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寻找诸葛子鱼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5本章字数:3330字

    “讨厌,老公你又调笑我!”诸葛青青说着可爱的小脑袋再次趴在陈煜阳的胸膛之上,手指还不断的画着圈圈。

    “既然醒了,就起来吧!今天是订婚之后的第一天,我们两个搞失踪,怕家里面没法交代啊!”陈煜阳笑着就要坐起来。不想诸葛青青却一脸不乐意,撒娇道:“不嘛,再躺会,就一会儿!”

    陈煜阳扭不过诸葛青青,两人就这样静静的躺着,眉宇之间浓情蜜意。陈煜阳的手也开始很不老实的到处乱摸了起来,起初诸葛青青还是一声惊叫,不过后来却干脆躺着陈煜阳的怀里,静静的,静静的享受着。

    止不住的渴望涌上心头,金乌太阳真火的阴阳之力调和太过强大,再加上陈煜阳又稍稍手段,使用了一点上古的双修情之术,搞得诸葛青青是面红耳赤,呼吸愈发的急促起来,口中盈盈道:“老公,别逗我了!”

    又是一顿疯狂过后,诸葛青青娇嗔了一声,粉拳如雨点般落下道:“都怪你,都怪你,一大清早的就……羞死人了!”

    陈煜阳嘴角笑意道:“你刚刚不是蛮享受的,还不断的要求!不过话说回来了,清晨早起那啥,锻炼身体又补钙嘛?”

    扑哧一声,诸葛青青笑了出来,道:“你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诸葛青青这一笑不打紧,却让陈煜阳有些痴了,有种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感觉。

    两人又温存了良久,陈煜阳这才道:“青青,我马上要下江南了,你跟着我一起去吧!”

    诸葛青青浑身一震,有些说不出话来,良久才伤感的趴在陈煜阳的肩头道:“老公,不是青青不想跟着你去,只是,我在京都有学业。而且跟着你算什么,看着你嘛?我不要,要人看着的爱情并不我想要的!再说老公这么强,给我找两三个姐妹,我还是能接受的!”

    “青青,你说什么呢?”陈煜阳微怒道。

    诸葛青青立马笑嘻嘻道:“是是是,我家老公最专情了,连子鱼那丫头勾引你都没成功。旁人,那更不行了是吧!”

    话锋一转,诸葛青青接着道:“其实我想跟着你是因为子鱼。我曾经答应过子鱼,要和她娥皇女英的,可是现在我和你双宿双飞了,那小丫头的扭性子,非要恨死我不可。再说家里面爷爷也年迈了,大哥又常年不在家,我不放心!”

    “哎!”陈煜阳摇了摇头,道:“随你吧!不过我保证,大学结束之后就和你结婚!”

    “嗯,我等你!再说了,现在的交通这么方便,江南也不远,想你的时候我会去看你的。你想我的时候也可以回来。你说好不好啊,老公!”诸葛青青再次撒娇了起来。

    两人又一次缠绵了一会,这才起身。不过拿起桌边的电话,陈煜阳苦涩的笑了笑道:“这么多未接电话,看来他们找我找的很着急啊!”

    不急不忙的吃着诸葛青青给自己准备的爱心早餐,陈煜阳打趣道:“青青,昨天晚上疯狂到现在,按照道理你应该下不了床才对啊!可是我怎么感觉你,你好像并没有什么不适啊!”

    诸葛青青一愣,似乎也意识到什么,有些难以启齿道:“原本见书上介绍,应该是会很痛的,可是和你做,痛只是一下,然后,然后……”说着诸葛青青的脸上再次羞红,道:“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难道是我的关系吗?”陈煜阳心中默默的念叨着:“但是双修功法和金乌太阳真火应该不会有这种功能吧!真是奇怪。”

    陈煜阳又怎么会知道,他本身身体强悍,他修炼的金乌太阳真火在和阴体结合之后,阴阳调和,会对女子的修为帮助甚大,无修为者也可以滋阴润体,使得身体比之以前强大健康的多。

    想了想也无甚大不了的,所以他也就没有在意。正在他安心吃早餐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接通,电话那头陈凌峰的声音有些急促道:“煜阳,在哪呢?快回来,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还没等陈煜阳反应过来,诸葛青青端着个锅就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急匆匆道:“不好了,子鱼出事情了!”

    陈煜阳到了嘴边的蛋块又放了下来,眉宇紧锁了起来。

    火急火燎的冲到诸葛家,陈煜阳和诸葛青青还没有进花厅,就听到一阵杯盘摔碎的声音,诸葛明怒火中烧,怒道:“混账,诸葛风,你混蛋。你既然知道这种事情你还不阻止,居然煽风点火,子鱼要是出了事情,老子我活剥了你!”

    诸葛风一脸猪肝色,不敢说话,此刻他心中特别盼望着陈煜阳能够早点到。

    诸葛日照和诸葛日建两兄弟脸上也是不好看,一脸愤怒的盯着诸葛风。而上位的陈凌峰则是一边笑着为诸葛风辩解道:“诸葛老弟,你消消气,消消气,小孩子家家的,这种情啊爱啊的,一时糊涂,这也怪不得小风!”

    陈凌峰说话,诸葛明自然不会拨他面子。不过脸上怒气依旧不减,道:“诸葛风,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情是陈老爷子抬爱不和我们计较,要是放在别人,订婚这种大事情居然新娘被掉包了,那是对人家的莫大侮辱。”

    说话,诸葛明似乎想起了什么,喃喃道:“怪不得,怪不得昨天晚上煜阳的表情始终怪怪的,还拼命的给自己灌酒。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诸葛日照,诸葛日建,你们生的好女儿,好女儿呀!”

    诸葛日照见父亲一下子将话扯到了自己身上,不禁有些心虚,笑眯眯道:“父亲,这,这和我没什么关系呀!”

    “哼”诸葛明冷哼一声道:“没关系,那两个小丫头居然联合起来玩弄了所有人。这中事情要是传将出去,我诸葛家和陈家的面皮往哪里放。再有甚者,这次是煜阳事先察觉,要不然糊里糊涂的做下些什么事情,那你们,还有我将如何自处啊!”

    诸葛明这下一说,所有人都有些后怕。万一昨天晚上陈煜阳和诸葛子鱼,那麻烦就大了。到是诸葛风没什么怕心,道:“爷爷,大不了就娥皇女英好了,反正她们两姐妹也就是这么商量的!”

    “混账!”

    诸葛明本来已经要消下去的怒火再次被诸葛风点燃,诸葛日建也在旁边骂道:“岂有此理,小子,你就不能少说两句。还娥皇女英,你同意,人家陈家同意吗?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这种事情一旦发生,那对陈煜阳今后的仕途有多大的影响吗?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回去老子再和你算账!”

    诸葛明深呼吸了一口,有些不好意思的望向陈凌峰,道:“陈老,不好意思,家丑,家丑啊!”

    陈凌峰挥了挥手道:“这事情是由煜阳而起,老头子我也不想过多牵涉。他们三个之间最后是什么结果我也不问,陈家也不干预。到底是娥皇女英还是专心于情,我陈凌峰都懒得管!”说话陈凌峰忽然笑了,指着诸葛风道:“不过小风刚刚说的娥皇女英也未尝不可呀!只是日建和日照恐怕不会答应!“

    诸葛日照和诸葛日建相互看了一眼,心道:想不到陈老爷子还有这种想法,真是为老不尊。不过他们只感想想,却不敢说出来。

    “哎!”再次叹息一声,诸葛明道:“这件事怎么说也是我诸葛家不对,陈老爷子莫怪。也委屈了煜阳那孩子了,现在诸葛家出了这种事情,我真有些无脸见他!”

    正说着,陈煜阳和诸葛青青回来了,陈煜阳一扫屋内众人,看他们脸上神色就都明白了。一一见礼之后陈煜阳很自然的站在了陈凌峰身后,并不开口,到是诸葛青青急道:“爷爷,子鱼怎么了?”

    诸葛日照立马道:“你还好意思说,青青,子鱼调皮,你也跟着一起闹。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我……”诸葛青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到是陈煜阳在旁边笑道:“岳父大人,误会,都是误会!”

    陈煜阳这句岳父大人可是让诸葛日照心中欢喜,不过依旧不依不饶道:“煜阳你别替她开脱,什么误会?”

    “诸葛爷爷,太爷爷,是这样的。本来青青和子鱼只是想跟我开个玩笑,看看我能不能分辨出她们姐妹两,考验考验我对青青的真心。所以昨天晚上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只是个误会而已!”

    见陈煜阳言语之中多有袒护,诸葛日照其实也不想真的为难自己的女儿,所以也就算了。到是诸葛日建脸上颇有感激之色,感激这个年轻人为自己的女儿说话。陈煜阳这么一说到是让顽劣不堪的诸葛子鱼变成了替姐姐着想的好妹妹了,这不得不让他感激。

    昨晚的事情陈煜阳这个主角出面挽回,大家也根本就无心追究,所以也就过去了,到是诸葛子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陈煜阳还一直蒙在鼓里。

    正当陈煜阳准备发问的时候,诸葛明站了起来,一脸尴尬道:“煜阳,你能够有这份心我老头子已经很安慰了。不过事实就是事实,你也别怕我罚她们,就算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会这么做。不过我老头子还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有愧,有愧呀!”

    “诸葛爷爷何须这样,这不是折煜阳的寿吗?”陈煜阳连忙道。

    “诸葛家名门世家,出现这种事情,老头子难辞其咎。算了,既然煜阳不追究,我也就不矫情了。老头子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诸葛爷爷尽管说!”陈煜阳道:“我一定办到。”

    “是这样的,子鱼那丫头受不了刺激,又听了某些人的蛊惑!”诸葛明说着狠狠瞪了一眼诸葛风,直直的让诸葛风心中一寒,老人家接着说道:“子鱼现在离家出走了,听说是去了东北,要参军,煜阳,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