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八章 放你的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20:18本章字数:3257字

    更有甚至开始呼喊道:“妈的,老子去叫人,打死这群王八蛋!”

    不一会儿,整个浪漫满屋前面已经围了成百了学生,更有些抄着家伙,扫帚,板凳都被拿了出来,这一来,农民工有些傻眼了,不敢在胡来,只能派出代表来到:“同学们,同学们,你们冷静,拆除浪漫满屋是校方同意的,请大家不要阻拦!”

    “去你丫的,拿着鸡毛当令箭!”

    随着一声叫骂声,一张板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领头的农民工的身上,随着而来的是一声暴呵,学生和农门工们再次互相攻讦起来,战局陷入了一个相对混乱的状态!

    混乱的江南大学,混乱的浪漫满屋,一阵阵惨嚎声,充斥着人们的耳膜,站在浪漫满屋门口的几名女孩子在混乱中被波及,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双手捂着耳朵,无力的嘶喊着:“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永远永远都不要低估学生的力量,他们身上散发着热情的火焰,可以燃烧一切,数十名训练有素,手拿武器的农民工们楞是被上百名男同学围在中间,打得满地找牙,眼泪鼻涕一把接着一把的。

    不过这些青春的大学生们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他们其中有一些人已经被打得蜷缩在地上,满身的血渍,嘴里面不住的冒着白沫子。

    眼见这场动荡以失败告终,远远处,单五狠狠的掐灭自己手中的烟蒂,骂道:“一群没有用的东西!窝囊废!”

    “五哥,我们有学校批下来的拆迁令,怕什么,直接将推土机开过来就是了!”

    单五冷眼望了一眼道:“你猪头啊!现在这么多人围在这里,你敢开推土机来,要是弄出人命来,你负责还是我负责!”

    “那,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单五眼神一凌道:“凉拌,让学校保安过来,将这群闹事的学生抓起来,开除,我就不信,还有谁再敢来闹事!”

    “高啊!我这就去办!”

    当学校保安团匆匆赶来的时候,这场闹剧已经接近了尾声,所有的农民工都已经被打趴在了地上。保安头子一看,心中凉气直冒,乖乖,这场面,学校里面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的。

    呵斥了一声,拨开人群,保安头子道:“都干什么,干什么呢?”

    一名同学拿着板凳,冷笑一声道:“你们来的真是时候,我还想问问你们,这到底还是不是大学,这群手拿着武器的人是怎么进来的,我们大学生的生命安全还要不要得到保护了,你们说?”

    “对啊,对啊,你们保安是怎么当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热血的大学生们将矛头直指保安,保安头子脸皮挂不住了,怒道:“混账,你们这群学生都在干什么,不好好上课,在这里打架斗殴。拆除这间咖啡厅是学校批准的!”

    说着保安头子拿起电棍就给了学生们一下,痛的学生们哇哇大叫了起来,他到是在一边冷笑道:“来人,把这群闹事的学生都给我带走,交到教导处去,进行处罚,还反了天了他们的!”

    呼啦一下,保安们全部围了上来,这群学生也是很刚直,拿起手中的板凳就和保安们对峙了起来,有人呼道:“我们要求校方领导给我们一个说法,你们这群王八蛋,休想仗势欺人!”

    “对,我们要求校领导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要求校领导给我们一个说法!”

    手中有武器,人数还不少,这样的局面保安们已经很难控制了。正在他们踟蹰这怎么办的时候,一个严肃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了起来,道:“我是学校教务处主任,单通天,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和我说!”

    “学校为什么要强拆浪漫满屋,我们必须要一个说法!”学生们道。

    就见单通天拨开人群,走了进来,一身黑色西装,站在众人面前道:“这是学校的决定,你们阻止拆迁,还打上了人,已经触及到了法律,我可以报警抓你们。学校也会将你们通通开除,但是看在你们都是学生,有大好的前途,你们现在散开,回去上课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单通天的这话确实有足够的威慑力,这些有理想有抱负的大学生们,谁也不想蹲大牢,蹲了大牢之后再多的理想,再多的抱负也是无济于事的。社会上容不得这下曾经犯过错误的人,不管他冤枉不冤枉。

    有些人已经开始萌生退意了,单通天冷着眼睛道:“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去上课!等着学校开除你们吗?”

    “不行,浪漫满屋不能拆,你们必须给我们学生一个说法!”

    单通天冷眼看着这位学生,然后对保安道:“这小子是带头的,给我抓起来,交给警察法办!”

    保安们瞬间围了上去,不过还不及动手,警车声音呼啸而过,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单通天心中一惊,心道:哪个报警的。这件事情要是扩散出去,那自己这个教导主任就别当了。

    不过让他更加惊讶的还在后头,因为来的还不是些普通警察,都是真枪实弹的特警武警,足足几百人,呼啦一下子将这里全部围了起来。单通天一脸谄媚的笑意,想要过去打个招呼,说是个误会,但是已经晚了。

    就见陈煜阳从警车上走了下来,高考帝在学校中的名字所有人都是如雷贯耳。单通天也不例外,谄媚的脸上一下子冷凝了下来,道:“是你报警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对学校的声誉照成多大的影响?不要以为你高考分数高,就能够无视学校规定,我要,我要……”

    陈煜阳冷声道:“怎么?想开除我?”

    不等单通天反应,陈煜阳一挥手道:“把这群殴打学生的保安,还有那些无故进入学校肆意妄为的家伙,以及这个自称是教导主任的人给我抓起来!”

    这些防暴警察可不是假的,一下子冲上去,将他们全部都给扣了起来。单通天还不住的叫嚣道:“你,你,陈煜阳你没有权利这么做,是谁给你的权利在学校中乱来,我要开除你,开除你!”

    陈煜阳笑着来到了单通天的面前,道:“呵呵,开除我,好啊!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敢动我的店,敢动我的人,我让你在大牢里面过一辈子!”

    “陈政委,要不要把他们都抓回去?”一名警察问道。

    陈煜阳摆了摆手,抽了一支烟,道:“带回去?先不急,这动人的场面先让学校的领导们来看看,这样的学校,这样的领导,很好,很好啊!”重重的扇了单通天两个耳光,陈煜阳怒极而笑道:“姓单的,你去,你去给校长带个话吧!如果他不能亲自出面对此事解释并且向这些受伤的学生道歉,我看这江南大学不如不要算了,千万不要质疑我的力量,明白?”

    说话,陈煜阳大步来到了学生们中间,深深的鞠了一躬道:“我替浪漫满屋谢谢各位同学了,我会为大家讨回公道的!谢谢!”

    这一下,这些学生们都愣住了,不过很快,一阵阵的欢呼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高考帝,高考帝,高考帝!!!!”

    望着单通天慌乱离去的背影,陈煜阳冷笑了一声,并没有离开,只是靠在警车上一支接着一支的点着烟,不多时,白磊他们也来了,望着一地满目凄凉,白磊震惊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陈煜阳风轻云淡道:“没有什么,只不过是教训了几只狗而已!”

    孙宝钱看着这群受伤的学生,心中大怒,道:“混账,混账,这到底是谁干的,老子要活剥了他们,居然对学生下手,还有没有人性啊!”

    沙建国在一旁眯着眼睛,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惊人的,陈煜阳知道这是武者的气势,这种气息他再熟悉不过了。暗暗咂舌,沙建国真是深藏不露,这中程度在武者当中虽然比不过林峰,但是也是相差不远了。

    这一宿舍的人反应最为糟糕的就数朱自明了,朱自明虽然生在富裕之家,但是对于这种场面还是见的太少太少了,他的第一反应是震惊,第二反应就是害怕。脸上汗水直流,就连腿都不停的哆嗦着。

    没等多长时间,单通天再次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那神情似乎有了底气。一边走,还一边给后面的人引路,走在单通天后面的是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模样,一头脱落的头发,脸上怒气横冲。

    走到武警面前,劈头盖脸先是一句:“你们领导是谁?”

    这人要说整个学校认识的他的人并不多,但是说话分量却好像不小。陈煜阳凝望了他一眼,道:“他们的领导是我,你就是校长沈良?”

    “放肆,校长的名讳也是你这个毛头小子能叫的!”沈良身边的人立刻出来拍马屁道。

    沈良望了一眼陈煜阳,陈煜阳他还是知道的,为了将这个学生挖过来,他可是没少和莫少华打交道,但是他并不知道陈煜阳的底细,只是冷笑了一声道:“这位同学,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

    “别在这里放屁,赶紧的解决一下这些受伤的同学才是要紧的事情!”孙宝钱骂骂咧咧道。

    沈良在学校里面就是皇帝,谁也不敢和他这样说话,皱着眉头道:“这位同学,你是哪个系哪个班的,班主任是谁?”

    孙宝钱笑道:“老子是中文系的,班主任高永君,怎么着,想开除我,恐怕你没这个胆量!”

    正当沈良要发作的时候,陈煜阳笑道:“沈校长,你还是琢磨着这么样先把这些学生给安抚好吧!”