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情圣,傻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5本章字数:3319字

    陈煜阳一愣,不过立马道:“放心,在东北我还是有几个朋友的,这件事情交给我吧!”

    “那老头子就感激不尽了!”

    “分内之事而已!”陈煜阳笑着拿起了电话,先是给李明哲打了:“崽崽,我的阳子。帮我办一件事情,对,我小姨子去东北了,说要参军。对,应该就是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之间,让手下的兄弟们注意一点,给我整个东北铺地毯式的寻找,我马上把照片给你,好的!”

    陈煜阳一个电话让整个东北都开始颤抖起来,诸葛明万万没有想到陈煜阳两年之间居然在东北有如此深厚的势力。

    不过还没完,陈煜阳再次拨通了电话:“陈杰,我是陈教官。是的,有事情找你帮忙。十分钟之内调集所有雪狼战队,这几天给我在东北军营中收索一个人,对,照片我马上给你!人找到了通知我!”

    陈凌峰听到这两个电话之后眉宇紧锁道:“煜阳你调集道上的人寻找太爷爷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能公器私用。雪狼战队不是你的私人武装,明白吗?”

    陈煜阳一惊,不过他也有些想要借助这件事情看看,自己能不能调动雪狼,如果不能,那么日后培养超自然部队的时候就要留下一手,至少绝对不可能像雪狼这般尽力。不过大大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的影响力已经给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他不仅是雪狼战队的教官,同样是东北军区的总教官,一时间,整个东北军区都开始沸腾了起来。

    不过此刻的陈煜阳还不知道,依旧有些唯唯诺诺的回着陈凌峰的话,道:“我知道了,太爷爷,我下次会注意的!”

    “嗯!”陈凌峰只是嗯了一声,一没阻止,二没让陈煜阳收回命令。看来只是打个预防针而已。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陈煜阳第三个电话再次拨了出去,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娇媚女人的声音:“死表弟,终于打电话给我了,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了呢?走的时候也不告诉人家一声,哼!”

    陈煜阳一阵尴尬,然后道:“表姐,有事情找你!”

    “什么事情,说吧!”叶思荃十分爽快道。

    “调集一下东北方面的人手,帮我找一个人!动作要快!”

    听到陈煜阳一本正色的说话,叶思荃也不敢怠慢,谁让她喜欢陈煜阳同时陈煜阳也很可能成为下一代魔门门主,成就一统妖魔四门的大业呢!

    电话那头,叶思荃连忙点头,带着略微的乖巧和恭敬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办的!”

    陈煜阳三个电话,一时间调集了三种势力在寻找一个人,自然他可是不害怕这些势力有所冲撞,叶羽平魔门,军方,李明哲三方面都有交情和往来,相互掺杂在一起,这三股力量很是可怕。

    诸葛明楞了一会神之后,心道:军方,黑道,不知名的力量,这个孩子还真是恐怕到了极点。

    不过诸葛日照和诸葛日建心中除了感激之外,还有无比的喜爱。你看看人家,一个还没有进门的女婿为了找小姨子居然调动了如此庞大的人脉力量。最关键的还是,这些人脉都是属于他自己的,并不是陈家的。

    诸葛日照现在对自己这个女婿是越发的喜欢,也不知道是喜欢他的为人谦和,还是喜欢他的力量。那种感觉就和陈洛河一般无二,让敌人恐惧,让朋友安心。

    事情做完了,陈煜阳拍了拍诸葛青青颤抖的娇躯道:“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不用担心!”

    “嗯!”诸葛青青重重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陈煜阳在她身边,她就会感觉到无比的放心,她感觉就算坍塌下来,也有这个男人愿意为自己扛着。

    倒是陈煜阳瞥了一眼一旁的诸葛风,道:“大舅子,有些话和你说!”跟着陈煜阳诸葛风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诸葛子鱼的出走让刚刚结束的订婚典礼上蒙上了一层阴霾,诸葛一家人都很是着急,诸葛明更加是怒火冲天,就在他准备拿诸葛风开刀之计,陈煜阳却将诸葛风叫了出去,脸上神色有些诡秘。

    诸葛风屁颠屁颠的跟着陈煜阳来到了花园内,谄媚的笑着,递上一支烟道:“妹夫,多亏了你,要不然我这身皮非得给老爷子扒了不可!”

    接过烟,陈煜阳也不说话,只是扶着池塘边上的栏杆,细细的望着池塘中自由自在的鱼儿。此时正值冬季,池中莲花早已枯萎,到是有些秋风凋碧树的感觉。淡淡的笑了一声,陈煜阳道:“大舅哥,说老实话,子鱼真的去东北了?”

    说话,陈煜阳转过身子,那双深邃的眸子闪耀着犀利的光芒,死死的盯着诸葛风,让他浑身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诸葛风怎么说也是手上有些鲜血的人,按理说一般的威势根本就下不到他,不过面对陈煜阳他还是有些浑身战栗的。那股力量和压迫,他只从自己的爷爷诸葛明身上体会过,有些难以喘息的诸葛风结巴道:“这个,这个,当然了!”

    陈煜阳轻然的笑了一声,再次回过身子,道:“你说谎的技术真不怎么样?”

    诸葛风尴尬的笑了一声,拍着陈煜阳的肩膀道:“妹夫,我没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陈煜阳不置可否的笑了一声道:“我信你就是傻子!子鱼从小娇生惯养的,怎么可能跑到东北去参军呢?”

    顿了顿声音陈煜阳接着道:“再说,她如果真的去东北,你这个做哥哥的居然就一点也不着急,还优哉游哉的和我闲聊。”

    诸葛风叹息了一声,瞥了一眼气定神闲古井不波的陈煜阳,缓缓开口道:“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子鱼现在在哪里?”陈煜阳再次开口问道。

    “我把她藏起来了,她不想见你,也不想见青青,所以……放心吧,这段过了我会把她带回江南去过一段时间。老妈也是想她得紧了。”诸葛风的语气神态说不出的低落和伤感:“本来是想看看你的反应,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看来,我是白费心机了!”

    听了诸葛风的话,陈煜阳依旧沉默,不过看不出他的脸上到底有什么表情。

    诸葛风欲言又止了一下,最终还是问道:“妹夫,我就不明白了,青青和子鱼长得一模一样,就连声音都一样,昨天晚上你是怎么辨别出来的!”

    陈煜阳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心口,道:“大舅子,有些事情不是用眼睛看的,是用心去看的。就算她们两个再怎么一样,那在我眼中也是不一样的,要知道,青青在我心中那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够取代!”

    “嗯??”诸葛风不信的笑了起来,道:“你说的太玄乎了,真的可以用心去辨别一个人吗?”

    “自然!”陈煜阳点了点头,道:“我和青青的交流大部分是在笔墨之间,或者说是信件。我在东北两年,几乎每天都能收到青青的来信。”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诸葛风依旧不解道。

    陈煜阳很是潇洒的弹掉手中烟蒂,道:“这本来是不能说明什么的,但是笔墨之间抒发的是一种心境,子鱼和青青的心境差的太远了。就仿佛两个用同一种剑法的剑客一样,见意差的远了,那剑招就算再怎么相似那也是不一样的!”

    “哦,还是不大明白!”

    “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怀疑,但是牵着子鱼的手我就感觉出来了。”

    “子鱼的手??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不成!”诸葛风更加疑惑道。

    “自然,青青的九阴绝脉是我治好的,虽然已经好了,但是青青依旧是纯阴之体,她和子鱼的身体有本质上的差别,那种感觉是模仿不起来的!”陈煜阳笑着道,似乎笑的有些得意。

    “怪不得,怪不得!破绽原来在这里!”诸葛风沉默了片刻,一脸狡猾的笑意道:“不过妹夫,青青和子鱼这对姐妹花相貌完全一致,都是人间极品,你就没有想过要,要来个双飞吗?”

    望着一脸色色表情的诸葛风,陈煜阳朗笑了几声并没有厌恶,道:“大舅哥,这种事情只能放在心里想想,是不能说出来的。再说我和子鱼没有感情基础,她现在只不过是小孩子脾气罢了,我在她眼中不过是个好一点的玩具。我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这,这从何说起啊?”诸葛风道。

    “从踏进诸葛家的第一次开始,我就感觉的出来。子鱼只是在嫉妒,嫉妒她姐姐,那并不是爱!再说了,爱情这东西有一个就足够了,多了只是徒增烦恼而已。我陈煜阳这辈子可能有无数的女人,但是真正能够成为我夫人的只有青青!柏拉图式的爱恋远远比肉体上的快感要快乐的多!”

    “你,你……”诸葛风忽然感觉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怎么,是不是绝对我很特别呀!对于你我这种超自然者来说,生命是悠长的。红粉骷髅只是昙花一现而已,再者,不是我自恋。我陈煜阳想要多少女人没有,只不过,只不过……”

    陈煜阳说话停止了下来,望着水中的鱼儿,不禁叹息了一声,再次道:“只不过那些女人永远不能成为心灵上的慰藉。”

    “难道你就不能试着去爱两个人吗?”诸葛风道。

    陈煜阳苦涩的笑了笑,指着自己的胸膛道:“一个人的心是完整的,一旦被劈成两块,那这个人就死了!不是吗?”

    “你呀!你,真是不知道该说你的情圣呢?还是傻子!”诸葛风回想起陈煜阳的话不禁好笑。

    “随你吧!不过大舅子,风花雪夜,年少轻狂的时候任何人都有过,只是别当真。当真的有一个女人可以默默的在家等你,不论风雨,不论贫贱,那时候你才会了解我说的话到底是对还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