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邀请赴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5本章字数:3245字

    牛耿不明白,但是孙一行又怎么会不明白,此刻车上的孙一行一头冷汗,心惊肉跳道:“传闻这位少爷修为了得,今天一看果然不虚,看来说话还需谨慎,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直接将孙一行领到了三楼书房,陈煜阳此刻依旧躺在靠椅上,笑眯眯道:“牛耿,你先出去吧,我有事情和孙书记谈!”

    “是,首长!”说着话,牛耿急忙出去了,但是心中却十分纳闷,暗道:这小首长的架子也忒大了,面对市委一把手居然一不起身,二不让座,牛人啊!

    待牛耿走了之后,孙一行才一脸谄媚道:“魔门二十四侍者孙一行,见过三少爷!”

    面对着孙一行,陈煜阳依旧不动声色的翻着书,道:“免了吧!我可不是魔门嫡系,对于我那个没见过面的外公,我可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孙书记,我们之间还是来点官方称谓比较合适!”

    孙一行很是恭敬的站在陈煜阳身边,不敢有半点不满道:“三少爷说笑了,您不论什么时候都是魔门的三少爷,而且叶老爷子对您也是喜欢得紧,虽然你们没见过面,但是老爷子可没少打电话询问您的情况啊!”

    “哦?是吗?”陈煜阳惊奇一声道:“想不到外公他老人家还这么惦念着我!”

    “可不是吗?老爷子对您的期望很高啊!”孙一行不声不响的拍着陈煜阳的马屁,虽然不是很响,但是却很受用。

    陈煜阳咂摸了一下孙一行的话,最终还是一笑了之,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刚刚你叫我三少爷,这是什么称呼啊?”

    孙一行赶紧道:“叶家第三代的公子有四人,小姐一人,按照排行,您属第三,所以称您为三少爷!”

    “哦,叶家除了叶思荃之外我还真不认识多少人?你如果有时间能给我说说嘛?”陈煜阳一下子好奇了起来。

    “当然,当然。叶家大公子是您大舅舅的儿子叫做叶思仁,大公子生性不羁,喜欢到处游玩,而且乐于助人,江湖上都尊称一声仁公子。至于二少爷是您二舅舅家的儿子,叫做叶思齐,齐少爷如今也是江南,混迹娱乐圈,是星域国际的老板。至于四少爷,是您姑妈家的孩子,叫做葛青,也是葛家的大公子,青少爷在江南地界上黑白两道通吃,具体我也不知道他做的什么行当!”

    “哦,知道了。你这次急着找我是为了公事还是私事!”陈煜阳再次问道。

    “既有公事,也有私事!”孙一行道。

    陈煜阳望了孙一行一眼,感觉眼前这个年逾五十的男人,果真有一股说不出的深沉,于是笑了笑,站起身子道:“那就先公后私吧!说说!”

    “是的,三少爷。估计您也从莫少华那里得知,这个苏州的政局已经成为了三足鼎立的局面!”顿了顿声音,不住的观察这陈煜阳的表情,孙一行再次道:“市委常委十三人,现在已经分化阵营,支持我叶家的有五人,支持邓子明的有三人,还有四人属于散落的中间派,所以每次常委会的时候……”

    “你希望我站出来支持你??”陈煜阳问道。

    “是的,毕竟这也是关于叶家的利益,三少爷您看……”见陈煜阳态度不明,孙一行也是迟疑着,不敢说什么。

    陈煜阳笑了笑,道:“这个自然好说,你是我外公的人,支持你当然可以。不过有一点我要说明白了,这是公事,你的决策必须符合大多数人的要求,不损害百姓的利益。在这个大前提之下,为叶家培植心腹,争取利益我陈煜阳义不容辞,反之,我会杀了你!”

    说话,陈煜阳浑身一怔,一股强大的压迫力扑面而来,直压的孙一行喘不过气来,一头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他连忙道:“一定,一定!”

    “嗯!”得到了孙一行的保证,陈煜阳这才收回身上气势道:“好了,公事说完了,那说说私事吧!”

    “哦,是这样的,大少爷,二少爷,四少爷知道您来了,想合伙做东请您吃饭,您看……”

    “他们现在都在苏州吗?”此话一出陈煜阳跟后又问道:“这是他们自己的意思,还是老爷子的意思!”

    孙一行苦笑了一声,心道:这位三少爷果然神机妙算,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叹息了一声,孙一行道:“是三位公子自己的意思,也是老爷子的意思,老爷子说你们都是叶家的血脉,应该相互认识一下。而且这个时候,老爷子不方便和三少爷见面,所以,所以……”

    “嗯!”陈煜阳点了点头道:“我去,我正好也想见一见我这几位表哥表弟,时间,地点……”

    孙一行一听陈煜阳如此痛快的答应下来,喜上心头,立刻道:“今天晚上,锦江大酒楼,到时候我会派人来接您!”

    “不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回去安排一下。还有,最近一次市委常委会什么时候召开,电话通知我!”

    “是的,我明白了!”

    再次和孙一行唠叨了几句,陈煜阳直接下了“逐客令”,孙一行本来还想和陈煜阳再套套近乎,一看情势,感觉也无甚可说,于是道了声:“告退!”然后就离去了。

    在楼上,凝望着孙一行渐渐远去的车影,陈煜阳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正当陈煜阳准备赴宴的时候,苏州燕子坞慕容家却传来了一声震怒的吼叫声:“废物,一群废物,居然被两个普通人给杀了,江南七鹰横跨江南五省多年,竟如此不顶用,简直废材!”

    正火冒三丈的自然是慕容康,江南七鹰一去影讯全无,这怎么可能不让慕容康动怒。死死的捏着桌椅的一角,慕容康道:“你们去给我查看一下,那对夫妻到底是什么人?查实禀报!”

    “是!”

    下面的人匆匆退了下去,良久,屋外传来一声苍穹有力的声音道:“康儿,失败了?”

    “爷爷!”慕容康立刻站了起来,迎到门口,慕容青云那双犀利的眸子正盯着慕容康。慕容青云看了他良久道:“康儿,做大事,不能急躁的。不查清楚对手,就忙乱动手,那是匹夫的做法!”

    “是的,康儿受教了!”

    这对爷孙正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有人跑上前来,在慕容青云的耳边低低耳语了几句,慕容青云的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慕容青云叹息了一声道:“康儿,取消一切对陈煜阳的行动,静观其变!”

    “为什么?”慕容康不解道。

    慕容青云长满褶皱的脸上忽然扬起了一丝悲凉和无可奈何,喃喃道:“陈煜阳居然是他的儿子,居然是他的儿子,哎!!!”

    当夜幕降临笼罩整个苏州的时候,陈煜阳带着牛耿早早的来到了锦江大酒楼。此刻孙一行已经站在门口等待了,在苏州地界上能够有资格让孙一行等待的人还真不多,不过叶家这几位公子却是名列其中。

    见到陈煜阳,孙一行十分热情的迎了上来,道:“三少爷您来了,大少爷已经在包厢等候了!”

    “哦,就是大哥一个人来了吗?”陈煜阳无意的问了一声。

    孙一行讪讪一笑道:“二少爷和四少爷马上就到!”

    低声下气的领着陈煜阳来到了锦江最为豪华的包间,海蓝厅。此刻叶思仁已经端坐其中,见孙一行领着陈煜阳进来了,叶思仁立马站了起来,笑道:“老三,来了!”

    一句老三无疑是拉近了陈煜阳和叶思仁之间的距离,两人都细细的打量着一眼对方,叶思仁给陈煜阳的感觉那就是豪迈,刚毅的脸庞犹如刀削一般,透露着一股逼人的英气,倒八字眉横挑,粗犷中带着一种男人魅力。

    陈煜阳给叶思仁的感觉也很好,儒雅俊美,似乎叶思仁就没有见到过如此俊美不凡的男孩子。一见就感觉颇有亲和力。

    两人仿佛多年的老朋友一般紧紧相拥了片刻,才松开。也许这就是血缘的魅力,孙一行开始还担心他们会相处不来,如今看到两人如此投缘也是放下心来:“大少爷,三少爷,我还要去迎接二少爷和四少爷,您们两位慢聊!”

    叶思仁挥了挥手道:“去吧,去吧!我和我兄弟聊会天!”

    孙一行走后,叶思仁才再一次打量着陈煜阳,笑道:“老三,你可算是我们兄弟当中的异类啊!我和思齐,还有葛青是从小玩到大的,那个时候只是听说有你这么个三弟,但是老爷子从来不让我们和你见面,小时候为了这事情我还郁闷了好一阵子呢?今天见到你,怎么样,先自罚三杯吧!”

    陈煜阳笑声道:“大哥,吩咐,无不从命!”

    说话陈煜阳端起手中小酒盅就要倒酒。却被叶思仁一把给拦了下来,道:“老三,你这个太女人了,咱们兄弟喝酒什么时候用这种小酒盅了。来换大杯!”

    说着,叶思仁就给陈煜阳换上了三两的大酒杯,陈煜阳也不怵,淡笑了一声道:“你吩咐,我照办!”

    咚咚咚,酒杯斟满,陈煜阳端着杯子道:“老大,自从东北见过思荃之后,我还没有真真正正的见过叶家的人,今天小弟先干为尽!”

    咕咚咕咚咕咚,一口气,陈煜阳将杯中白酒一饮而尽,看的叶思仁一愣一愣的,摸了摸嘴,陈煜阳笑道:“爽快,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痛快的饮酒了!”

    一边的叶思仁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道:“你小子果然是个怪胎,这样子喝酒都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