道:“绝不后悔!”

    这话犹如催化剂一般的在陈煜阳的心中莫名的膨胀,一把将怀中的可人儿抱的更紧,陈煜阳一双大手,有些生疏的动作着。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用力的搂着,诸葛青青的心中一股莫名的狂野和激动涌了上来。

    奋力的挽住爱人的脖颈,也是很生疏的回应着他的动作。喘息不止的诸葛青青不住的喃喃道:“煜阳,轻点,人家还是……!”

    这话似乎重重的击打在了陈煜阳的心房之上,原本被点起的火热,慢慢的沉静了下来,变成了温柔。诸葛青青死死的闭着眼睛,等待着爱人下一步更加大胆的动作,不过浑身被挑起的热火却让她有一种羞人的冲动。

    不过良久依旧不没有感觉到陈煜阳的下一步动作,诸葛青青好奇的睁开眼睛,只见,陈煜阳的身形已经离开了房间。耳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音。

    再次见到陈煜阳是在半分钟之后,那张依旧洋溢着笑容的脸蛋带着无比的玩味道:“怎么?等不及了?”

    诸葛青青娇嗔了一声,以掩饰自己心中的难耐。

    “我给你放水了,先洗个澡吧!”陈煜阳缓缓靠前,温柔的替诸葛青青解下笨重的衣衫。

    诸葛青青只是感觉浑身一暖,心中甜甜的。多少年了,就算当年自己小的时候,自己的父亲都没有这样温柔的照顾自己。放水洗澡,这种事情都是自己做,那时候洗澡无疑是诸葛青青生命中最可怕的事情。滚烫的水,霎时间就冰凉彻骨。

    一把搂着陈煜阳的脖颈,诸葛青青媚笑,撒娇道:“我要你帮我洗!”

    陈煜阳微笑的点了点头:“那就让我们坦诚相见吧!”

    一句话,让原本就热火不止的诸葛青青更加的羞涩,心中的焰火更加强烈了。诸葛青青心中有些怨怒,怪自己为何这般不矜持。在情郎的面前居然这般不知羞,不过想想女人为自己喜欢的男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包括小小的花痴一下!

    淅淅的水流,伴随着两人的嬉笑打扰不停的流动着,瞬间,一方春色开满园。

    一夜的疯狂过后,此刻阳光投射,照耀在两具熟睡的身体上,更显得有些别样的情调。似乎被窗外嘶鸣的鸟声惊醒了,诸葛青青的娇躯微动,不过此刻她才舍不得离开陈煜阳的怀抱呢,那种温暖让她踏实,舒服。

    蜷缩着身子,撒娇一般的向着陈煜阳的怀里拱了拱,火热的脸庞静静的贴在陈煜阳的胸膛之上,嘴角甜美的笑意,散落的头发慵懒的披在雪嫩的身体上,显得异常妩媚。口中缠绵之语依依呀呀:“老公,好老公,再睡一会吧!”

    陈煜阳的体力本就好,昨夜马达还未全力开动就将诸葛青青弄得求饶不已。此刻再次被诸葛青青一闹,自然就醒了。不过他没动,生怕惊醒嘴角怀中熟睡的可人儿。大手缓缓的抚着她的秀发,陈煜阳脸上露出了一抹阳光的笑意。

    想想昨夜的疯狂,陈煜阳就有种感慨,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一向淑女一般的诸葛青青到了床上居然这么疯狂。怪不得人家说淑女和那什么只在一线之间。

    指甲轻轻的划过诸葛青青光滑的脸蛋,陈煜阳笑道:“真个是小妖精!”

    诸葛青青却再次在陈煜阳的胸膛上磨蹭了两下,迷迷糊糊娇嗔道:“别闹,老公,再睡一会,再睡一会儿就好!”

    陈煜阳心道:看来这小妮子是真累了。摆在谁也不可能经得住一夜的疯狂,想想诸葛青青昨夜的叫声,陈煜阳不禁心头又是一荡漾。有心想要清晨起来再续前缘,但想想还是算了吧!

    无聊之下,陈煜阳居然开始玩弄起了,诸葛青青的长发,不断的是手上绕着圈,似乎有一种别有的乐趣。

    不知道过了多久,诸葛青青才醒了过来,低低的嘟囔了一声,她睁开眼睛,第一眼映入眼帘的自然是自己的情郎。痴痴的笑了两声,甜的发腻道:“老公你醒了,怎么不叫醒我的?”

    陈煜阳坏坏的笑了一下,道:“我们家青青昨天晚上工作的那么累,老公当然要让你多睡一会了。要不然今天的功课就要作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