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 想要改换门庭的沈厅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8本章字数:3248字

    “是吗?是这样吗?”林峰问道

    “你不能用你的痴心去衡量每一个恋爱的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无奈了,也并不是谁都可以像你一样能够顶住家里的压力一定要选择和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的。”陈煜阳缓声道:“林峰,我问你,如果有人像你一样,也受到了家里的压力,不得不放弃,但是他却依然深爱那个女孩子,却不能不分手,那这样的男孩子该死吗?”

    “这,这说明他爱的不够深!”林峰怒气道。

    陈煜阳默默的轻叹了一声道:“林峰,你的爱太狭窄了。你只知道男女之爱,那你的家人对你的爱呢?你就能够看着家人为了你被慕容家摧残,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八极拳没落,那他们对你的爱,在你身上寄予的希望得到回报了吗?你是不是也该死!”

    “这……”

    “想想你的父母,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而你,却一再的让他们失望,还让八极拳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你该如何自处。不错,你对你妻子的爱,感天动地,但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丈夫和恋人的角色,你还是一个儿子,你还有许许多多的角色。不得不说你当丈夫很成功,但是你却不是一个好儿子,不是吗?”陈煜阳细细道。

    沉默了良久,林峰道:“也许我真的错了!”

    “你恨慕容家并没有错,但是你不应该用你的遭遇去衡量每一个人,这个世界上并是所有人都能当好恋人这个角色的。或许他们是好儿子,或许他们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你这样杀了他们那他们是不是很委屈。他们的父母会很伤心,他们的老师会感到惋惜!不是吗?”

    “不要再说了!”林峰吼声道。紧紧的闭上眼睛,林峰叹息了一声道:“我错了,错的离谱。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还不晚!”陈煜阳笑道:“你现在能明悟过来就还不晚!”

    从身上掏出两个药瓶出来,陈煜阳道:“紫色的外敷,可以治疗脸上的伤,红色的内服,可以让她醒过来。去做一对神仙眷侣吧!还有,抽空回去看看,看看自己的父母,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看看他们吧!他们会明白你的!”

    “他们还能原谅我吗?原谅我这个二十年都没有回家去过的不孝儿子吗?原谅我这个一手将八极拳推向深远的儿子吗?”林峰坐了起来,问道。

    “会的,会的!”眯起眼睛陈煜阳接着道:“至于报仇,那不用你考虑了,我会替你做的!”

    “真的?”林峰连忙道:“谢谢,谢谢!不过我想亲手报仇!”

    “放心,我会把慕容复留给你亲自解决的!”陈煜阳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个夜幕的晚上带给他太多的震撼还有伤感了。他悲痛林峰不幸的命运,感叹生活的无奈,更加不忿林峰的偏激行为。但是这些都会慢慢过去的,等林峰治疗好他的妻子,那他就会醒悟,一切的一切都风轻云淡的过去的。望着皎洁的月光,陈煜阳不禁笑道:“我们都是不由自主的人,不是吗?”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原本平静的苏州随着几辆警车的呼啸变得动荡不安了起来。这些警车清一色的省城牌照,牌照上面的数字还比较的靠前,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省城的高官下来“视察民情”来了。

    车中坐的不是别人,正是省公安厅副厅长,沈祝春。沈祝春此人四十出头,却一脸精明干练,也不似那种大腹便便的人,一副黑色太阳镜,一身干净的警服,脸上线条犹如刀削一般看起来十分刚强。

    沈祝春出生于武警特警学院,这些年来由于破案勇猛从一个小小的公安局分局长,一直提到省公安厅副厅长,不过他并没有因为升官而荒废了自己的身体,所以他和那些肚大腰圆的领导比起来更加健硕,也更加深的基层警察的爱戴。

    “还有多长时间到苏州?”沈祝春问道,声音雄浑有力。

    司机道:“快到了,沈厅!”

    “嗯,吩咐莫轩到苏州市委大楼底下等我,既然来了,那我们还是先去见一下李庆峰了解一下情况!”沈祝春道。

    “好的,我这就通知莫队!”司机道。

    很快沈祝春的坐骑就已经到了苏州市委大楼,莫轩和李明明三人早已经在下面等待了。见沈祝春的车子来了,莫轩连忙去开车门,一脸笑意道:“沈厅,你终于来了!”那感觉就好像禾苗见到雨露一样亲切。

    沈祝春嗯了一下车道:“莫队,案子进展的怎么样?”

    莫轩一提案子,一脑门子汗水,想起当时陈煜阳那神态,自己就一身冷汗,唯唯诺诺道:“那个沈厅,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沈祝春随着莫轩来到了一边,笑道:“老莫,什么事情这么神神叨叨的?”沈祝春和莫轩私交很好,所以和他说话也并没有摆什么厅长架子。

    莫轩小意的望了一眼四周,防止隔墙有耳,认定了四周没人,这才道:“沈厅,这次事情大条了,我们已经知道了9。15案件的凶手是谁,他也承认了,但是,但是……”

    沈祝春望了一眼莫轩道:“知道了就抓起来好了,还但是个什么劲啊?”

    莫轩道:“抓?我们也想抓,但是不敢抓啊!”

    沈祝春笑着打趣道:“你老莫可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还有你不敢动的人?”

    “不怕你笑话,这次我是真不敢动。”莫轩咂摸了一下嘴道。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谁这么牛,连你老莫都不敢动!”沈祝春好奇道。

    莫轩再次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四周道:“这个人身份特殊,我们拿他是没有办法呀!他叫做陈煜阳,名义上是江南大学的学生,但是实际上却是准将,苏州军分区的政委,苏州城十三常委之一!”

    “哦??”沈祝春惊奇了一下,他来之前上面根本就没有告诉他具体情况,冷笑了一声心道:看来那家伙不将我除了是不甘心啊!

    混迹官场多年,从一个小小的局长升到省公安厅副厅长,沈祝春的经历和阅历可以用老油条来形容了,动一动脑子也能够想到问题的关键所在。沉默了一下沈祝春接着问道:“就算是常委,那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莫轩叹息一声道:“他要是只是个常委那到好办了,这家伙是京都陈家唯一的苗裔,诸葛家的东床女婿,你说说光这一串的身份我哪里敢动。再加上,这小子还是龙组的人,顶着国安六处副处长的名头,少将编练官的头衔,你看我敢动吗?”

    “什么?陈家,诸葛家,国安六处?”沈祝春这下子才不住的惊叹起来。低沉着声音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莫轩道:“我老哥是苏州军分区的司令,莫少华,问他才知道的!看见那个小红本子的时候差点把我吓得半死!”

    “哎!那现在怎么办?”沈祝春一下子也乱了阵脚道。

    莫轩沉吟了片刻道:“动是肯定动不了的了,我看还是和李庆峰谈一谈,看看他有什么办法,要不然直接抓两个人回去交差好了,不过既然上面派我来了,那恐怕我不碰一下这个钉子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难办了!”

    “好,听你的,先这么办吧!”沈祝春揣摩了一下道。

    一行人匆匆上了市委大楼,直奔李庆峰的办公室。此刻的李庆峰正在埋头处理文件,上面下来人了他根本就不知道,猛的电话响了起来,李庆峰接着电话:“是我,什么?好,我马上出去!”

    李庆峰刚想要出门的时候,沈祝春带着人正好进来。两人打了照面,这两人同属公安系统,自然是旧相识了。李庆峰一见沈祝春连忙笑道:“沈兄,别来无恙啊!怎么想起到小弟这一亩三分地上来了!”

    沈祝春一挥手道:“你们在外面等我,莫队你和我进去,和李书记说一下情况!”

    三人进了办公室,沈祝春这才无奈道:“李老弟,不是我老哥要来,而是我这次不得不来呀,上面给了我一件十分棘手的案子,我现在很头疼啊!”

    李庆峰一听,就明白了,关于城南警局和陈煜阳之间的事情这些天他也做了调查,自然明白其中关卡,咂了一下嘴道:“看来沈兄是被派下来处理9。15案件的?不过我还是告诫一下老哥,那个人你们碰不得。”

    沈祝春点了点头,道:“是啊!我知道这事情难办,就像烫手的山芋一样,如果处理不好,老兄我就要回家喝茶去了!”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李庆峰忽然笑了起来道。

    “老弟,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现在是骑虎难下,早知道碰到这么个硬茬子我才不来呢?这些门阀公子我得罪不起,就这样回去交差我也免不了被降职的命运,为难啊!”沈祝春唉声叹气道。

    “那沈兄想让我怎么帮你啊?”李庆峰笑了一声,给沈祝春端了一杯茶道。

    “凶手我动不了,回去一定会有人借题发挥,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办,这不才请李老弟帮帮忙啊!看在你我兄弟的青面上,老弟还要替我想想办法才好啊!如果可以的话……”沈祝春边说一边注意这李庆峰的表情。

    李庆峰沉默了一下,沈祝春的想法他自然明白,是谁见了这种大树都会想靠上去的,何况出生草根,没有任何后台的沈祝春呢。吧唧了一下嘴,李庆峰道:“我只能前线搭桥,至于那位会不会给我面子,那我就不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