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 各方异动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6本章字数:3259字

    “此生能见圣人诗歌,足以!”陈煜阳点头道。

    “圣人,圣人!”通天的道人不禁笑了起来,大声呼道:“有人曾经说过,圣人,圣人,既是圣也是人啊!”

    话说陈煜阳进了逍遥禁地第九层,但是却两个月了不见动静,只是其中精光道道,让人目不敢视。陈洛河整整担心了两个月,到是逍遥天机在一旁打趣道:“小鬼,能够学成自在歌,是那小子的造化,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陈洛河撸了撸嘴,道:“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担心?”

    逍遥天机道:“那可是我重孙,我逍遥门下一代门主,我的担心不比你少。实话告诉你,当年就是鬼谷子祖师学成自在歌也花了不下两年的时间,你小子就在这里慢慢等吧,总有一天龙腾九天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年??”陈洛河惊呼道:“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和晚说有什么分别吗?不过我看这小子资质不差,估摸着一年也就能出来了!”逍遥天机笑言道。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陈煜阳的资质和修为根本就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正午时分,又是一个月阳气最盛的时候,逍遥禁地阁楼之中扬起了一阵朗笑声,传遍了整个逍遥门,这笑声异常爽朗,且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魔力。

    逍遥天机惊愕道:“这小子要出来了!”

    “什么??”陈洛河似乎没听清楚,问道。

    逍遥天机拍着陈洛河的肩膀道:“你儿子,你儿子要出来了,怎么会这么快?”

    一众人再次来到了逍遥禁地阁楼下面,就见逍遥阁楼九层,到处散发着刺眼的光芒,让人不敢正视。巨大的三足金乌在楼顶上扑扇这翅膀,口中青色的火焰呼之欲出,嘶鸣之声不绝于耳。

    “那小子要出来了!!大家捂住眼睛。”逍遥天机用巨大的道袍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道。

    道道热浪从逍遥楼阁里面传了出来,那感觉仿佛阳光普照万物,雨露滋润天地一般,带着点点柔和。不过滔天巨浪却将逍遥天机他们掀出去好几十丈远,陈洛河嘴里还喃喃道:“太阳的,这还是人吗?”

    逍遥天机笑道:“小鬼,你就在心里笑吧!你这儿子已经是半神了!自在歌大成,那就是通往神界的大门。不过,天火雷罚是不会放过他的!成败在此一举,如若抗住雷罚,那他就是人间真真正正的神,如果扛不住,那他一身修为将化为乌有!”

    听罢了逍遥天机这话,陈洛河心中在此泛起了嘀咕。

    不过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声惊天巨响,轰然鸣动,就见逍遥楼阁之上,一身白衣男子临空傲立,负手仰视苍穹,淡淡声道:“踏歌九州已是巅,浮生若梦似人间。无酒今朝睡卧榻,有酒快活是神仙。天道昭昭天已暮,日月星辰我为前。若得三千美人顾,造化去千年一线牵。仰视苍穹岁不老,手握长剑醉酒仙。大道千篇何人懂,不若逍遥天地间。”

    “自在歌,自在歌!”逍遥天机似乎有些激动道:“不错,这正是自在歌,当年鬼谷祖师飞升之际口中就喃喃念叨着这几句话,这正是自在歌呀!”

    望着逍遥天机激动的身形,陈洛河有些不屑道:“老鬼,这是高深莫测的自在歌吗?”

    “放屁,这就是自在歌,乃是圣人诗歌。这诗歌贵重的并不是诗歌本身,而是圣人心境。不到逍遥禁地是无从理解到圣人心境的。你小子懂什么,和你说这些简直是对牛谈琴,一无所用!”

    愤怒的甩袖之后,逍遥天机一脸崇拜的仰望着阁楼上的陈煜阳,道:“逍遥门终于有人自鬼谷祖师之后练成自在歌的了!天道昭昭,彰显无私啊!哈哈哈!”

    “那个,那个,老鬼,那小子怎么还不下来啊?”陈洛河有些急道。

    “这个,他好像,好像在等天火雷罚!”逍遥天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

    不错,陈煜阳正在等雷火天罚,练成了自在歌之后,陈煜阳似乎看清楚了很多事情。自己现在可以称得上是真真正正的半神,而地球上是不允许有打破常理的力量存在的,他如今的力量绝对是打破平衡的关键。

    再加上自己修炼的都是些上古功法,所以天降雷罚是肯定的。淡淡的望了一眼天机,陈煜阳此刻对于自己灭神杀仙的修为极度有自信,光是这傲天宝典中的圣人武学就足以睥睨天下。更何况自己的金乌太阳真火已经修炼到了第五重巅峰,天下之间还有谁可匹敌。

    这股子傲世天下的气息散发出来,逍遥天机不禁一个寒颤道:“好狂妄的气势啊!”

    不等他再说些什么,天空中平地一声惊雷,咔嚓一声,炸的所有人耳膜作响。逍遥天机吓了一跳,退开老远,道:“我的妈呀!上面这回真是动真格的了,看来这小子要受苦了,天火雷罚果然不是闹着玩的!”

    陈煜阳却不急不慢,脸上依旧挂着笑意道:“终于来了,我倒要看看这九层天火到底有什么稀罕的!”

    话音刚落,整个逍遥门都开始暗淡下来,被乌云笼罩了起来。咔吧一声惊雷,雷中夹杂着红色的火焰,直直的朝着陈煜阳劈了下去。陈煜阳到好,张开双臂,似乎就在等这道雷火光芒。

    “这小子在干什么?不要命了,还不用自己的法器!”逍遥天机怒吼了一声。

    不过瞬间,逍遥天机就止住了说话,红色的天火伴随着雷电击打在陈煜阳的身上,不过陈煜阳却岿然不动,连他身上的衣服都没有什么变化。就听陈煜阳狂声笑道:“哈哈哈,什么狗屁的天火雷罚,简直是笑话。你这天火为我金乌太阳真火平添了三分功力!”

    一时间狂风大作,天宫似乎咽不下这口气,第二道雷火已经在酝酿之中,闪电之声在陈煜阳的头顶上不断地摩擦着,发出卡兹卡兹的声响。陈煜阳笑道:“来吧,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

    说着,陈煜阳临空飞身,冲着天火而去,一双肉掌中弹出了两道青蓝色的火焰,和天火雷罚对冲了起来。

    就听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声过后,陈煜阳依旧完好无损在站在天空之中,那道酝酿中的天火直接被陈煜阳的太阳真火给硬生生的打了回去。

    “神经病,简直是神经病!”逍遥天机直骂道。

    天空中的雷电呜呜鸣叫了两声,这才有些不甘心是撤了回去。逍遥门的上空再次变得澄清玉宇了起来。

    昆仑山脉,玉虚宫,当众人正在练武,修道,做早课的时候,忽然天际边上闪过一抹赤红色的雷云。这让昆仑山的人都是一惊,玉虚宫正殿之内,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道人猛然睁开双眼,道:“天火雷罚,是谁引动了天火雷罚?”

    下面的人很快就被派出去打探,不消片刻,就有人上来道:“启禀祖师是逍遥门方向!”

    “逍遥门?”老道沉默了片刻,喃喃道:“难道逍遥老鬼已经练成了自在歌!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说话,老道再次道:“告诉下面准备一下,贫道要去拜访逍遥门!”

    “遵师祖法旨!”

    陈煜阳引动了天火雷罚不仅仅惊动了昆仑一门,就连少林,武当,蜀山都全部动了起来。毕竟天火雷罚,千年罕见,如果真的有人在雷罚之下生还,那必定是一统六门四道的神人,这世界上自从剑仙李白之后就没有人再能够引动天火雷罚了。

    不仅仅东方颤抖,就连西方也跟着动了起来。

    印度一处古老的宫殿里面,身穿宫装的老人默默的捋这花白的胡须,道:“天火,想不到时隔千年,又有人引动了天火!”

    老人身边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不解,问道:“爷爷,到底什么是天火啊?”

    老人笑道:“小丫头,能够引动天火的人都是神一样的存在,你不是想要嫁给一位大英雄吗?爷爷把你许配给他怎么样?”

    “神,是神吗?那那个人和湿婆大神比起来怎么样?”小女孩天真道。

    “呵呵!”老人尴尬的笑道:“湿婆大神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意识当中,而那个能够引动天火的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于我们的生活当中。”

    “那好吧!小丫,喜欢英雄!”

    老人宠溺的摸了摸小丫头的额头,道:“那我们就这么定了,拉钩好不好!”

    “好!”小女孩立刻伸出小手指,道:“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变!”说完了,小女孩捧着脸一脸期待道:“真的很想知道那个神一样的人长得什么样子,要是个很帅很帅的大哥哥就好了!!”

    罗马,梵蒂冈,被全球无数教徒称之为圣城的地方,此刻一位老人头戴紫金冠,身着紫金袍,手中不长的权杖不断的拉扯着。良久,老人才喃喃自语道:“东方,古老的东方,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存在呢?”

    过了好久,老人才道:“马斯克,去找一下裁判所的奥丁大人,说朕要见他!”

    “是,谨遵神的旨意!”

    很快,一身修士服装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道:“教皇大人,您找我?”

    “是的,奥丁阁下!朕找你!”顿了顿声音老人眺望了一眼东方的天空道:“奥丁阁下,刚刚东方的异变你也看到了,有什么感觉?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启奏教皇陛下,那块发生异变的地方乃是中国。圣城对于中国的教廷没有管辖的权利,所以至今我们还没有查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请陛下降罪!”

    老人站了起来,摸了摸奥丁的头,道:“神会宽恕你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