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 过去的,就是永远的过去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6本章字数:3249字

    “那禁地之内有古怪?”

    “是的,我虽然进过禁地,却也不曾看过傲天宝典,禁地之中的力量太强大了。我的逍遥剑法还是从逍遥天机手中赢过来的!”陈洛河说着得意的笑了声,道:“小子,我这就带你去见那老鬼,那老家伙估计又在下棋呢?”

    陈洛河的言语中到底包含了那些意思,陈煜阳并不清楚,不过,那种迫切,却是陈煜阳能够感觉到的,看来老头子和自己这个太爷爷的感情是非常好。

    不理会无量子他们的械斗,这对父子肩并肩的闲庭信步于逍遥门内,这其间还有不少认识陈洛河的人上前打招呼,不过他们的辈分都要比陈洛河小太多,最让人郁闷的是,一个七老八十的道士居然叫陈洛河为祖师。

    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意思。

    两人走了没多久,来到了一间棋室之内,这间屋子不大,但是却充满了袅袅檀香之气,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正专心的研究着桌上的棋局,神情很是专注,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分神,只有那缕缕银丝在风中飘动。

    一眼见到面前这位老人,陈洛河脸上止不住的笑意,那种温和是陈煜阳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的。望着已是年过百岁却身体硬朗的外公,陈洛河洒笑了两声道:“老鬼,你还活着呢?还有空下棋,真是老骥伏枥呀!”

    老人被陈洛河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中的棋子乓的一声掉在了棋盘上,一脸惊悚的回过头来,见陈洛河和陈煜阳这对父子不住的对着自己笑,他也是尴尬的笑了起来,解释道:“人来老了,胆子也小了!小鬼,怎么想起回来看我的!”

    陈洛河一把拉过陈煜阳道:“老鬼,看看,这是我儿子,还行吧!这次带他回来看看,也免得不知道自己出身何门何派!”

    陈煜阳到是很乖巧的在老人家面前叫道:“太爷爷!”

    这话让逍遥天机听的心里舒服,不过他打量着陈煜阳的眸子忽然变得飘忽起来,楞了半天神,乎的一声朝瘫坐在了地上,手中拂尘也被吓得扔掉了,不过很快他便回过神来,笑道:“老了,老了,突然出现了这么大个重孙儿,被吓着了!吓着了!”

    虽然逍遥天机嘴里这里说,但是陈煜阳和陈洛河知道,这老家伙的修为高的离谱,怎么可能就这么被吓着了。

    逍遥天机虽然说一头银丝,但是这面容却光滑红润,哪里像是个年过百岁的人,如果换上一头青丝,那和陈煜阳他们站在一起看上去绝对像是兄弟三人。这中奇怪的现象,让陈煜阳感觉到心惊。心道: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武修成圣。

    逍遥天机深深地望了一眼陈煜阳笑道:“你叫陈煜阳对吗?”

    “是的,太爷爷!”

    “来来来,帮太爷爷看看这盘棋还有救没!”逍遥天机笑声,将陈煜阳引到了自己面前,陈洛河知道这是老家伙要考他,所以自然而然的不说话,看着自己儿子的发挥。

    陈煜阳的棋艺本来就不弱,再加上天庭众多宝典的喂养,可谓是棋道高手,看过的棋局也是数不胜数。

    “咦??”陈煜阳忽然惊奇的咦了一声。

    逍遥天机有些兴奋道:“孩子,是不是看出什么门路来了?”

    陈煜阳皱眉,指着这盘棋道:“这,这残局不是人间该有的呀!看起来这么熟悉,却又,想不起是哪里见过了!”

    逍遥天机见陈煜阳一口就说出了此残局并非人间该有,心中嘎登一下,而陈洛河也被勾起了兴趣,想看上一眼,但是当陈洛河心神融入棋中的时候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力,一道黄色的光蕴照耀全身,身形不住的往后退了两步,惊呼道:“这棋,这棋……”

    逍遥天机连忙止住了陈洛河,笑眯眯的望着陈煜阳道:“孩子,可有破法!”

    陈煜阳此刻已经将心神融入其中,只觉得到处都是兵荒马乱,铁蹄铮铮,自己置身其中无比渺小。黄沙落日,裂甲残骑,已经是无力回天了。不过在天空的尽头,却凸显出一方妖艳的火光。

    “半城烟沙,血泪落下,残骑裂甲,铺红天涯!”陈煜阳嘴里喃喃自语道,乎的,眼中一道光芒闪过,陈煜阳惊奇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乃是当年通天道人和东皇太一布下的棋局,是的,没错!”

    这回陈洛河和逍遥天机都惊呆了,逍遥天机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记得,我记得!”陈煜阳说着似乎有些激动。

    当年通天道人成圣之后,大爱天下,有教无类,所以和妖族关系甚为密切。巫妖大战前三千年,通天道人曾经和东皇太一布下此局,是想要告诉东皇太一巫妖大战犹如这棋局一般,再无破解之法,东皇太一不信,硬生生的将此局研究千年,终究找到了破解之术。

    而这破解之道别记录在天庭宝典之内,陈煜阳当时也是匆匆翻过没有来得及详查,不过他还依稀记得其中微妙关节。

    “啪”一指落下,白棋一大片棋子被杀光,逍遥天机楞了一下,黑棋也落了下来,两人连走百手,黑白双方才微妙的平衡了起来,白子隐约之间还多出半目棋来,逍遥天机一下子就惊呆了道:“破了,破了,破而后立!破而后立!”

    回过神来,逍遥天机正色道:“煜阳,你跟我来!”

    陈洛河也点了点头,示意让陈煜阳过去。

    跟随着逍遥天机,陈煜阳来到了一间密室之内,密室很是古朴,只有一张床,一个蒲团,陈煜阳寻思着可能是逍遥天机的住所。

    墙壁之上还挂着一张身穿红色道袍道人的画像。画像对面,绝大的道子雕刻在墙壁之上,熠熠生辉。逍遥天机在画像前跪地道:“逍遥门第两百三十五代逍遥天机,不负祖师重托,终于寻到有缘之人,传下逍遥道统,请祖师明鉴!”

    说话逍遥天机朝着陈煜阳招手道:“孩子,过来!跪下!”

    陈煜阳有些不知所以的跪在了画像面前,但是出乎意料地是画像中的道人却别过脸去,脸上还有些惶恐之色。似乎根本就不敢受陈煜阳这一拜,陈煜阳饶是有些纳闷。逍遥天机则是一脸惶恐,不知道如何是好。

    画像再次掀起一阵波澜,画像上的道人朝着逍遥天机挥了挥手,突然屋子里面发出了一阵光亮,金光背后出现了一首诗歌,逍遥得道已千年,不受世俗绝壁渊。晴空十日达者路,三足鼎立是先贤。

    “这……”逍遥天机心中不禁疑惑起来,怎么也揣摩不透鬼谷祖师给自己的这四句诗揭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陈煜阳心中更加疑惑,心道:怎么这画像还会作诗。

    逍遥天机默念着这几句诗,猛的转过脸来,死死的盯着陈煜阳,一种突如其来的压迫感油然而生。面对着逍遥天机,陈煜阳感觉他的威慑力要比龙白大的太多了,难道说他已经成神了,但是不可能啊!那又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压力呢?陈煜阳此刻根本就来不及思索其中关窍。

    就见逍遥天机眉宇一皱,他眉心一道亮光闪过,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屋子。

    陈煜阳惊呼道:“天眼!!”

    “不错,正是天眼。”逍遥天机笑嘻嘻道。不过那眉宇间的银白色光芒更甚,直照的陈煜阳浑身都要裂开一般。光芒渐渐聚拢,在逍遥天机的眉间形成了一只巨大的眼睛,不过那眼睛却是竖着的,眼眸还不断翻动着。

    “啊~”凄厉的叫声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使得整个逍遥门都陷入了一阵恐慌当中,陈洛河此刻更是手足无措。

    房间内的逍遥天机原本还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笑了起来,望着那道银色光芒照耀下的身影,逍遥天机道:“想不到,想不到,等了百年,你终于出现了。”

    就见那从天眼散发出来的锐利光芒,照射在陈煜阳的身上,然后间接打照在墙壁之上,显出的并不是陈煜阳的影子,而是一只巨大的神鸟,三只脚,口中喷火,比之凤凰更加神俊,硕大的羽翼不断的扑打着,绽放出金色的光芒。

    “孩子,看看你的身后?”逍遥天机笑道。

    痛苦万分的陈煜阳很勉强的转过头,饶是吓了一跳,惊恐道:“这是我吗?这是我吗?不,这是三足金乌,这是三足金乌!”

    逍遥天机笑道:“这就是你,你就是三足金乌!”

    “吼~”犀利的吼叫声再次直冲天际,就在陈煜阳双眼慢慢变成红色,张牙舞爪,面露狰狞的时候,一道淡淡的绿色笼罩在了他身上。巨大的钟在他的额上涌出,铛的发出一声幽静深远的声音。

    “东皇钟!”陈煜阳喃喃自语了一声,随即盘膝而坐,在天眼的照射下,默默调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煜阳就感觉自己的眉心一阵跳动,撕裂的感觉涌了上来。一旁的逍遥天机猛的惊呆了,道:“开天眼,这小子居然要开天眼了,难道是我刚刚的天眼之光照耀的缘故吗?”

    此刻已经来不得多想,逍遥天机吼声道:“气凝丹田,意守灵台,你现在在开天眼,只要天眼一开你就能成为半神之体!”

    不过此时此刻陈煜阳根本就听不见逍遥天机的声音,因为有东皇钟护着,所以心境异常平和,不似刚刚那般暴躁了。嘴角轻扬着笑意,口中似乎还默念着什么,陈煜阳如此轻松的表情,这才让逍遥天机放下心来。

    逍遥天机又观察了一会儿,见陈煜阳已经度过了开天眼的最危险期,这才捏了一把汗,从屋子里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