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 舆论风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8本章字数:3255字

    沈祝春同样也打量着陈煜阳,对于自己要依靠的这颗大树,他充满了好奇,也充满了期待。这种心情更加促使他要好好的瞧一瞧这个被吹嘘上天的公子哥,但是看到陈煜阳后他有些失望,这个坐在自己面前的少年除了长相英俊之外都太过普通了。

    这让沈祝春的心理泛起了嘀咕,到底是别人将他夸得太过完美了,还是这个人太过内敛,自己看不出深浅呢。

    想到这里,沈祝春不由的生出了试一试这个年轻人的想法,几步跨前,来到陈煜阳的面前,伸手道:“陈政委,很高兴认识你!”

    所有人都在看着陈煜阳的回应,陈煜阳也很是干脆的笑了一声,伸出手道:“沈厅,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当沈祝春粗糙的大手握在陈煜阳细嫩的小手的时候,他的心被猛的一震。

    沈祝春这和陈煜阳的手一握不要紧,只觉得浑身一震,头皮发麻,手臂颤抖,还带着一种烧人的火辣辣的感觉。一时间,所有的感官系统都是痛苦到了极点,下意识的想要抽手,但是却怎么也动弹不了。

    望着沈祝春憋着一脸通红,嘴角不住的抽搐,一边的莫轩心中惊讶道:乖乖,这次沈厅是遇到高人了。要知道沈祝春在整个省都是一等一的搏击好手,手上的力道足可以断木开石的,想不到却在陈煜阳这个柔弱的公子哥面前吃了瘪。

    莫少华到是一阵冷笑,心道:全军的总教官是假哥咯,想要试探他,沈祝春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简直是自找没趣。

    双手交叉,沈祝春越发的感觉到自己手臂上传来的阵痛感觉,要是在这样下去,自己这条臂膀就算是费了。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一边的李庆峰见这形势,不禁打着圆场道:“陈少,看来你们两个是“一见钟情”咯,连握手都要这么长时间,沈兄我可是好生羡慕你啊!”

    陈煜阳这才将沈祝春的手放了下来,身体缓缓的依靠在椅子上,犀利的眸子扫过沈祝春,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道:“沈厅,不错,不错,前途不可限量啊!”

    沈祝春此刻将双手憋在别后,不断的搓着,脸上痛苦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只得笑道:“还要仰仗陈少栽培!”

    陈煜阳笑了一声,道:“坐吧,坐吧!都别愣着了!”

    这种场面显得异常的尴尬,一群在官场上面呼风唤雨的人物,在陈煜阳面前居然吓得都不敢坐了,这让陈煜阳自己也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太子一声令下,这下子所有人才坐了下来,酒席也开始开了起来。这群人一边吃饭,一边还要观察着陈煜阳的脸色,陈煜阳才不顾这些,喝酒吃饭,在这间隙里面才抽出空来对着沈祝春问道:“沈厅,听说你这次是为了9.15事件来的,是不是啊?”

    沈祝春立刻神色紧张了起来,放下筷子,不住道:“是,是,这都是上面的安排,我也不知道这个,这个……还请陈少莫怪!”

    陈煜阳也放下筷子,一脸笑意的拍着沈祝春的肩膀,道:“沈厅,别紧张,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问一问而已,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千万不要顾及到什么,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顿了顿声音,陈煜阳话锋一转道:“同样,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沈祝春先是一愣,然后立刻点头道:“当然,当然,这件事情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证据,也许,也许就是个误会,那群混混也许都同时去了外地,也是有可能的嘛!”

    陈煜阳立马一笑,轻轻的敲了一下桌子,道:“聪明,聪明人拉!沈厅!”

    沈祝春旋即站起身子道:“今后祝春还要靠着陈少多多提携,这杯酒,我敬陈少,我干了,陈少随意!”

    陈煜阳见沈祝春敬酒,依旧老神在在的坐着,他要是站起来,反倒让沈祝春不放心,这样坐着就表示,陈煜阳已经接受了沈祝春的表忠心。下一步就是看陈煜阳这杯酒能喝多少,如果只是浅尝辄止,那说明沈祝春在他心中的地位不是很高。

    如果是一大口,那沈祝春的效忠就能看到回报,如果他能喝一般,那沈祝春睡着了都能够笑醒了,因为这就说明这位太子真正的把自己当做自己人了。

    就当所有人都在疑惑陈煜阳怎么表示的时候,陈煜阳却出乎意料的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这可是天大的面子,沈祝春一看,本想要阻止,但是却没有敢出声,但是一颗心却是通通直跳,兴奋不已。

    就连在一边的孙一行都开始嫉妒起沈祝春起来了,要知道孙一行给陈煜阳敬酒,他总是浅尝辄止的应付一下,从来没有这么豪爽过,这就已经说明的这位太子的立场,他今后会重点培养沈祝春这个人,孙一行私底下叹道:以后一定要和沈祝春打好关系。

    “陈少,这,这怎么但当的起啊!”沈祝春有些受宠若惊道。

    陈煜阳笑着,将杯子倒过来,示意沈祝春坐下,然后道:“我说你但当的起,你就但当得起。沈厅,好好干,我想用不了多久,你头上这个副字就能扶正了,我看好你哟!”

    “多谢陈少!”

    这顿酒,大家心中喝出了不同的滋味,沈祝春和莫轩可是一脸兴奋,陈煜阳依旧没有多少说法,而孙一行则是羡慕加嫉妒,莫少华或多或少也有些嫉妒,不过想想,这位太子和自己的关系似乎更好一些,心中也就平衡了。

    酒席过后,陈煜阳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散了吧!沈厅,你留下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孙一行等人也很识趣的走了,莫少华也只是和陈煜阳打了个招呼,对着沈祝春说了声恭喜,也离开了。

    望着他们一个个离开的身影,整个大厅里面就还剩下沈祝春陈煜阳和莫轩三人了。陈煜阳很随意的靠在椅子上,道:“沈厅,9.15事件你打算怎么处理?”

    沈祝春小意道:“还请陈少指示!”

    陈煜阳脸色一变道:“沈厅,我手底下不收无用的人,要是什么事情都要我指示,那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是,是,是”沈祝春连忙道:“我想,我想随便找些人,然后……”

    沈祝春一边说一边瞟着陈煜阳生怕自己说得不对,再次惹这位太子不高兴。陈煜阳笑着摆了摆手道:“随便找些人顶罪这是最通常的办法,也是最笨拙的办法。不仅惹人怀疑,而且还会引出一些麻烦。”

    “那陈少的意思呢?”沈祝春道。

    “9.15事件被省里搞的沸沸扬扬的,我想沈厅应该先去调查一下,这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那些失踪的人是不是死了,也许是有人故意拨弄是非呢?”陈煜阳笑道。

    沈祝春是聪明人,立刻道:“陈少英明!”

    “好了,去到那些人家里面做个调出,我会提前安排好,交给他们怎么说的。到时候你带着这些材料回去,那些人只要不在苏州,那么他们的死活,或者怎么死的那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明白吗?”

    “明白,明白!”沈祝春道。

    站在一边的莫轩此刻是一头的冷汗,惊道:这位太子果然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的人。

    悠悠站起身子,陈煜阳忽然问道:“沈厅,你应该是少林俗家弟子吧!”

    沈祝春一愣,疑惑道:“陈少怎么知道的?”

    “那些小孩子家家的什么精钢不坏,金钟罩也只有少林的和尚会拿出来糊弄你们。好了,以后不要再练那些没用的东西了。”说着陈煜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本笔记,丢给沈祝春道:“这里面记录的东西要比那些没用的东西高明许多,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陈煜阳交给沈祝春的不是别的,正是逍遥门傲天九绝中的沧海拳劲,只不过其中融合了陈煜阳体悟,更加深刻,更加清晰!

    本来能够收服沈祝春这样的虎将是一件很让陈煜阳高兴的事情,不过想不到麻烦接踵而至,不知道是谁居然将自己和孙一行,沈祝春等人吃饭时候的照片等在了报纸上,而且还将此事和9。15事件联系了起来。

    今天的苏州城早报和一系列报纸上都将此事列为了头版头条,还大肆渲染。说什么官官相护,省公安厅的人根本就不是来缉拿凶手的,搞什么政治合流,更加有人将陈煜阳杀人的事情编成故事在各大报纸上刊登,说是京都太子草菅人命,一时间民怨沸腾,要求政府缉拿凶手。

    “啪”重重的将报纸拍在桌上,直接将桌子拍了一个大洞,陈煜阳眼神冒火道:“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师傅,看来你的麻烦不小啊!”白磊在一边调笑道。

    “哼,他们这些家伙是闲着无聊,吃饱了撑的!”陈煜阳道。

    “看来你这个杀人凶手的事情要被坐实了!”白磊道。

    “哎!”叹息了一声,陈煜阳道:“我出去走走!”

    陈煜阳不出去还好,一出去就像是瘟神一样,人人看到了避而远之,更有甚至,大明大方的指着陈煜阳道:“看,看,这就是那个高考帝,杀人凶手。”

    “还高考帝呢,我看他也是通过关系改了自己的分数,我本来就不信他能考这多分数。又是一个花花公子,哼!”

    陈煜阳是走到哪里都被人家指指点点的。看来舆论的宣传力度是相当吓人的,但是此刻陈煜阳也不能动用力量将这些报社关了,要不然不就是此地无垠三百两吗?真是困恼之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