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 杯具的政治联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7本章字数:3259字

    但是这句话听在顾晓和方自然耳朵中却异常刺耳。陈煜阳也不管这许多,带着人就进入了大厅。锦江饭店的大堂经理可以说是个玲珑八面的人,当时孙一行和他亲自去站在门外接待陈煜阳这可是让他记忆犹新,能够让孙一行亲自接的人,苏州城找不到几个了已经。

    很快迎了上来,经理笑着和陈煜阳打招呼道:“陈少,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

    陈煜阳瞥了他一眼,道:“给我一件大包间,我们同学聚会,你明白怎么做的?”

    “是是是,一定办好!”大堂经理对这下面的人吩咐了几句,然后笑眯眯道:“那个陈少,叶少他们几个现在都在这里吃饭,您是不是……”

    说话大堂经理望着陈煜阳,等待着这位爷的态度。陈煜阳哦了一声道:“怎么?叶老大他们都在吗?”

    “不是,只有大少和二少在,四少今天没来!”经理道。

    “哦,那好吧,先别告诉他们我来了,等一下给他们一个惊喜,他们在什么厅?”陈煜阳问道。

    “他们还在老地方!”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找人带我们去包间!”陈煜阳道。

    有陈煜阳这尊大神坐在这里,锦江饭店自然是不敢怠慢,虽然说是同学聚会,但是这些稀世菜肴却是让人享尽了口食之欲,朱自明根本和沙建国根本就不管席间的暗礁风浪,似乎这绝品的菜肴比起身边的美女更加让他们大动食指,无心其他。

    陈煜阳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他们是没心没肺呢,还是没见过世面,吃饭犹如打仗,风卷残云。

    相比之下,白磊和孙宝钱就要腼腆的多,可能是因为见多了这种场面的缘故吧!白磊的目光依旧不住的在宋嘉的脸庞上扫视,略带着一番冷意,只能说是太过犀利了。不过宋嘉却依旧是正襟危坐,不紧不慢的品尝美味,那动作确实是淑女的典范,优雅至极。

    顾晓和方自然就显得有些拘束,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投向宋嘉的目光却一直得不到回应,弄得她们心中乱哄哄的。其实,宋嘉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面对白磊,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故作镇定。

    反观欧阳茜茜到是落落大方,什么都不管,一脸笑意,只顾着和白磊调笑,时不时的还往白磊的盘中夹菜,这让陈煜阳苦笑不已心道:看来这小妮子对白磊有意思,真是乱点鸳鸯谱,真是乱点鸳鸯谱啊。

    不甚无奈的的陈煜阳叫来了服务员,想问一下这桌子菜又什么名堂,服务员微笑道:“这桌子菜叫做凤求凰!”

    挥了挥手,让服务员下去,陈煜阳再次感叹了起来,本来只是想调和一下桌子上的气氛,不想着好死不死的菜名却又再一次正中主题,叫什么凤求凰啊!陈煜阳心中暗骂,但是脸上还要洋溢着笑容。

    “陈少!!”小意的望了一眼陈煜阳顾晓战战兢兢道:“你,你真的订婚了?”

    陈煜阳放下筷子,笑着点头道:“嗯,我年前刚订婚的,怎么了?你不是知道吗?要不然诸葛风那厮怎么会叫我妹夫的!”

    陈煜阳的落落大方的回应,让顾晓心中更加不是滋味。当时和陈煜阳聊得投机,也曾想到这一点,不想人家是名草有主,无心自己这片落花。心中不禁荡起一阵悲凉,那种撕裂的痛楚让她久久难以平息。

    同样心情的自然还有方自然,不过方自然要比顾晓复杂的多,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是心中总是牵挂着这个男人,就算他承认了自己有未婚妻,但是方自然依旧想要在吃饭的嫌隙中偷偷的看他一眼。

    这时宋嘉不禁打破了僵局,笑道:“你们两个小妮子,就别打陈少的主意了,陈少家的那位可是美若天仙,连我见了都只有自惭形秽的份。”说着宋嘉站起身子,举杯道:“陈少,感谢你今天邀请我们吃饭!谢谢!”

    陈煜阳也连忙站了起来,笑道:“还要感谢宋嘉学姐赏脸!”

    说话两人都干掉了杯中酒,不过不同的是陈煜阳是白的,宋嘉是红的。再次落座,陈煜阳笑着想要开导一下一脸闷闷的白磊道:“白磊,今天怎么了?心情不佳呀!是对这菜色不满意吗?不满意说话,我让他们换!”

    白磊苦笑了一声,玩弄着手中酒杯望向陈煜阳,又悄悄的撇了一眼宋嘉,笑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可惜这良辰美景,我却还是孤单一人,有些伤感而已!”

    “孤单!孤单什么?”朱自明嘴里塞得满满的油腻道:“有我们和你一起,你会孤单吗?”

    “就是,就是!”孙宝钱也道。

    白磊缓缓起身,踏着步子,用筷子轻轻敲打着手中的酒杯吟诵起了李白的酒歌道:“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楞了半晌,白磊叹息了一声道:“哎,今天我们只谈风月,不说这些事情啦。来来来,喝酒,喝酒!!”

    说着白磊自满一杯,猛饮了起来,这神韵颇有些酒仙李白的风采。不过就是这身行头和那头油腻腻的头大却不大配合,一杯白酒下肚,白磊就已经面红耳赤了,步伐也有些紊乱,陈煜阳一把抓住他道:“白磊,少喝些,大家尽兴就行了!”

    白磊的疯狂举动也吓了那些女生一大跳,特别是欧阳茜茜,面红耳赤,一把拽过白磊道:“白磊,天涯何处无芳草啊,你不会孤单一辈子的,你会找到你心中的人的!”

    白磊晃荡了一下脑袋道:“是吗?”强行站起身子,白磊再次望了一眼宋嘉,对着欧阳茜茜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但是哪一片芳草是属于我的呢?”

    此刻的宋嘉眼中虽然有不喜,但是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陈煜阳不得不感叹这女孩定力之强。

    到是欧阳茜茜今天的表现有些过激,对着白磊深情款款道:“你看我如何?我愿意做你的芳草!”

    “你!!”白磊狂笑了起来。

    这下宋嘉真的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道:“茜茜,他喝多了,说胡话呢?别理他。”

    白磊虽然有些摇摇晃晃,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一把甩开陈煜阳想要扶住他的手道:“我没说胡话,我也没喝多。茜茜,能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嘛?”

    陈煜阳知道事情大条了,但是又不好出面阻止,只能够任由着事态的发展。而孙宝钱眼中却对出一丝玩味,朱自强和沙建国也什么都没说。就见欧阳茜茜来到白磊面前,眼中含泪道:“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我愿意做你的芳草!”

    白磊楞了半天,才道:“好!”

    说话,白磊就倒在了欧阳茜茜的怀里!陈煜阳有些苦涩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道:这都是什么事情啊!

    顾晓和方自然也没有想到欧阳茜茜会这么大胆,直接表白,可知道在学校追求她的人可以排成一个连,她甩都不甩一眼,独独钟情于白磊,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吗?

    顾晓和方自然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自然也来不及插手别人的事情。看着欧阳茜茜照顾着白磊一脸甜美的笑意,她们也只有祝福了。但此刻的宋嘉却和她们不同,眼泪已经模糊了眼眶。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已经。

    勉强的站起身子,宋嘉抱歉道:“不好意思,我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

    凝望着一脸泪光,匆匆跑出去的宋嘉,陈煜阳撸了撸嘴,道:“我去送她一下,你们给白磊叫一碗醒酒汤过来。”众人还呆呆的愣着,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宋嘉这次真的失态了,根本不顾饭店里人来人往,背靠着洗手间门口嚎啕大哭了起来。边哭还一边说道:“白磊,你难道就不能再等一等,再用心的等一等吗?难道,难道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这么狼狈吗?”

    “其实,有时候等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陈煜阳那柔和的声音穿透了整个洗手间,直接传到了宋嘉的耳朵里。

    宋嘉惊讶的四处看了看,然后猛的开门,从女洗手间里面走了出来。不过脸上依旧是梨花带雨,那种感觉惹人怜爱。微微怔住了一下,陈煜阳笑意的递上一片纸巾,道:“擦一擦吧!”

    “谢谢!”

    宋嘉收复刚刚失态的情绪,问道:“你这么知道我没有离开?”

    陈煜阳笑道:“不看看究竟,你会舍得离开吗?”

    宋嘉浑身一震,退了两步,惊悚道:“你,你是一个可怕的人,可怕的人!我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白家老爷子,就连白叔叔都那么忌惮你。更别说端木俊这些人了,你确实让人感到畏惧!”

    “行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了!”陈煜阳歉意道:“今天的事情对不起了,我没有想到居然会搞成这样,抱歉!”

    “你没有什么不对的,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其实是我要和你说声谢谢才对,是你让我看到了我的人生是如此的狼狈!”宋嘉被陈煜阳看到了自己最为脆弱的一面,索性一股脑的将自己的苦水都倒了出来,道:“其实别人应该很羡慕我的。我从小生活在门阀世家,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官二代。

    爷爷的官也够大,宋家也算是京都名门。可是没有人知道我是如何度过的,我的童年几乎都是在上课。语言,礼仪,举止,乐理我几乎每一样都要学。当别的孩子在玩乐的时候我只能偷偷的看着,哪怕有一天的休息时间,我都感觉是非常奢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