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 捅破天的警花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7本章字数:3257字

    “我们调集了那段时间前后的录像,发现在吃饭的时候消失了一段时间你怎么解释?”戴志奇道。

    “解释?”陈煜阳笑道:“我送一个心情不好的女同学回去,回来的时候看到了个熟人,然后就和他喝了两杯,这个解释合理吗?”

    “那认人证呢?谁可以证明你当时不在场?”戴志奇追根接底问道。此刻他的脸上还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心道:这下我不整死你。只要你说出来的人,我都说理由不充分,不可以作证。我看你如何。

    陈煜阳道:“那个女同学可以为我作证,而且喝酒是朋友也可以为我作证!”

    “不行!”秦心道:“那个女同学和你是同学关系,自然包庇你,你所谓喝酒的朋友和你是朋友关系,也自然会包庇你,这证据不足!”

    陈煜阳笑着反打一枪道:“可是我的朋友也是个警察!如果你们警察的证词都没有公信力,那我很怀疑你们公安系统的人都是什么人?”

    陈煜阳此言一出,即刻又是一阵轰动。

    秦心和戴志奇都是一愣,没办法道:“那你打电话给你的朋友,让他过来交代一下!”

    “好吧!”陈煜阳玩味的拿起自己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笑声道:“李书记呀!你们警察局有两个同志怀疑我昨天晚上杀人了,那个时间段我可是和你一起喝酒的呀,他们要你来交代一下,你看……什么什么?我看看啊,他们好像是城南警局的……”

    陈煜阳拨通的正是政法书记李庆峰的电话,政法书记既是公安局局长,又是常委,这分量自然很重。饶有兴趣的将自己的电话交给戴志奇,陈煜阳是一脸微笑,处变不惊的模样:“你们李书记要找你们说话!”

    戴志奇刚开始还不信,以为一个穷大学生能有什么警察后台,鄙夷的看了陈煜阳一眼,嚣张的抢过电话,不过电话刚到耳边,就听见电话那头李庆峰的咆哮声:“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要我过去交代问题,你们是那个系统的,报上你们的职位和名字,老子立马去你们城南警局!”

    戴志奇这下子傻了,李庆峰可是孙一行手下第一大将,得罪了他,那自己的警察生涯就完蛋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秦心则是在一边崔促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快说话呀!”

    陈煜阳一脸好笑道:“真是胸大无脑,看你这位同伙的神色你也应该知道,你们政法书记发飙了!”

    “你……”秦心再次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戴志奇更加是一脸苍白无力道:“我们走!”

    随着警察的离开,围观的人群也散了,不过大家都留下了一句话,道:“高考帝,我们顶你,你是第一个让警察这么没面子的人!真解气,痛快!”

    微微的闭上眼睛,陈煜阳心中饶是有些火气,立马拨通了诸葛风的电话,狠狠道:“诸葛风,你交的好兄弟,居然去举报了我。我告诉你,立刻将他给老子做掉,要不然,我真的将你那个江南水乡给拆了!”

    秦心和戴志奇在回去的路上都是一脸憋屈,秦心还好,她家世底子雄厚,根本不算太畏惧李庆峰,但是戴志强就很困难了。看着一脸愁苦的戴志奇,秦心安慰道:“老戴,别灰心,天网恢恢,他们漏不了,到时候你把责任都推到我头上,我到要看看李庆峰能够把我怎么样?”

    戴志奇勉强笑了笑道:“谢谢你,秦心!有你这话啊,我老戴也就知足了,从我当警察以来从来不屈服于恶势力,我答应你,绝对不放过一个坏人!”

    戴志奇正说着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戴志奇一接,电话那头一个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老戴,老戴不好了,不好了!那个报案的马仔被人杀人,就在,就在我们警察局门口,你们快回来,赶快回来!”

    “什么?你们是怎么搞的!”匆匆挂掉电话戴志奇神情一阵恍惚。

    “老戴怎么了?”秦心急忙问道。

    戴志奇悠悠退了两步,然后狠狠的将自己的电话给砸在地上,道:“秦心,看来我们的调查方向错了。那个马仔报案的时候给了我们三张画像,一张是郭峰的,一张是叶思仁的,还有一张是陈煜阳的,那个马仔一口咬定陈煜阳是杀人凶手,起初我还不信,以为他是害怕得罪那两位,避重就轻,毕竟陈煜阳只是个学生,好对付一些。但是现在我信了!这个陈煜阳肯定就是凶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戴你到是说清楚啊?”秦心急道。

    戴志奇感叹了一声道:“那个马仔被杀了,就在我们公安局的门口!”

    “什么??”

    “太猖獗了,简直是太猖獗了,这样下去我们城南公安的面子往哪里放,公安局大门口杀人,你们这群废物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有抓到,简直废物!”一个肚大腰圆,一身警服的中年男子怒气冲冲的拍着桌子疯狂的吼叫道。

    下面的警员们一个个是胆战心惊,不敢说一句话。中年男子再次道:“不是敌人太狡猾,而是我们太愚蠢。连个线人都保护不了,那以后谁还敢相信我们警察,谁还敢来报案,你们这是对人民的不负责任!”

    坐在一边的秦心看不下去了,站起身子道:“钱局长,是我们不小心才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们要检讨。不过,钱局,经过这次事情我们已经肯定了,那个陈煜阳就是杀人凶手,我们找过他没多久,线人就被杀了,我提议尽快逮捕陈煜阳归案!”

    钱局长阴冷的笑了笑指着秦心的脑袋道:“秦心同志,你的脑袋到底是什么做的?还警校的高材生呢?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能够随便抓人吗?再说了,那三个人都是随便能抓的人吗?郭峰,叶思仁,你们谁惹得起!动动你们的脑袋好好想想事情吧!”

    秦心依旧不甘心道:“那局长,这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算了?”钱局长冷笑了一声故作咳嗽道:“怎么能就这么算了,这件事情必须结案,但是那三个人你们谁都不许动他们。”叹息了一声,钱局长接着说道:“老规矩,随便从道上找些人来定罪就是了,记着警局的公信度永远是第一要数!不能给民众以我们警察无能的感觉,好了,你们下去办吧!”

    秦心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戴志奇给拉住了,戴志奇摇了摇头道:“秦心,算了!”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秦心一阵恼火,将自己的配枪狠狠的摔在桌子上道:“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

    戴志奇笑道:“秦心,算了。消消火,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有后台的人就算杀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想想那个狂言我爸是李刚的小子,你还不明白。”

    秦心依旧不服气道:“可是,他不是被抓了吗?”

    戴志奇摇了摇头,道:“被抓?那是因为他后台不够强,怨不得别人。我刚刚了解了一下这个陈煜阳的信息,陈煜阳这个人很神秘,家室背景一无所有。只能查到他现在是苏州的军分区政委,和孙书记还有叶家关系密切。你想想光一个叶家我们就无可奈何,再加上他还是军分区的政委,动他,那苏州军区是要出乱子的!”

    秦心吓了一跳,站起来道:“什么?那个小屁孩居然是军分区政委,苏州十三常委之一!”

    戴志奇感叹道:“可不是吗?你想想他这个年纪既然是军分区政委,那他后面是什么?别说我们动不了他,就算是……”戴志奇小心的指了指上面道:“他们也是管不了的,我们啊,就认命吧!”

    “认命?”秦心冷笑一声道:“我绝不,我一定要将凶手法办。市里面管不了还有省里面,省里面再管不了还有中央,我就不信他能一手遮天!”

    “你,你要干什么?”戴志奇紧张道。

    秦心一脸凶狠的笑意道:“我要将这件事情捅上去,让上面,甚至国安部的人来调查,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一个杀人凶犯可以逍遥法外,而且还能冠冕堂皇的做官,我一定要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

    “你千万不要胡来,你们秦家虽然在京都不小,但是也……”戴志奇说着顿住了。

    秦心道:“我知道我们秦家是二流家族,但是这件事情我一定要管到底!”

    望着秦心决绝的模样,戴志奇也只能微微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走开了。戴志奇走了没多久,秦心就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道:“是省公安厅吗?我是苏州城城南警区,我们这里发生了很恶劣的杀人案件需要派人支援,对,对……”

    放心电话的秦心笑道:“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此刻的陈煜阳和诸葛风正坐在一处清静的茶楼里面喝茶,陈煜阳一脸平静,不过似乎这种平静让诸葛风感觉比愤怒还可怕,见自己妹夫如此一言不发,诸葛风笑眯眯道:“妹夫,别生气,别生气,这是个误会!”

    陈煜阳根本不理睬这是什么误会不误会的,径直说道:“事情办好了吗?”

    “当然,当然,他绝对已经变成死人了!”诸葛风笑着给陈煜阳斟了一杯茶道。

    “嗯!”陈煜阳点了点头,道:“我想今天找我的那两个警察是不会甘心的,如今那个马仔又死了,矛头直对着我。不过我已经和孙一行他们打过招呼了,但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些警察和苍蝇一样,很麻烦。所以……”

    “我知道怎么做的!”诸葛风声音忽然沉了下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