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三章 寂灭功法,万顷黄沙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6本章字数:3245字

    “静坐下来,细细参悟,你会有所收获的!”

    陈煜阳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开始相信了那人的话,静静的盘腿坐了下来。犀利的眸子也闭了起来,一时间,无数的剑意用进他的身体里面,不住的游走着,但却异常舒服,似乎他再次看到那个一身紫红道袍,丰神俊朗的道人。

    道人手中长剑,不停的变动着,有些剑走游龙的架势。一套剑法过后,他笑意道:“记住了多少?”

    陈煜阳默默道:“没能全部忘记!”

    道人道:“那就再看一遍!”

    剑法再次涌动,不过这一次,陈煜阳关心的并不是剑法,而是这道人面前纷纷散落的桃花,随着剑气飘动,桃花一地,却异常的柔美,似乎满地的桃花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图案,道人再次问道:“记住了多少!”

    陈煜阳笑声说道:“没看!”

    “觉得这一地的桃花如何?”道人再次问道。

    “很怪异!”

    “看得懂吗?”

    “看不懂!”

    “那就仔细看看!”说话道人再次舞动着手中长剑,只是剑招越发的慢了起来,优哉游哉,不知几何。

    过了许久,陈煜阳才猛的张开眼睛,双眼一动,两道将剑芒呼啸而出,道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道:“看懂了!”

    “懂了,剑随心飞,心动剑动,是为逍遥!”

    “不错,不错,逍遥剑的精髓你已经掌握了,你能上去了!”

    陈煜阳拱手一礼道:“多谢了!”

    身躯轻盈飞动,来到了第七层,第七层乃是销魂指法。几乎和第六层一样,什么都没有,只是墙壁之上有些凌厉的指锋。“既然如此,如法炮制便是了!”陈煜阳直接坐了下来,神念随心而动。

    耳边响起了一阵女子笑声:“销魂指法,意在销魂。原本是用在男女之爱,但是后来却变成了杀人利器,一指所下,使得人们就是黯然销魂之中死去,无痛无苦,无伤无痕,可谓杀人利器,杀人良方!”

    陈煜阳怎么听怎么像是在做广告。不过这女子的声音确实足够销魂的。

    阁楼之下,见第七层阁楼亮了起来,逍遥天机道:“此子果然天赋异炳,居然如此顺利的就学会的逍遥剑。可知我当年和师兄也只得逍遥剑精髓之一二,已经是威力无穷,羡煞帮人了!”

    “老鬼,你说这小子能够学会傲天宝典中的九样绝学吗?这可是……”说着陈洛河指了指天上道:“可是上面传下来的东西呀!”

    “你怕什么?神迹也是要靠人来学的不是,上面的东西也并不是比人间的武学高明多少!”

    正当逍遥天机说话的时候,天空中猛的一声惊雷,吓得两人一大跳,陈洛河立马笑道:“让你胡言,遭天谴了吧!”

    逍遥天机指着天空没好气道:“说说而已,何必当真呢?”

    “轰”又是一声惊雷,直直在逍遥天机的脑袋上砸开,吓得逍遥天机立刻捂着嘴道:“不说了,不说了还不成吗?”

    逍遥天机的滑稽行为搞得众人一阵哄堂大笑,逍遥天机气急道:“笑什么,笑什么,都不许笑!”

    不过他这一说,众人笑得更加厉害了。

    楼阁禁地之中,陈煜阳不住的变动着手指,指尖微颤,女子的声音再次媚笑了起来,道:“小兄弟,何必惊慌,在姐姐身上试一试这销魂指有这么难吗?来姐姐帮你!”

    这娇媚的声音夹杂着一些痴痴的笑意,弄得陈煜阳是心猿意马,虽然强烈克制,但依旧是无济于事。陈煜阳的神念之中,一个身穿古色丝绸的女子正在他面前宽衣解带,一双冰冷的手紧紧的拽住他的指尖,似乎正在挪移着。

    陈煜阳想要闭起眼睛,却无论如何总是看见,忽然,他的神念之中涌出了一丝笑脸,那是一张熟悉无比的笑脸,是诸葛青青苍白却带着勉强的笑意。陈煜阳心神猛的一震,迅速的抽回自己的指尖,一把将即将到来的白皙手臂推开,怒声道:“滚开!”

    瞬息之间,他身边的女子消失了,耳边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吸声,夹带着一股浓浓的笑意,道:“小子,你过关了,销魂指法,原本乃是男女和合之用,用此功法,女子再无抵抗之力,会被挑起心中热火,所以学习此法者心术不正不可学!”

    “妈的,还好老子心神牢靠,要不然就上了你的当你!”陈煜阳低低的骂了一声。

    道人笑道:“小子,你看清楚了,这才是真正的销魂指法!”

    道人不断的闪动着自己的手指,点击在树枝之上,瞬间,巨大的树枝被强劲的指风点出了数个洞。道人笑道:“你来试试!”

    陈煜阳立刻站了起来,在另外一颗树上点了几下,同样点出了几个洞。道人道:“你看看你的和我的有什么差别没有!”

    “没什么差别啊?”陈煜阳道。

    “仔细看看!”

    猛的回头,陈煜阳楞住了,自己点的那颗树已经挂掉了,树叶开始慢慢变黄,枯萎,而道人点的树却依旧碧青,似乎还能看到中间的液体流动。陈煜阳惊奇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是销魂指法的精髓,到底怎么回事需要你自己慢慢的琢磨,想通了,那就是一瞬之间,想不通,那就永远都炼不成!”

    说话道人的身影消失了。陈煜阳再次默默的坐了下来,有时候想总比练要好上许多。不断的回忆着道人出指的片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煜阳才忽然站起来,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指锋瞬间射出,击打在树枝之上,树枝晃动了两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但是树却依旧存活着,没有半点生命流逝的迹象。

    道人再次出现,笑道:“好了,你成功了,可以上去了。不过寂灭功法和前面的可是不同,寂灭功法你要是学不成,就会被永远的困在里面。所以你现在可以选择回去,也可以选择继续!”

    陈煜阳不屑道:“我来就是为了看自在歌的,这样回去,不甘心。”

    “好,那你就上去吧!”

    逍遥门禁地第八重,寂灭功法的所在。第八重中也是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盘棋局。陈煜阳疑惑道:“这就是寂灭功法吗?”

    道人笑道:“这就是寂灭功法!将心神融入棋中,能破此局,你就能成功!”

    陈煜阳看见棋局笑了一声,心道:这正是当年通天道人和东皇的残局。不过很快他又疑惑了,这局棋和逍遥天机摆出来的并不一样,似乎更加的复杂,更加的杀气。

    道人见陈煜阳疑惑,笑道:“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

    陈煜阳决绝道:“绝不后悔!”

    说着陈煜阳很快就将心神融入其中,不过一进去,陈煜阳就被眼前的景象怔住了,一座巨大的山峰,山峰上密密麻麻犹如蚂蚁一般的人群闪动着,嘶吼着,杀戮着,他们身上的血腥气味简直让陈煜阳想吐。

    血满山口,这是怎么样的杀戮。陈煜阳心中惊叹道。

    忽然,一个人影的出现让他彻底惊呆了,手中东皇钟,身穿五龙袍,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道:“妖族的儿郎们,给我杀了他们,让这些该死的巫族知道,什么才是天地间的正道,什么才是永恒不灭的主角!”

    那一身皇者气息,不是东皇太一,又是谁呢?“叔叔!”陈煜阳淡淡的叫了一声。

    这扑面而来的血腥比起逍遥天机棋盘之内的残骑裂甲要汹涌澎湃的多,此刻道人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小子,看着巫族这样屠杀你的子民,心痛吗?想要上去帮忙吗?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子民被人屠杀吗?”

    陈煜阳此刻心中异常混乱,到处是血,到处是杀戮。望着巫妖,望着被巫妖波及的人类,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

    “你还在犹豫什么?杀,杀,杀!”声音再次响起。

    “杀,杀!”陈煜阳似乎就要被杀戮左右了心神,不过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想起了自己的叔叔,想起了一切一切和他有关的人。还有那张充满着爱意的笑容。猛的却回过神来,摇头呐喊道:“不,不,杀戮不是我要的,杀戮也不是天下要的!”

    叫喊着,撕心裂肺着,陈煜阳大手一挥,道:“都给我停下来,停下来!”

    瞬间,巫妖都停止了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缕缕黄沙。拿捏着手中的黄沙,陈煜阳再次俯瞰着这棋盘,笑道:“叔叔啊叔叔,你错了,错的太离谱了。你费尽千年心思想要化解这盘杀局,但是依旧是将自己陷入了更大的杀局当中,其实这盘棋有解,而且很简单,只是你们都被杀戮蒙蔽了而已!”

    说着,陈煜阳大手一挥,棋盘上的棋子都变成了一片黄沙。再也没有杀局,再也没有屠戮。

    道人的笑声再次响起,道:“哈哈哈,好,好,好,你的资质比起东皇来高出许多,你能够站在棋局之外看棋局,这才是真正的棋道!”

    陈煜阳恭敬一礼,道:“还要多些通天圣人指点!”

    道人一愣,道:“看来你是想起了些什么?”

    “是想起了,但是却不愿意想起!”陈煜阳望着面目的黄沙,无奈的叹息道。

    “寂灭功法,可将千里楼宇化为黄沙,霸道之极,甚用!”通天道人警告道。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陈煜阳道。

    “好了,你该上去了,上面再无考验,你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我的自在歌,自在歌乃是我对人生的一种感悟,每个人看了感悟不一,修炼成果自然也就不敬相同,也许他并不能给你带来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